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 军情

汶川十年 | 追忆邱光华机组:请天空作碑

2018-05-12 22:50  来源:央广军事我要评论 

  央广网5月12日消息(记者王亮 彭洪霞 计奥杰)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汶川发生里氏8.0级地震,顷刻间,天摇地动,山河撕裂……通信瘫痪、陆上交通全部被毁……位于震中的映秀,成为一座救援的“孤岛”。

  地震发生24个小时过去了,映秀镇依然一片沉寂,没有任何消息传出,人们在焦虑和不安中等待着。

  5月13日,原第13集团军时任军长许勇,决定带领小分队乘冲锋舟进入映秀。第一个在映秀向全世界发出第一条报道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记者王亮,讲起过峡谷的情形依然惊心动魄。

  许勇进入映秀后,指挥部队昼夜救援。5月14日,当王亮进入映秀镇,他看到在河谷坝子上躺着200多个危重伤员,许勇坐在一旁一筹莫展。

  王亮:“是他们连夜从废墟里面救出来的,他说这些人虽然救出来了,没死,但是如果不能连夜把他们转运出去,进行治疗的话,他们躺在山谷里面可能大部分人,活不到明天早上。怎么办?”

  王亮用海事卫星电话拨打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直播间,在新闻连线中,许勇军长请求外界派直升机转运伤员,这是映秀向全世界传出的第一条消息:映秀需要直升机!

  王亮:“挂了电话,我问许勇军长直升机来的可能性大不大?他就看了看两上之间的这个峡谷,当时雨刚刚停,地震后升起的那个烟尘云雾仍然在峡谷间缭绕。他说,可能性不大,这个通航太危险了。但是我们放下电话之后,过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在两山之间的峡谷之中,我们看到直升机朝我们飞了过来,看到此情此景,很多人都落下了眼泪。”

  这群从“死亡航线”飞来的直升机,来自邱光华机组所在部队,原成都军区某陆航团。

  邱光华原本不在救灾人员名单上,51岁的他还有11个月,就到了停飞年龄。他却主动请缨说,灾区地形十分复杂,我飞了33年,经验丰富,应该到一线去。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记者刘志一直珍藏着5月26日采访邱光华最后的录音,邱光华说,看着老百姓受灾这么严重,他心里最大的安慰,就是多救人。

  邱光华生前最后的录音:当时心里非常难受,地面的部队给我们抬伤员,他们问拉多少?我说尽最大地努力,咱们这个飞机空间能放进多少就放多少,尽量地多拉一个人出去。

  直升机载重有限,为了能多救人,邱光华和机组只能增加飞行的次数,高强度的飞行,每天要十几个小时。邱光华说不觉得累。

  每天最多的时候飞八个小时,一般在六七个小时以上,感觉不到累,平时飞五六个小时就是极限了,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八九点钟,十三四个小时,都不觉得累。

  5月31日,邱光华运送防疫专家到理县,返航至映秀镇,这是他在地震中第64次飞这条航线,由于突遇浓雾和强烈气流,邱光华和他的734机组成员——27岁的副驾驶李月、47岁的机械师王怀远、28岁的机械师陈林、23岁的物资装卸和地面警戒员张鹏,不幸失事……

  十年过去了,刘亮从一个年轻的飞行员成长为第77集团军某陆航旅第四营的营长。这些年,他总记得十年前最后一次和“师傅”诀别时的情景。

  刘亮:“那一天我在塔台值班,就是安排把指挥员的一些信息传递会机组,把任务单给师傅的时候,师傅还在说‘晚上见’,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什么多的。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结果,那个时候真没办法接受。好几天我们几个徒弟晚上都没有休息,整夜在这儿守着,觉得现实才残酷了。”

  2006年,刘亮毕业分配到该旅,带教他的师傅就是邱光华,别人都很羡慕他,因为邱光华在单位飞行技术过硬,带教严谨是公认的。

  刘亮:“有时候你飞行这个技术动作,或者这个问题你想不明白,他有时候甚至讲到晚上熄灯,部队晚上比如10点熄灯,熄灯号以后半个小时,我们还坐在台阶上聊。像父亲一样我觉得,跟他相处了那两年之后,就是经过汶川达地震那个事之后,我回过头来再想这个事,我觉得比很多亲人都亲。”

  2012年,刘亮在西藏执行任务,翻越唐古拉山时遇到的中雪,能见度只有80米,高原的风特别大,吹来的云完全把三架直升机覆盖了,刘亮和战友三机编队一架紧咬着一架飞。

  刘亮:“那次落地以后,很多人都说后怕,你说我怕不怕,当时不怕,回来以后也感觉挺危险的,但是我最明显的感受,还好在跟师傅做编队的时候,那时候练得比较刻苦,训练比较认真,这个编队技术练得比较好,要是如果编队技术练得不好,那真是完蛋。”

  经过十年的磨砺,刘亮逐步成长起来,如今,他们也会为年轻的战友传授飞行经验。他觉得要把师傅的精神传承下去。

  刘亮:“为什么汶川大地震,2008年我师父邱光华牺牲以后,对我的触动特别大,就是因为我觉得前两年因为自己刻苦努力,跟着师傅一起学习飞行技术也好,学做人,那个算是一个传承。现在很多年轻同志跟着我们这样的教员一起学,我也教他飞行,也教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我觉得这是很欣慰,很值得做的事。”

  邱光华牺牲后,刘亮每年都要去给师傅扫墓,坐在墓碑前给师傅说说心里话,讲讲部队的变化。他告诉师傅在军改的大潮中,陆航团变成了陆航旅,现在的战斗飞行员在向复合型作战人才发展,具有了全域作战和立体攻防的战术思维。

  战友们这些年部队沿着师傅的航迹,参与了芦山地震、抗击泥石流、青衣江江心救援等行动……陆航官兵们用一次次“神鹰天降”,给人民群众带去了生的希望。

  这十年,刘亮的人生也发生很多变化,刘亮觉得师傅最高兴看到的,应该是2011年,他收获了婚姻,建立起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如今女儿已经三岁半了。

  刘亮:“如果我师父还活着,他也会感到欣慰,这就是他想要达成的心愿,作为一个师傅,单纯的带徒弟来讲,这就最好。”

  十年了,刘亮说他其实并没有真正从师父的牺牲中走出来,那是他一辈子最难忘的记忆。但是每当想起时候的时候,内心就充满了力量。

  刘亮:“当你面对生活好,面对工作,包括面对未来的战争,作为一个军人,你有时候偶尔能想到这件事、这个人,你觉得生活整个就充满了动力。”

编辑:刘鹏

热播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