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军事历史 > 新闻导读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1943年除夕夜的那顿饺子,八路军吃上没有?

2017-09-02 14:52:00  来源:《军事故事会》杂志  说两句  分享到:

  抢 粮

  ■任建国

  这是1942年农历腊月二十六的集日。腊月里的集日才真正像个集日,即使是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里,来赶集买卖年货的人还是不少。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儿背着一口袋山药蛋儿来到集市入口的拐角处,紧挨着一个卖萝卜的摊子边儿放下口袋。他解开了布口袋的系口绳,将口袋的口儿往大挽了挽,露出那些拳头大小光洁鲜亮的山药蛋儿来,才随手从头上取下浸满了油污、汗渍,已辨不出颜色的羊肚子手巾,一边擦着满脸的汗,一边两眼紧盯着穿梭来往的行人。

  这时,赶集的人群中一个中年汉子向小伙儿走了过来,他看到了小伙儿口袋里的山药蛋儿匀整鲜亮,就上前问:“你这山药咋卖呢?”

  小伙儿说:“蒙疆票儿五元一斤,三块袁大头这一口袋子全给你。”

  那人惊愕地瞅了小伙儿一眼,摇了摇头走开了。

  一会儿又过来一个肩披褡裢的老汉问询山药蛋儿的价钱,小伙儿还是那个说法。那老汉儿听了后,面露愠色地说:“你当你那是金蛋蛋哩!”起身离去了。

  后来接连有几拨人来问询,都嫌贵摇头走开了。

  小伙儿这种把山药蛋儿当宝贝卖的奇怪行径,惹得周围挨着他卖年货的人们都用疑惑的目光瞅着他,不知道他是来赶集卖货的,还是来凑热闹图红火的。

  那小伙儿却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该说则说,该笑则笑,该吆喝的时候吆喝。

  来,买山药喽!看看咱这大山药蛋儿,多干净多匀称呢!一分价钱一分货!贵人吃贵物啊!

  这个有些奇怪的卖山药蛋的小伙儿便是我的父亲。

  1942年的时候,父亲是晋察冀军区察南支队的侦察员。自1940年以来,察南地区连续三年都遭了灾,造成庄稼歉收。而当时驻扎在察南蔚州大南山皱褶里的部队很多,还有县区干部等。由于山区自然环境险恶,生产条件落后,粮食生产严重不足,山里所需的粮食物品主要靠山下供给。

  而日伪军经常进山“扫荡”、“清剿”,除了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外,还在山下大搞“治安强化” 及“清乡”运动,穷凶极恶地破坏征粮活动,严格控制山下的粮食和物资进入山里,妄图将抗日根据地军民困死在山里。

  山里的粮食非常短缺,父亲他们部队的干部战士开始每天还能吃一顿小米饭,后来每天只能吃一碗煮黑豆,到后来黑豆也吃完了,大家就挖野菜捋树叶剥树皮煮着吃。

  为了不与驻地群众争吃的,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员发布了《树叶训令》,要求部队战士们到远处的山里挖野菜捋树叶,将近处的留给群众吃。

  这次下山,父亲是肩负着一个重要使命的。

  下山前,支队领导安排父亲说,想法进到西河据点去,摸清据点里放粮食的库房位置,我们发动和组织人员趁除夕人们放鞭炮的机会,袭击他一家伙,搞点好粮食,给战士们和驻地群众吃顿饺子,改善改善伙食。

  父亲来到西河集镇已经两三天了,可一直没机会进入据点里,再不想办法混进去就没时间了。父亲一着急,只好觍着脸来到十里外的表哥家,谎说没钱过年了,和他赊一口袋山药蛋儿度饥荒,开了春挣了钱就还。表哥不知父亲的底细,知道这位好几年也没见过面的表弟如今竟然混到这样的地步,也就同情地赊给了他。

  快要晌午的时候,集市上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时,父亲看到那个每天出入据点买菜的胖厨子和两个伪军来了。他们这里看看那里转转,当看到父亲那一口袋山药蛋儿后就过来问价。父亲说给五十块蒙疆票儿就卖给你们。那胖厨子说再贱点儿,这是给皇军吃的。父亲说那就四十块卖给你们。那人说走,送到据点去。父亲就背起口袋跟着他们进了据点。父亲刚走了没几步远,就听背后有人狠狠地骂了句:“这个汉奸狗奴才。”

  进了据点后,父亲在伪军们督促快走不要停留的呵斥声中边走边用眼向四周扫描,暗暗将据点里的岗哨、兵员住房、伙房、仓库等位置记在心里。这时,他看到有两辆卡车停在距伙房不远的一间大房子门口,有几个伪军从卡车上往库房里搬运一袋袋面粉。他想:那肯定就是储放粮食的库房了。

  1942年的除夕夜,西河集的人们在欢度新年的鞭炮声中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枪声。

  察南支队派出两个班的兵力,拿着当时支队最好的枪支弹药,掩护着从驻地动员来的五十多名精壮的山里汉子,在父亲的引领下,袭击了西河集日军据点。

  他们干掉据点门口沉醉于除夕夜的岗哨,直奔距离据点伙房不远的仓库,砸开库房门,每人扛起一袋面粉就往出跑。山里长大的汉子们有的是劲儿,扛着一袋子面粉也是健步如飞。

  鬼子伪军一窝蜂地追了出来。扛着面粉的群众在前面飞跑,支队战士们垫后阻击。夜色漆黑,日伪军又听着枪、弹声也不一样,知道这是八路的正规军,不是“土八路”,便不敢往远里追,龟缩回据点了。

  不过,父亲却在这次袭击中被流弹击中右腿负了伤。战友们将他送到山根的堡垒户家中养伤后,其他人则安全而兴奋地撤回了山里。父亲也为这次成功袭击感到高兴,心想:这回支队战士和驻地的群众可以吃上白面饺子了。

  几天后下了一场大雪。大雪封山,山里山外断了来往。

  这次袭击过去一个多月后,开春后的正月底,支队领导派人来看望父亲的伤势。父亲喜悦地问来人,今年过年大家可吃上饺子了吧?那人说,唉!吃什么饺子,哪里有白面呢?父亲说我们那次袭击西河据点抢的面呢?谁知那人却说,那哪是白面,那是洋灰啊!

  啥是洋灰?洋灰是干啥用的呢?……他娘的!放洋灰的库房咋就和伙房挨得那么近呢?父亲狠狠地骂了一句。

  (本文载于《军事故事会》2017年第6期)

责编:徐凤佳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