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军事评论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习主席亲自给马伟明们颁授勋章,传递出什么信号?

2017-07-28 18:28: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八一勋章:激荡强军能量的价值航标

  王传宝

  央广网7月28日消息 这是军人最高的荣誉,这是军人最神圣的时刻。

  建军90周年前夕,习近平主席亲自为荣获新设立的“八一勋章”获得者颁发证章。

  仪式庄严,荣誉神圣。致敬英雄,景仰楷模,勋章所承载的价值和饱含的深意,只有最懂得精神价值的人才能真切地体会。

  有这样一个故事令人动容。前不久,中央电视台公益节目《等着我》里,87岁老兵庄优侨受牺牲战友之托,苦寻66年,终于把那枚象征着功勋的纪念章交给牺牲战友的后人……对勋章奖章的重视、对荣誉战功的珍视,是融入军人血液里的一种信仰。

  没有一个伟大的民族不是尊重和敬仰英雄的民族。克劳塞维茨说过:“在一切高尚的感情中,荣誉心是人的最高尚感情之一,是战争中使军队获得灵魂的生命力。”只有视荣誉和战功为最高褒奖,才会有视死如归、人人争先的战斗精神。如果说勋章具有超越世俗价值的深刻意义,那么对勋章的无尚尊崇、对视勋章为人生最大荣耀的追求,则是一个民族具有生机和活力的象征。

  如同国旗维系着团结与理想,发挥着“国家钢筋”和“社会水泥”的作用,勋章和荣誉则承载着坚强斗志与爱国精神,释放出超越人心的强大能量。对一个国家而言,核心价值观是凝聚民族力量的精神纽带,是体现国家意志和民族精神的价值坐标。对一支军队来说,只有视荣誉为生命,象征荣誉的勋章和称号才会焕发出澎湃的伟力,激励着这支军队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由于历史的原因,一度发挥巨大激励作用的勋章制度中断了。现有的荣誉体系也没有很好地发挥应有的作用,受社会上不良风气的侵染,甚至一度出现过重物质轻荣誉的倾向,甚至荣誉成为可以私相受授的礼物馈赠,成为论资排辈、轮流坐庄的福利,原本具有正向激励作用的荣誉机制,发生了扭曲。翅膀上挂着黄金,雄鹰也不能振羽高飞。没有了荣誉心,又怎么会有不计名利得失、不顾安危生死的进取心?这种价值导向不扭转过来,军队的正气和士气就难以真正提振,强军目标就难以实现。

  习近平主席对此洞察入微:“要注重发挥政策制度的调节作用,增强军事职业吸引力和军人使命感、荣誉感”。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功勋荣誉表彰工作,多次对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充分发挥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的精神引领、典型示范作用,推动全社会形成见贤思齐、崇尚英雄、争做先锋的良好氛围。为此,党中央专门成立了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工作委员会,确定了“1+1+3”的制度建设方案,经中共中央批准,于八一前夕推出了《“共和国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授予办法》《“七一勋章”授予办法》《“八一勋章”授予办法》和《“友谊勋章”授予办法》,建立了党、国家和军队的功勋簿。此次授予八一勋章,就是具有国家荣誉大厦奠基的意义。

  此次获得“八一”勋章的马伟明等十位英雄,具有普遍的代表性和广泛的感召力。他们是促进战斗力生成提高、完成作战等重大任务、推进科技兴军、推动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中作出杰出贡献、建立卓越功勋的英模典型。他们忠于国家、忠于军队、忠于人民,在他们身上,体现了共和国军人最优秀的品质,将象征军人最高荣誉的“八一勋章”授予他们,是党和国家对他们的充分肯定,也为崇尚荣誉的军人再添强大动力。

  崇尚荣誉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也是我军打胜仗的内在动力。崇尚荣誉就是崇尚胜利。90年来,人民军队之所以从胜利走向胜利,就是因为一路与荣誉相伴,与荣誉同行。从红军时期用炮弹皮做的红星奖章,到各抗日根据地授予的抗战纪念章,再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两次授勋,都彰显了我党我军对功勋将士的高度褒扬。战争时期,“硬骨头六连”是引领无数军人前仆后继的旗帜;和平时期,“大功三连”等称号,则是吸引着无数军人看齐追随的航标。

  随着国家和军队功勋荣誉表彰制度的进一步完善,一个具有巨大激励作用的价值坐标也将随之建成。在实践强军目标、实现强军梦的伟大征程中,“八一”勋章必将成为激荡强军能量的航标,引领广大将士忠诚履行使命,不负历史担当。

  (作者为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

责编:刘鹏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