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关注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退伍老兵36年义务巡查边境线:守在界江边心里踏实

2019-04-13 15:12:00  来源:中国军网  说两句  分享到:

近日,王玉福向巡逻官兵介绍界河开化情况,共同讨论边境管控的重点方向,制定相应措施。雷应摄

  王玉福已经有些糊涂了,他不再像过去那样,能清楚地记得每一个战士的名字。他清楚记得的,就是36年来,他坚守的这条边境线。

  1978年,31岁的王玉福响应国家号召,退伍后加入北大荒生产建设兵团三师二十二团开荒垦田。昔日老战友陆续告老返乡,边防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王玉福一直守在那里。迄今为止,在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管辖的边境线上,王玉福已经送走了21任连长、指导员。

  从1983年开始,王玉福就一个人在江口渔点安了家。说是“家”,其实就是地窨子,夏天蚊虫咬,冬天风雪吼。每年秋冬季节,渔点上的渔民就搬进屯子里居住,等到来年5月份再搬回来。这时,只剩下王玉福一个人守着江面。然而,用他的话说,这里是他的家,守在这里,心里才踏实。

  每次执勤路过渔点,官兵都会给王玉福带去生活用品,再帮他劈几捆柴火。王玉福总是拉着他们,拿出自己最好的水果和点心款待大家。

  官兵都说,王玉福的小屋像家一样温暖。但对违法分子来说,王玉福就像江面的寒风那般无情。

  连队辖区每年5月和8月时形势最紧张,经常有不法分子越境捕捞,挖山野菜和人参,王玉福总能把情况及时通报连队。

  2001年深秋的一个午后,连部对讲机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呼救:“王叔被人打成重伤了!”时任连长李鞍钢赶紧跑出营门,只见王玉福额头汩汩冒着鲜血,身上的棉袄粘连着泥土被鲜血浸透。他嘴里不停地念叨:“快!有人要越境,快点带人去抓……”话还没说完,便昏了过去。

  李鞍钢带着执勤组到达界江时,已不见越境分子的身影,只看见王玉福的地窨子被翻得一片狼藉,门口赫然躺着一把沾满鲜血的斧头。这时,医院也传来消息,王玉福伤情比较严重,需要做开颅手术。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他的伤势恢复得很快,伤愈不久又回到了边防线上。后经派出所调查,那一次正是非法渔民对王玉福曾举报他们的报复行为。

  几十年来,王玉福日复一日履行着护边员的职责,足迹遍布边境线的角角落落,靠着两条腿巡边近12万公里,为连队提供有价值信息千余条,劝返和协助抓获的人员达千余人次……

  过去通信手段比较落后,再加上界江的巡逻路还未修通,王玉福每天观察到的界江情况要等到勤务组来了才能进行沟通。如果遇到突发情况,王玉福只能徒步赶到连队,冬天有时顶风冒雪,一路上不知要摔多少个跟头。为了方便联系,连队给王玉福配备了一部对讲机。他像宝贝疙瘩一样把对讲机包了起来,只有巡边时才拿出来。

  千里边防线见证深深鱼水情。有一年,界江发大水,把王玉福的家冲垮了,官兵搬来一块块砖帮他盖起了新房。每年老兵退伍之际,王玉福就会拎着几条鲜鱼来到连队,为大家包一顿鱼肉馅饺子,退伍老兵都是含着泪吃完他亲手包的饺子,踏上返乡的路。

责编:刘鹏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