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见证强军之路】中国军队首次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

2018-12-12 15:57: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防时空》栏目继续推出10集系列节目《见证强军之路》。这组系列节目选取百万大裁军、组建陆军航空兵、我军首次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解放军进驻香港和歼-15舰载战斗机首次在辽宁舰着舰等10个重大历史事件、开创性军事行动,深入采访了十多位事件亲历者、行动参与者,通过他们的深情回忆和生动讲述,再现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以来,人民军队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的光辉历程、时代强音,一起感受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发生的历史性变革、取得的重大突破和伟大成就。敬请关注收听。

 

  本集关注

  199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大队400名官兵抵达柬埔寨金边,参加联合国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的维持和平行动。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派遣部队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

  “我们刚一下飞机,看到的社会秩序非常混乱,一是武装冲突不断,二是武器装备基本上没有管制,市场上什么枪、子弹都有,老百姓随便可以买武器。”71岁的李金勇至今仍对20多年前那次重大军事任务记忆犹新。

  1992年4月23日,45岁的上校李金勇,作为中国首批赴柬埔寨维和工程兵大队大队长,带领400名战友们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尽管已有心理准备,然而走下飞机时,机场外不时传来的枪声、叫喊声和警报声,还是让他和战友瞬间紧张起来。

  李金勇下令,400名官兵立即分领装备,进入战备状态。

  李金勇:“冷战结束之后,越南宣布从柬埔寨撤军。柬埔寨原来就有四派,相互斗了二十多年,越南人撤走了,这四派矛盾仍然没有解决。1991年10月23日,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还有越南、老挝、柬埔寨等一共19个国家的代表在法国巴黎召开了一次国际会议,共同签署了《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这个协定的主要内容就是,要求联合国派出一个柬埔寨过渡时期权力机构,监督各方停火,举行自由公正的大选。”

  柬埔寨在1991年10月23日于巴黎克雷贝尔国际会议中心签署结束柬埔寨战争的协议。它标志着延续了13年的柬埔寨战乱从此结束。(编者注)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经过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防和军队建设水平显著提高,考虑到中国在地区安全事务中的影响日益扩大,为保证1993年5月柬埔寨大选的顺利进行,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加利提出,邀请中国政府派兵参加联合国在柬埔寨的维和行动。

  李金勇说,从定下决心到维和工程兵大队成立,仅用了不到一个月时间。

  李金勇:“1992年3月8日,总参首长根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的这个报告,专门开了一个办公会,研究确定了所要派的部队。3月17日,我们大队就成立了,由我当大队长。领导和技术骨干基本上从全军工程兵这个系统抽调的,到4月12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就上了火车,开赴湛江。”

  李金勇率领的工程兵大队后来被称为中国第一支蓝盔部队,那里人才济济。士兵中,有130名技术过硬的骨干和全军的技术能手;所有的干部十分熟悉工程兵爆破、筑城、道路、桥梁等专业技术,能驾驶、修理1-3种车辆,完全能适应国外陌生环境作业。

  李金勇:“我们一共带了150台大型的机械车辆,2000多套工兵用的机具,600多吨后勤物资,我们只有400人,差不多每人都是好几件。因为我们部队平时的装备跟出去执行维和任务是不一样的,要增加很多的装备。全部由军委直接配发,很多装备是从生产线上直接拉下来就送到部队了。”

  到达金边后,李金勇安置好部队,和联络官一起赶往联合国驻柬埔寨维和部队司令部——金边市区的一排轻钢房内受领任务。

  伴随着窗外的枪声和爆炸声,负责联合国在柬埔寨维和行动的指挥官约翰·桑德森中将,以最简洁的语言介绍了当地危急事态,要求中国官兵尽快完成4号公路、波成东机场,特别是6号公路的修复任务。

  李金勇:“这是联合国维和部队向柬埔寨东部地区和北部地区部署的必经之路,也是后勤保障的必经之路,这条道路打不通,部队的部署就不能顺利的展开,后勤保障也供应不上。另外,金边是柬埔寨的首都,东部和北部的这些省份,要到首都去必须经过6号公路和4号公路。”

  从工程技术角度,这些任务对于中国维和部队不是难事,但是李金勇和战友们了解到,工程任务区各武装派别相互渗透,军事摩擦不断。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桥梁、公路一直是双方袭击的重点目标。

  李金勇:“危险还是很大的,因为它这个交通设施破坏非常严重,特别是4号公路、六号公路,所有这些桥梁都反复被炸毁过。这里面有各派之间争斗,主动破坏的,也有战争年代外国人在那儿轰炸造成的破坏,桥梁上特别是贝雷式钢桥上都可以看到很多弹孔。”

  斯昆至磅同的6号公路上有一座桥梁叫4号桥,被李金勇称为“多难桥”。几个月来,这座桥多次被武装份子破坏。

  李金勇:“1992年10月14日,我在金边接到部队的报告,说4号桥被炸毁了,我命令部队全部撤回营区休整待命。自己赶紧开车赶到了现场,去看了一下,这个桥是贝雷式钢桥,彻底炸毁了,桥面结构、桥珩都落到水里中,桥头附近一个警察所也烧毁了。我当时就想,炸桥的人是谁?他目标是谁?是各派之间的问题?还是对我们工程兵大队的?”

  经过战火锤炼,李金勇和战友探索出一套战场环境下工程作业规律,大幅提升了工程效率。一时间,中国维和官兵“一天一座贝雷桥”的施工进度,在联合国维和部队中传为佳话。

  不仅如此,李金勇说,在柬埔寨期间,中国维和官兵严格遵守群众纪律,尊重柬埔寨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驻地附近的居民重建家园,恢复生产。第二批大队的战友到了以后,也都做了大量群众的工作,树立了良好形象。

  1993年2月,中国二批赴柬埔寨维和工程兵接替第一批维和官兵,继续完成相关工程修建任务,此时距离柬埔寨大选不足3个月,联合国在柬埔寨维和行动工兵处处长贝德利上校要求,所有工程必须在大选前完工。

  当时,各党派之间暴力恐怖活动加剧,针对联合国官员的绑架暗杀事件频频发生。在金边通往各个地区公路上,有武装人员甚至企图阻止联合国人员进出。

  李金勇:“主要公路道路桥梁都有武装人员把守,这些哨兵都挎着冲锋枪和火箭筒,都是实弹,他们手都放在扳机上,随时就可以扣发,对过往的车辆和人员有很大威胁。”

  但是,一个令人惊奇的场面出现了,无论是哪个派别的武装人员,当他们看到头戴蓝色贝雷帽、军装袖子上缀有五星红旗图案的中国军人时,都会主动放行。

  李金勇:“只要我们声明我们是中国的工程兵,这些哨兵马上就把枪放下来,有的时候还要给我们敬礼,从来没有为难我们。他们就说,其他国家的不行,中国工程兵对柬埔寨人民非常友好,特别对妇女儿童做了很多好事,所以柬埔寨人对中国的工兵印象也很好。他们经常说,你们对我们这么好,我也要对你们好。”

  柬埔寨大选前夕,所有工程都相继完工,中国维和营区内,官兵的心情显得格外轻松。可就在这时候,一个意外事件发生了。

  李金勇:“5月21号晚上9点半,战士们劳累一天都已经休息了,大概在夜里11点多钟,突然在营房里响了一声爆炸声,当时受到袭击的是我们第二批大队二中队的宿舍,当时二中队的干部立即带着武器和对讲机,穿上衣服指挥部队迅速转移到地下掩体,下去之后,第一项工作就是清点人数。”

  清点结果:八班战士余仕利被火箭弹击中,当场牺牲,住在他隔壁的同班战士陈知国此时下落不明。应急分队队长带着一名战士跃出工事,不顾一切地向陈知国居住的宿舍跑去,到了宿舍才发现,陈知国已经身负重伤,躺在了床下。

  当时,中国维和营地分为南营和北营,两个营地几乎同时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袭击,枪炮声持续了大概40分钟。

  李金勇:“夜里一点钟左右,联合国派的一架直升机到了斯昆,由于下面还在交火,所以他的直升机就没有停到我们营区,而是降在离我们两三公里远的印度的营区。然后把我们的伤员接走。”

  昏迷不醒的陈知国和其他几名伤员,被战友们紧急抬上联合国派来的直升机上,然而由于伤情严重,就在送往金边医院途中,陈知国献出了22岁的年轻生命。

  李金勇:“陈知国同志是重庆万县人,当兵三年没有探过亲,从离开家到部队一直到牺牲,都没见过父母。余仕利,出身一个农民家庭,1991年12月入伍,牺牲的时候只有21岁。陈知国、余仕利性格都比较开朗,平时也很活泼,是非常好的战士。”

  联合国安理会22号召开紧急会议,强烈谴责柬埔寨有关势力21号晚炮击联柬临时权力机构的中国工程兵营地,造成两名中国工程兵死亡,四人受伤的严重暴行。安理会全体成员和联合国秘书长的代表向中国政府以及受害者的家属表示慰问和哀悼。

  2017年3月28日,中国驻柬埔寨使馆官员以及柬国防部官员、中国援柬军事专家等,前往柬埔寨磅湛省斯昆镇维和烈士纪念碑,祭奠为柬埔寨和平事业献出生命的中国维和部队战士陈知国和余仕利。(编者注)

  1993年5月23日,柬埔寨历史上首次大选拉开了帷幕,参加选举的人们从中国维和工程兵修建的桥梁上安全地走过,前往投票点。470万柬埔寨群众在联合国驻柬埔寨临时权力机构武装人员的保护下投了选票。

  李金勇回忆,为表彰中国军人在此次行动中的卓越表现,联合国驻柬埔寨维和部队司令桑德森中将,亲自为中国维和官兵授予联合国维持和平勋章。

  李金勇:“中国赴柬工程兵大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支蓝盔部队,通过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对我们部队是一个极大的锻炼,也是我军向外军学习的一个极好的机会。通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国家已经从只派工兵部队参与维和,到派步兵部队参加维和,标志着我们在维和行动迈出了新台阶,也说明我军已经具有全面履行联合国维和行动各项任务的能力。”

  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完成第三次轮换交接

  李金勇从柬埔寨回国后,历任总参兵种部工程兵局局长、解放军理工大学工程兵工程学院院长等职,被授予少将军衔,2005年光荣退休。尽管后来不再从事维和工作,但作为中国首批维和行动的参与者、见证者,他和战友们创立的维和模式始终在延续、发展。

  李金勇:“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国家实力不断的提升,我们军队走出去的步伐也在逐步的加快,从1990年我们派出5名军事观察员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派出了3万7千多人次,在联合国安理会五常任理事国中我们是最多的,在这期间内我们有13名维和军人牺牲在第一线。”

  中国首支维和直升机分队机务官兵在法希尔机场进行首飞前开车准备

  2013年,我军首次派出维和安全部队;2014年,我军首次成建制派出维和步兵营;2017年,我军首次派出维和直升机分队。中国军队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有力维护了地区安全与稳定,有力促进了世界和平与发展。

  2015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重要讲话:我宣布,中国将加入新的联合国维和能力待命机制,决定为此率先组建常备成建制维和警队,并建设8000人规模的维和待命部队。

  李金勇:“此时此刻,我国仍有2500多名维和军人在苏丹达尔富尔、南苏丹、黎巴嫩等7个任务区履行着联合国维和行动的任务。他们在危险中前行、在炮火中坚持,充分展现了我军文明之师、威武之师的光辉形象,成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强大推动力和亮丽风景线,成为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

  2018年9月,中国赴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开辟救援新航线,UNO-796降落在苏尼着陆点。

    (节目监制:吕锡成\策划:孙利\统筹:谭淑惠\本期记者:李钦帅)

责编:李建峰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