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关注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新春走基层·记者在战位】锻造海上暗夜雄鹰

2019-02-03 15:59: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夜航训练。孟志鹏摄

  央广网2月3日消息(张振华 记者纪梦楠 王苗)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某舰载直升机团是我军第一支舰载直升机部队,先后60多次飞出国门,航迹遍布七大洲四大洋,在参加中外海上联合军演、执行亚丁湾护航等重大任务中都有着出色的表现。近日,记者走进这个舰载直升机团,跟随官兵们执行了一次夜间侦察巡逻任务。

  随着直升机飞离城市上空,灯火逐渐被黑暗取代,兴奋逐渐被恐惧吞噬。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流迎面扑来,直升机瞬间剧烈抖动,随后一头扎进了夜幕中。

  80米,60米,50米……直升机仪表盘上的数字越少,意味着直升机距离海面越近,难度和危险系数也就越高。无线电里频频传来指令,直升机不停地变换姿态:大速度转弯,变速前出、低空盘旋、快速拉升……几个回合下来,记者胃里顿时“翻江倒海”。

记者跟随官兵执行夜间侦察巡逻任务。王苗 摄

  也不知道远处零星的光,是天上的星光还是海面的灯光。大队长张永刚说,这种错觉感在夜间飞行时极易发生也极其危险。2014年,他和战友们在亚丁湾护航中执行夜间巡逻任务时,就出现过严重的飞行错觉。他说:“我就感觉是平飞,但是一看仪表它是在转弯,我就想把它改过来。改了半天发现坡度还是那么大,没动。我非常紧地抓那个杆,觉得使了很大劲在动它,但实际上没动。感觉很沉很沉,实际上都是自己在跟自己使劲,这时候就有点儿不受控制的感觉,整个身体都处在僵硬的状态中。”

  此后,张永刚一直把那次经历铭记在心、警钟常鸣,“一个是机组还有其他的同志,互相帮助。再一个是自己克服,坚信仪表,然后慢慢调整,活动身体后慢慢地恢复。以后我只要是一飞行,尤其是夜间,尤其是飞海上着舰,就会想到那一天,一直在时刻敲警钟。”

  直升机编队飞行一路,指挥所临机导调一路。战术指挥长李金鑫综合判断敌情后准确锁定侦察目标,在他的引导下,15公里外的一架直升机迅速抵达作战区域,另一架则紧随其后进行掩护。几分钟后,记者看到电子屏上被锁定的目标突然消失。

  李金鑫说:“这意味着目标被摧毁。我们今天晚上主要进行的是多机协同突击水面舰艇、攻击水面舰艇的夜间科目训练。我这架飞机主要是为他们侦察搜索目标,他们两架飞机都带有训练弹,都带有导弹,他们主要负责攻击。中途是指挥组临时给我们一个目标,让我们去前出查证。所以我们就要采用大速度,然后低高度,迅速前出,尽可能快速地查证出它所要求我们查证的目标。”

夜航训练。张印杰摄

  体验完舰载直升机飞行训练,记者来到指挥所。指挥员崔敖团长在塔台目睹了全过程,他对任务机组的表现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说:“今天我们大约有8个科目,主要是反舰训练、反舰战术基础、反潜基础训练、救护基础训练以及新员的仪表训练等等,整个训练质量和进度还是成正比的。”

  团长崔敖告诉记者,2019年部队的训练课目将瞄准“实战”与“精准”做文章,难度更高,强度更大。他表示:“今年我们尝试要进行夜间的救护训练、夜间的海上悬停训练,都属于高风险、高难度的科目。我们今年都要加大实训的力度,包括夜间海岛的降落,我们后面大概有八个降落场,都要实现夜间降落。后面逐渐地加大近海,以近海为主,逐渐地再往远海,从月夜到暗夜,逐渐加大训练难度,为后续夜间反潜打基础。”

责编:李建峰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