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我在西沙守天涯丨天涯哨兵

2019-04-22 14:43: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4月22日消息(记者聂宏杰 刘鹏 吴楠 郝铮 )西沙中建岛守备队组建于1978年。四十多年来,一代代中建岛官兵以苦为荣,以岛为家,出色完成了守卫海岛等各项任务,被中央军委授予“爱国爱岛天涯哨兵”荣誉称号。


  西沙石岛官兵在岗位上执勤

  贺亚辉,是一名老兵,到西沙驻守已经20年了。贺亚辉军事素质过硬,西沙官兵中至今还流传着他单手举杠铃的传奇。入伍4年间,两次荣立三等功,并被提干。上军校期间,因为军事素质过硬,身穿海军军装的贺亚辉还曾被教练员误以为是海军陆战队队员。当时他就直接跟教练员说:“我不在陆战旅,我在海军西沙的守岛部队,我感觉自己是很自豪的。他们叫我一个外号,我的同学叫我‘ 哨兵’,天涯哨兵。”


  勇往直前

  从那以后,贺亚辉的名字就与天涯哨兵联系在了一起。在他珍藏的日记本上,还记录着20年前刚入伍时写下的一句话,“为分到西沙而感到骄傲自豪”。西沙有句话,没有七分英雄胆,休上中建白沙滩。20年来,贺亚辉两次到中建岛任职,对岛上艰苦的生活条件深有体会。

  “在中建岛当过副指导员,后来又返回去当了副队长。中建岛确实比较苦,是永兴岛最远的一个岛。以前都是一个月来一趟交通船,以前有句话说‘日报当月报看’。我们洗澡都是用岛水,又苦又涩,水质非常差,毛巾可能用了半个月就坏了。”

  中建岛虽然偏远艰苦,战略位置却极为重要。1982年8月11日,因出色完成守备任务,中央军委授予中建岛守备队“爱国爱岛天涯哨兵”荣誉称号。

  贺亚辉说:“在中建岛主要是执勤,发现情况要及时上报。我们常年处在一线,应该说战备期就是24小时,全天候都是战备。”


  一名战士训练中

  中建岛位于西沙的最西侧,是西沙群岛中距离永兴岛最远的一个岛。贺亚辉说,早些年交通不便给中建岛官兵带来了很多无奈和遗憾。

  “中建岛有一个指导员是湖南人,三封电报讲的就是他的故事。第一封电报父病重,第二封电报父病危,第三封电报父亲已去世。当时天气条件不允许,也没有船出去,他只能是在沙滩上面朝着家乡拜了几拜。”

  艰苦归艰苦。贺亚辉说,守岛官兵的生活中,也有很多岛上特有的快乐。“我们经常围着岛跑沙滩,沙滩是斜的,一边高一边低,跑久了以后,就感觉脚一个长一个短,后来我们就反过来跑一段时间。

  中建岛那时候海鸥比较多,海鸥看到人在跑步,经常在头顶搞俯冲,我们在沙滩上面捡个树枝,一边跑一边在头上晃赶海鸥,要不然它没事在头上俯冲一下,也不知道到底抓不抓人。

  中建岛有一块菜地,当时也分了很多省份,以前岛上没有土,全部是沙子,以前的战友就利用休假带土回来,种在自己省份的菜地里。

  中建岛也有个小鸭子的故事,一个战友从家里面带了几只小鸭子过来,因为等了两三个月交通船,到岛上以后,鸭子都已经长大会下蛋了。”

  2012年7月24日,三沙市成立。2016年,西沙某水警区官兵驻守的岛屿上都建起了家属房,陆陆续续开始有家属上岛探望。贺亚辉在西沙服役的第18年,他终于第一次和家人在岛上团聚。


  珊瑚岛官兵巡逻 刘卫平摄

  “2017年,我家属才第一次带着小孩上岛。从以前的苦到现在这么多年,西沙变化还是相当大的,尤其三沙市成立以后,包括硬件设施、软件设施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用上了手机,可以视频、随时打电话,现在交通船基本一个星期有一班,飞机天天有。外界来往多了以后,信息量也大了,所以不像以前那么闭塞。以前都是用岛水,现在用淡水,喝的都是大陆运过来的桶装水。”

  贺亚辉驻守西沙20年,也见证了西沙的变化发展。今年4月11日,三沙市首个5G基站正式开通。他说,20年来,西沙的交通越来越便利,通信也越来越发达,守卫西沙的天涯哨兵,始终和祖国心连心。


  巡逻在祖国边防线

  “我们经常说西沙是第二故乡,我们19岁到这里,在这里待了20年,在这里待的时间比在家里待的时间都长。我感觉过的挺快,就像昨天的事。我每一年都是送别人走,音乐一放,船慢慢地离开,送老兵的时候肯定哭,平常再大的事都不会有这种情况。”贺亚辉说,“如果要我一直待下去,我也愿意,有时候也说不清是什么情结,爱国奉献也好,对西沙的依恋也好,肯定还是对这个地方很有感情的。”

责编:刘鹏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