央广军事 > 关注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和平年代的军人价值到底体现在哪?

2018-11-08 10:06:00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说两句  分享到:

  和平年代军人怎么认识评价自己,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平日大力倡导像打仗一样训练,但如何让官兵觉得训练和打仗一样光荣?作为新时代革命军人,如果没有发自内心的光荣感、价值感,长久的、自觉的训练热情从何而来?军人受尊崇首先军人要自我尊崇,认识不到自身价值,何来自我尊崇?

  在落实“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中,中部战区陆军围绕军人价值的话题,在所属部队有针对性组织了“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群众性大讨论活动,第81集团军某旅是活动的先行试点单位。

  由一名战士的遗憾说开去

  去年秋天,中部战区陆军一个工作组在第81集团军某旅调研时,组织了一次座谈。当时谁也没想到,这次座谈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座谈中,列兵王恒天介绍了自己的一段心路历程。

  王恒天入伍前就是一名军迷,抱着保家卫国的志向来到部队,各项成绩提高很快,不到半年就成了一名训练标兵。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建功军营之时,一场意外发生了:他在一次400米障碍训练中,脚下一滑,从云梯上摔了下来,导致十字韧带撕裂。医生告诉他,以后要避免剧烈运动。

  就这样,一个训练尖子变成了病号,入伍不到一年,就有了退伍的打算。受伤后,王恒天一直没有和家里说,一方面是怕家人担心,一方面是不好意思说。

  王恒天说,他准备明年退伍,在部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参与真正的实战,学习的本领用不上不说,身体还受了伤。如果是战场上受了伤,回家还可以炫耀一下战伤,训练场上受伤就说不上光彩,这有点太不值了。

  大家表示,有这样想法的战士不止王恒天一个。训练难免受伤,战士根据个人情况规划未来也可以理解,但这名列兵的遗憾,引发了工作组的深思:和战场受伤相比,训练受伤真的不应该感到光荣吗?

  列兵的遗憾里,暗含着军人对自我价值的判断。有一位军人曾这样说:农民种地出粮食,工人做工出产品,科学家科研出成果,社会上很多职业都会产生让人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价值;唯独军人的价值,只能当战争来临之际,在战火硝烟的战场上,才能有全面展现的机会。

  诚然,我军已经近30年没打仗了。承平日久,部分军人认为自己只训练、不打仗,自信、自豪不起来,慢慢对训练的价值、坚守的价值、付出的价值认识不够充分,对和平年代军人的地位作用认识不到位。

  工作组将这一情况向战区陆军领导进行了汇报,党委“一班人”认识到,和平年代军人怎么认识评价自己,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平日大力倡导像打仗一样训练,但如何让官兵觉得训练和打仗一样光荣?作为新时代革命军人,如果没有发自内心的光荣感、价值感,长久的、自觉的训练热情从何而来?军人受尊崇首先军人要自我尊崇,认识不到自身价值,何来自我尊崇?

  “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行为方式。”今天的我们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和平年代的军人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

  价值观是人生的总开关,一名战士的遗憾引发一场大讨论。在落实“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中,中部战区陆军围绕军人价值的话题,在所属部队有针对性组织了“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群众性大讨论活动,第81集团军某旅是活动的先行试点单位。活动开展一段时间后,记者来到这个旅采访。

  战功卓著的“金汤桥连”官兵在战备训练中士气高昂,和平时期仍然是该旅战斗力建设的一面旗帜。申冬冬摄

  把你的荣耀举过我的头顶

  ——中部战区陆军“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群众性大讨论见闻与思考(上)

  和平年代军人价值的体现,需要自身实力的支撑。军人的一切能力,都是由打仗能力派生的

  大讨论开始初期,部分官兵还是坚持认为,唯有走向战场才能体现军人的价值,上等兵虎宝成是其中之一。讨论中,他率先亮出观点:“军人生来为打仗,不打仗,军人价值根本无法体现。”为此,该旅注重用身边事启发引导官兵。

  “女兵张庆‘最美一跪’,是不是军人价值的体现?”这个话题一经抛出,立即引发官兵热议。

  今年1月25日上午10时许,该旅女兵张庆结束休假,在北京西站南广场准备转车时,突然听到有人呼救,跑过去看到一位老人晕倒在地。张庆通过观察老人生理特征,判断为心脏骤停。她立即跪在地上,运用战时急救技术为老人实施徒手心脏复苏术,直到“黄金四分钟”的最后10秒,老人恢复了生命体征,转危为安。

  更多的例子,在大讨论中显影。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该旅前身部队官兵闻令而动,万人千车火速驰援重灾区青川县,先后从废墟中救出141名生还者;2015年,河南林州市一处盘山公路发生大巴车坠崖事故,面对常人望而却步的悬崖,该旅前身部队官兵连续奋战6小时,从死神手中抢回13名受伤群众的宝贵生命……

  在大讨论中,官兵们好像突然间认识到:尽管我们没有接触过战争,但几乎人人参与过非战争军事行动。这些年,大到1998年抗洪抢险、2003年抗击非典、2008年抗震救灾,小到驻地发生的山火、洪水灾害,每一次都是军人不畏艰险冲在前面。很多媒体在报道相关事迹时,通常使用“又是军人”“还是军人”等字眼。

  “战争时和敌人战斗,和平时期同自然灾害战斗,都是在保卫国家和人民,不都是军人价值的体现吗?”该旅政委任志远一席话,引起了官兵们的反思。

  一番讨论后,上等兵虎宝成思想发生了转变:“除了战场,和平年代军人同样有实现价值的舞台。和平时期,军人大部分时间在营区和训练场活动,即使外出也通常穿便装,人民群众在享受生活时很少看到军人。但是,当灾难来临时,群众总是最先想到军人,军人总会及时出现,这就是新时代革命军人的价值。”

  在这个旅的大讨论中,像虎宝成一样思想发生转变的官兵还有很多。本以为教育目的已经达到,可讨论的深度,超出了教育者最初的设计。

  “张庆救人时,情况十分紧急。如果你是张庆,能成功挽救老人生命吗?和平年代军人价值的体现,需要自身实力的支撑。军人的一切能力,都是由打仗能力派生的。”中士李金龙的发言赢得了大家的认同。

责编:刘鹏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