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 聚焦

解放军为什么能赢·07:为什么共产党在隐蔽战线的交锋中能占上风?

2017-09-12 15:09  来源:央广军事我要评论 

  开篇语: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而“知彼”,离不开侦察和获取情报。人民解放军能最终赢得战争胜利,不仅是在硝烟弥漫的公开战场上打败了一个个强大的敌人,同时也在隐蔽的战线上挫败了对手。为什么共产党能够打赢这些隐蔽战争?党的“情报之王”李克农总结了两条原则——政治基础和党的绝对领导。

  毛泽东曾经总结说,要战胜敌人需要进行两个战线的斗争,一是公开战线的斗争,一是隐蔽战线的斗争。隐蔽战线的斗争,也被称之为无硝烟的战争,过去有些人把隐蔽战线的斗争,就简单地概括为情报战线的斗争,这个其实是不全面的。隐蔽战线的斗争,其实包括多种内容,例如说发动敌战区的工人农民和其他阶层的群众,进行公开的或者是隐蔽的群众性的斗争,发动各党派的联合行动,进行秘密的地下党的组织活动,这些都不算情报工作,但是情侦保卫工作,也是隐蔽战线斗争中间的重要部分。

  当年中国革命战争,能够取得那么辉煌的胜利,除了在公开战场,也就是那些英勇的指战员,浴血冲杀之外,隐蔽战线的斗争也功不可没。周恩来曾经指出:“有了党,就有了党的情侦保卫工作。”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共产党从建立开始,它就在反动势力的追捕之下,没有合法活动的条件,因此必须在隐蔽的地下活动,那么就必须有情报侦察和内部保卫工作。

  反映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题材的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剧照(资料图) 

  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情侦保卫工作,开始建立于1925年,就是在广东发生廖仲恺被刺的案件之后,中共中央就在国民党内部建立一些侦察内线。1926年在上海工人武装起义之前,又建立了红队,就是中央的保卫机构。1927年在武汉建立了中央特科,中央特科就负责党中央的情侦和保卫工作,中央特科在中国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重要的篇章。

  红军在建立之后,也建立了自己的情报和侦察保卫工作。后来的情报工作,最重要的一环就是无线电侦察,这是当年共产党人仅有的高科技。红军的无线电侦察,起自于1930年12月,缴获国民党张辉瓒师的半部电台,为什么叫半部电台呢?因为国民党张辉瓒第十八师被红军歼灭之后,电台所有人员连同电台的机器都被红军俘获,但是当时农民出身的很多战士不认识电台,去那瞎摆弄,结果把发报机摆弄坏了,只剩下一个收报机,但是有了收报机也非常重要。

  经过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动员,敌军第十八师报务主任王诤参加了红军,七天之后王诤就被毛主席、朱总司令任命为红军的无线电队队长。1931年1月6日,王诤在江西宁都小部就带上这部收报机的电台,开始收听国民党军的无线电通讯,这天也就称为中国共产党技术侦察工作的开端。

  王诤一戴上耳机,国民党各部队的无线电通信马上就一清二楚,因为当时国民党认为红军没有电台,因此他在电台上互相发报,就用明码发报,明码就相当于我们四角号码字典那个编码,邮电局也是用明码发报的。


长征前夕部分红军将领合影(资料图)

  因此国民党军第二次反“围剿”的时候,国民党军的全部行动,都能够事先知道。因此第二次反“围剿”战斗时,红军每次都能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五战五捷,毛泽东当时在诗词当中形容为“横扫千军如卷席”,后来毛主席表扬无线电队,是“千里眼、顺风耳”,红军从此有了一个重要的侦察手段。

  国民党到了第三次“围剿”的时候,就知道红军有了电台,因此就采取了密码,有了密码之后,收到敌人信号,仍然不知道它的内容。当时红军的二局,在局长曾希圣率领下,用了极大的努力,日夜钻研,在1932年8月,终于破译了国民党的密码,破译了密码,这就对敌人侦察行动,有了一个质的提高,敌军所发的电报,都能够通过无线电接收下来。

  1934年10月,红军开始长征。在长征途中,中共中央唯一的战略情报来源,就是靠无线电侦察,因此毛主席后来对军委二局的评价相当高,曾经讲过没有二局,长征是不可想象的,有了二局,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万里长征红军没有中过一次埋伏,国民党军队的行动一清二楚,主要就是二局对国民党军的无线电码基本上都能破译出来。


长征时期的曾希圣(中间)(资料图)

  军委二局不但能够破译国民党军的绝大多数密码,还创造了一次用假电令调动国民党军队的奇迹。赤水之后,突然发现前面道路上有国民党中央军三个师,如果强行通过,又是一场恶战。在毛泽东、周恩来正在思考对策的时候,二局局长曾希圣前来报告,他说我熟悉蒋介石的电令,我可以发一封假电报把他们调开。毛泽东、周恩来听到之后拍案叫绝,于是曾希圣真是用蒋介石的口气,发了一封电令,把国民党三个师调动开。但是周恩来后来讲,此事不可多干,只能干这么一次,因为再干敌人就会知道。蒋介石由于朝令夕改,经常发电报,所以说此事几十年后,大陆方面在发表纪念曾希圣文章的时候,台湾才知道居然还有这么一件事情。

  红军长征胜利到达了陕北,无线电侦察工作又转入了对日军的侦察,因为当时要破译日军的密码,首先要懂日语,因此军委二局在抗战初期,就动员所有人员尽量学日语,另外组织了一批日语破译人员,再加上同日军内部,被称之为中共谍报团的一些日本籍的共产党员相互配合,对方提供日军电令原文,延安的军委二局再把它的密码与日军的原文相对照,这样也就破译了日军大量的密电。在抗日战争期间,对侵华日军的大多数的秘密电令,延安的军委二局,也都能够破译出来,这就为八路军、新四军的活动,创造了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而日军对八路军、新四军的电令从来破译不出,据侵华日军总司令岗村宁次在战后写的回忆,一直到抗日战争结束的时候,日军才破译出八路军的一个初级电码,但是高级电码,它仍然破译不出来。


1949年春,毛泽东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接见二局骨干(资料图)

  在解放战争期间,人民解放军的无线电破译工作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解放战争初期,四平保卫战的时候,由于东野作战科科长王继芳,对革命形势悲观失望,叛变投敌,因此他向国民党报告了,我军能够破译国民党密码的情况,国民党军马上更改密码,后来在美国的帮助之下,又提高了密码的保密编码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军委二局,特别是东野的二局局长曹祥仁,组织密码破译骨干,日夜攻关,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又破译了国民党军的高级密码。当时东北的技术条件比较好,东北野战军二局,最后拥有破译电台40多部,拥有120名破译员。

  在华东战场,在晋冀鲁豫战场,各地的无线电破译工作,也都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当年邓小平曾经讲过,技术部的工作人人得意。陈毅有句名言,蒋介石的每封电令都送我一封。粟裕在领导七战七捷的时候曾经讲过,当时的破译工作,对每一仗的胜利都有贡献。


周恩来为中央军委二局题字(资料图)

  当时除了对国民党无线电密码破译之外,考虑到国民党军队有时候也在电台上直接用语言通话进行呼叫,东野当时也训练了一批懂各地方言的人。例如在辽沈战役最后阶段,国民党军队中间最精锐的廖耀湘兵团,被包围在辽西平原,在紧急情况下,国民党军队已经来不及编写密码,用密电进行通讯了。兵团司令廖耀湘直接抓起报话机,在无线电台上喊话,要求各部队向东南方向突围,他当时用的是广东话,他以为共产党军队的报务人员,大部分都是东北人或者是北方人,不懂广东话,他没有想到的是东野从当年奔赴延安的广东青年中间,也培训了一批懂得粤语的侦听员,因此当廖耀湘用广东话喊向东南方向突围的时候,马上也被侦听到,当时向东野副参谋长兼二局局长曹祥仁报告,曹祥仁当时讲得很严厉,如果报错了是要杀头的,当时的侦听员斩钉截铁地报告,杀头了也是向东南突围,可见侦听战场上的斗争激烈,不亚于战场上的直接厮杀。

  人民解放军在战场上能够有效地破译国民党军队的密码,而国民党军队对我军的密码,从来破译不出,其原因何在呢?这就是因为人的政治素质所决定,当年中国共产党的机要人员有一个基本的誓词,就是人在密码在,人亡密码亡,红军之后也出现过几次部队的覆没,例如方志敏的红十军团在怀玉山覆没,当时的报务员张文才夫妇,在国民党军队冲到发报机所在的小屋之前,来不及销毁密码,就干脆把密码直接吞进嘴里,然后两个人一面抵抗,一面砸机器,最后在敌人冲进来的时候,由于坚决抵抗,二人都牺牲了,国民党的士兵从他们两个人的嘴里把密码掏出来之后,已经沾满鲜血,无法辨认。

  我军密码从来没有落入过敌军之手,而敌军的电台,敌军的密码,完整落入我军之手的事例比比皆是,因为他贪生怕死,一旦被包围,不敢毁机器,不敢毁密码,在这种情况下,国民党军队的机密一再泄漏,而我军的密码一直保持得很好,因此隐蔽战线斗争的胜负,关键也是人的政治素质较量的高下。

  因此周恩来后来对技术侦查工作,曾经有过这样的总结。周恩来说,我们军队的技术工作,在数学上讲是正50分,我们的政治素质也是正50分,二者相加得100分。敌人技术素质是正50分,政治素质是负50分,二者相加等于零。因为国民党军队那种昏聩,那种腐败,那种无能,导致它无线电保密根本无法做到,因此在战争中间,中国共产党的胜利和国民党的失败,也就是必然的。

编辑:刘鹏

热播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