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关注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文艺轻骑队走基层 给战友拜大年

2019-02-03 21:37:00  来源: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说两句  分享到:

  “东西南北兵、军营大拜年”,十五年来,每逢新春佳节到来之际,这句口号就会在座座军营里响起。迄今为止,春节特别节目《军营大拜年》坚持组织文艺轻骑队为兵服务,累计行程150多万公里,走进了200余个基层部队和边海防连队哨所,组织了大大小小的新春慰问演出350多场。节目接地气、添喜气、聚人气、鼓士气,深受广大官兵的喜爱,被战友们称为“军营春晚”。

  2019年的新春前夕,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广播电视部,再启《军营大拜年》为兵服务的新征程。多支文艺轻骑队进寒区、入戈壁、上高原、下海防、走边关、进班排,把军委的关怀与问候送到基层,把全国人民的祝福带给官兵。秉承“真诚为兵服务、真实记录过程”,节目组把丰富多彩的基层慰问活动,精心制作成为系列节目,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每天在央视荧屏上给全军战友和电视观众拜大年。

  近几年来,每到岁末年终的时候,《军营大拜年》节目组的热线电话和微信平台都会被热心官兵的来电和留言爆满。战友们问的最多的就是“今年‘大拜年’去哪儿呀?”“会来我们的部队吗?”“每年都看‘大拜年’节目,啥时候也能在电视里看到我们自己。”“欢迎你们来我们这儿!”……为了积极回应大家热情的期盼和心声,今年节目组也尽可能地走到了更多的基层战友们身边。

  立功喜报送回家,“光荣之家”更光荣

  2018年对于新疆军区“天山雄师”的官兵们来说,是喜报频传的一年。部队出色完成了“国际军事比武”等多项任务,官兵们夺金牌、争第一,取得了一项又一项优秀的成绩。该师一直有着为战士火线立功,及时表彰先进,积极发挥荣誉激励的优良传统,许多同志都在过去一年里立功受奖。文艺轻骑队专程来到位于天山脚下的训练场,为战友们庆功,分享大家立功的喜悦。上世纪60年代,由该师官兵创作并演唱的歌曲《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唱红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当年的五位毛头小伙子如今已是古稀老人,他们从天南地北辗转回到老部队,为年轻的战友们再唱经典,激励官兵们听党话跟党走,在强军征程上勇立新功。

  此外,《军营大拜年》还为战友们准备了一份特殊的“大礼包”,在“2018苏沃洛夫突击”竞赛中,勇夺单车赛和团体赛双料金牌的车组三名成员,在去年底都荣立了一等功,节目组特意派出了三支小分队,赴山东、河南、广东,把他们的立功喜报送到了家乡,让亲朋好友也分享他们立功的喜讯,让家乡父老感受他们从军的荣光。

  (上图·新疆军区文工团为天山雄师的战友表演少数民族歌舞)

  (上图·《军营大拜年》走进新疆军区天山雄师分享战友们的立功喜报)

  (上图·经典歌曲《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的首唱者,五位古稀之年的老兵重回天山雄师老部队)

  (上图·轻骑队员为战友们带来祝福的歌声)

  携手乌兰牧骑深入兴安岭,在玉麦乡和戍边军民庆新春

  在慰问边防部队的专场节目中,文艺轻骑队兵分两路,一支小分队从满洲里出发,在零下40多度的严寒中,穿越大兴安岭的密林走进了位处无人区的牛耳河边防连,同行的还有一支当地的乌兰牧骑。另一支队伍行程七天,克服高寒缺氧,连续翻越多座高山,来到了海拔4520米的无名湖哨所,到了哨所才知道,无名湖畔本无湖,它是官兵们的一个梦想,想得多了便有了“湖”,它是官兵的心湖和圣湖。告别了哨所的战友,轻骑队又翻山越岭,踏着皑皑白雪,来到了西藏隆子县玉麦乡。2019年的春节和藏历新年是同一天,轻骑队在牧民卓嘎和央宗姐妹家里,同藏族同胞们共庆新春,一起回忆桑杰曲巴一家三代人放牧守边的事迹。

  无论是“家是玉麦、国是中国”的爱国戍边牧民,还是“缺氧不缺精神,激情干事业”的无名湖哨所,还是像樟子松一样“扎根边陲、笑傲风雪”的牛耳河边防连,正是因为有像他们一样千千万万的戍边军民在为祖国站岗守岁,才有了人民群众合家团圆的幸福年。

  (上图·轻骑队来到玉麦乡戍边牧民卓嘎和央宗姐妹家里)

  (上图·文艺轻骑队来到西藏无名湖哨所)

  

  (上图·在边防连的篝火联欢会)

 

  (上图·轻骑队和牛耳河边防连的战友们一起联欢)

  助力小军娃圆心愿,进军营和爸爸过团圆年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西藏军区某合成旅的前期采访中,战友们和编导聊的最多的还是家人。特别是那些当了爸爸的老班长老士官们,看着手机里孩子的照片,聊着宝宝成长的点点滴滴,不禁潸然泪下。在军人爸爸们中间有这样一句话,“要问军娃爸爸在哪?不是在手机的视频里,就是在墙上的照片里……”为此,节目组专程把三位小军娃带去了海拔近3000米的部队驻地和爸爸过一个团圆年。

  都说军人的孩子早当家,三个军娃最大的7岁,最小的5岁,小军娃周娇原计划和妈妈还有妹妹一起来军营给爸爸补过生日,临近出发妹妹突然生病了,只能由奶奶陪着来,出门前妈妈叮嘱她,一路上不能让奶奶劳心,无聊了就在画本上画画,祖孙俩从铁岭到沈阳,再转飞西安和成都,才能到西藏,听话的周娇走了一路也画了一路,一点没让奶奶操心。重庆的小军娃赵博涵,像个小男子汉一样照顾妈妈,行李不让妈妈提,到吃饭了他先把第一口塞给妈妈。还有成都的小军娃李煜琪,去年学校组织亲子活动,要求女孩们和父亲跳华尔兹舞,本来答应利用休假回家的爸爸由于任务没能回去,她只能临时借了男同学的爸爸完成了舞蹈,得知节目组会帮她来部队完成这个小小的心愿,小煜琪高兴地和同学们说,她终于能和自己的爸爸跳舞了。

  我们常说军人意味着奉献,对于军人家庭、军属和军娃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奉献呢。一家不圆换来的是万家团圆,《军营大拜年》也通过这样一期,向全国的军人家属们送去新春的问候和节日的祝福。

 

  (上图·小军娃来到高原军营和爸爸团圆)

  

  (上图·《军营大拜年》慰问西藏军区某合成旅)

  (上图·文艺轻骑队为西藏军区某旅官兵送祝福)

  (上图·来自部队的指导员尼玛江村的歌声受到战友们的热烈欢迎)

  名厨“风味”进部队,高原军营“年味”足

  西部战区陆军第77集团军某合成旅,在新一轮部队改革调整中,千里移防翻越崇山峻岭,进驻西藏。官兵们克服高原反应和艰苦环境,紧抓军事训练锤炼打赢本领一刻也不放松,同时还一边住着帐篷一边建设新营区。文艺轻骑队带着满满的心意来到这里,不仅有精彩的慰问文艺演出,队员们还纷纷从各自的家乡带来了土特产和特色小吃给战友们品尝,节目组还特邀了国家级名厨郝振江走进军营,来到官兵们驻训的高原训练场,在野战炊事车里和炊事班的战友们共同准备丰盛的年饭。来自五湖四海的特色风味,让这座还在建设中的军营,更有新春的年味了。

  (上图·名厨郝振江走进军营为战士们精心准备节日美食)

  (上图·文艺轻骑队员把家乡的土特产带来给战友们分享)

  野训营地帐篷春晚,别样的青春别样的兵

  《军营大拜年》文艺轻骑队还来到了茫茫戈壁上的火箭军某部野外驻训的帐篷营地,和正在冬训的官兵们共同度过了一个战斗的春节。轻骑队和众多基层文艺骨干不仅带去了洋溢着青春时尚气息的文艺节目,更让战友们通过节目的镜头,讲述自己的从军经历,抒发对青春军旅的体会,给电视机前的家人拜年。

  (上图·文艺轻骑队慰问正在戈壁上驻训的火箭军官兵)

  “快闪”进车间,和武船集团的军工师傅们大联欢

  今年的《军营大拜年》还首次走进了军工企业,来到了中船重工武船集团,轻骑队在船厂车间里用“快闪”的方式,为军工师傅们送去祝福和欢乐。在现场还采访了大国工匠FAST项目现场吊装总指挥周永和,世界最大40万吨矿砂船的设计者张成舜,中船重工首席技术专家、港珠澳大桥CB02标项目总工阮家顺,中船重工焊接大赛冠军罗贤等先进典型,中船重工七六〇所的“时代楷模”抗灾救险英雄群体代表也来到船厂,和大家共迎新春。

  (上图·《军营大拜年》首次走进军工企业,和武船集团的军工人们一起联欢)

  (上图·在武船集团的车间,轻骑队员蔡国庆以“快闪”的方式为现场观众送上歌声的祝福)

  传承红色基因,走进英雄部队

  《军营大拜年》文艺轻骑队还走进了多个英雄的部队和单位。在陆军71集团军某部“王杰班”,小分队倾听新时代的王杰传人继承和发扬老班长的“两不怕”精神,在转岗换装的考验中交出一份份满意答卷的拼搏故事;在新增全军挂像英模之一,张超同志生前所在的海军某航空兵舰载机部队,节目组邀请了绘制挂像的画家走进军营,和官兵们共同追忆张超逐梦海天的强军事迹;在赴开山岛的慰问途中,风高浪急,轻骑队上不了岛,只能通过电话连线的方式和王继才的爱人王仕花一起,给守岛志愿者们拜年。

  此外,在去年新入编武警部队序列的海警部队,轻骑队搭乘补给运输船,登上了正在海上执行任务的巡逻舰。在去年底刚刚通车的港珠澳大桥的人工岛上,轻骑队同守卫大桥的武警某部“红色前哨连”欢聚一堂。《军营大拜年》和战友们一起共度他们的“第一个”春节。在节目中,我们还将看到在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官兵们还自编自演了说唱、合唱等节目;在慰问军事体育训练中心,备战“2019(武汉)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军体健儿们,也登台表演了歌舞、器乐等节目。通过节目的镜头,为大家展现了飞行员、运动员们不一样的才艺风采。

  (上图·《军营大拜年》带军娃来到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和爸爸团圆)

  (上图·《军营大拜年》来到武警海警部队的巡逻舰和官兵欢聚一堂)

  (上图·轻骑队走进备战2019武汉世界军运会的军体训练中心)

  我在军营过大年,过出年味更过出兵味;我给战友拜个年,拜出新意更拜出心意;《2019军营大拜年》期期精彩、看点十足,让我们一起相约CCTV-7的新春荧屏,共同感受“军营春晚”带给大家的欢乐与喜悦,温暖和感动。

  《军营大拜年》·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责编:李建峰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