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有一种大爱,叫“让我来!”

2019-05-20 22:24: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5月20日消息(记者张灵雨)1991年出生的杜富国,和大多数90后一样,在温暖的家庭中无忧无虑地长大,也和很多普通男孩子一样,从小有着军人梦。

  2010年12月,19岁的杜富国参军入伍,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2015年6月15日,杜富国主动申请加入到临时组建的扫雷部队,开始了自己热爱的扫雷事业。

杜富国扫雷申请书(1)

杜富国扫雷申请书(2)

  在云南省麻栗坡县,这个当年战火最为激烈的地方,富国开始了每天的工作——探雷、拆除、移走危险物。

  截至2018年10月11日,这个噩梦搬的日子来临之前,杜富国已进出雷场千余次,搬运扫雷爆破筒15余吨,在14个雷场累计排除地雷和爆炸物2400余个,处置各类险情20多起。

  他原以为,自己以后的时光,依旧会和温暖的战友们,伴随着一个个地雷的排除,完成一个个任务,直到中越边境地雷被排除殆尽,还百姓一个放心、无忧的生活。

  然而,“轰”——

  他的人生天翻地覆。

有难处?让我来!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杜富国的家中虽然算不上穷苦,作为长子的他却早早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无形中,小小的富国已经形成了乐于助人的美好品质:邻家大爷铲车“趴窝”,学过修理的杜富国主动帮忙,从下午5点捣腾到凌晨,直到车辆发动。

  见到了他的父母,我们都明白了,有这样家人以身作则的教导,有这样良好家风的熏陶,才能造就这样一个勇于担当、乐于奉献的90后青年战士。

  杜富国的父亲杜俊,从知晓自家孩子可怕的伤情后,一个大男人,难过得眼泛泪花,富国的母亲更是多次哭泣,即使如此,他们也从来没有埋怨过一句。

  杜俊甚至并不后悔让儿子参军入伍:“如果后悔,就不会把小儿子也送到部队了。”富国受伤后,领导给的补贴,他们甚至都推辞拒收。在富国父母的心里,为国而战,受伤甚至牺牲都没什么值得埋怨的。

  从他们身上,我们感受到了作为普通父母最朴实的言语中所展现的最伟大的灵魂。

  富国的妻子王静更是全身心扑在丈夫的康复训练上,几乎24小时不离身。他们之间的爱情,用什么言语来形容都是苍白的。

  采访中,王静谈及杜富国时,嘴边不知不觉绽开了笑容:“他前两天刚送我一朵花,是我陪他在楼下走路时,他为我摘来的路边小花,很漂亮。”

  在杜富国的战友眼中,他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兄弟好朋友。杜富国平日生活很节俭,每个月工资一到账,他只留两三百块钱买生活用品,其余的钱都转给家人,手机屏幕碎得看不清字他舍不得换,便宜的拖鞋穿坏了他也舍不得丢,用胶水粘一粘、铁丝绑一绑继续用。

  但每当战友遇到困难,他却慷慨解囊、倾力相助。战友艾岩的父亲重病住院,用钱紧缺,杜富国知道情况后,不仅自已借给他1.2万元,还动员身边战友资助他;另一位战友买婚房缺钱,他毫不犹豫拿出1万元借给了他。

杜富国与战友合影,前一为杜富国。杨萌摄

  杜富国身上,这种乐于助人、这种乐观坚强不是没有源头的。出生于贵州遵义的他,一直在红色基因的熏陶和传承中成长。他的父母、他的妻子、他的战友,都是一群无私奉献的祖国好儿女。

  中国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正是有这些千千万万的普通人继承发扬了中华民族最优良的传统,为了祖国美好的未来,为了中国梦的最终实现前仆后继!

雷场上?让我来!

  2018感动中国颁奖典礼,让我们认识了杜富国,那个时候的他已经失去了双眼双手,耳膜穿孔更让他的听力差点一并丧失。

  富国和这个世界的距离仿佛刹那间远了许多。但是颁奖典礼上,他那庄重有力的敬礼丝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健康的士兵,他用行动告诉我们:他,即使受了重伤,也依旧是一个军人!

2018感动中国颁奖典礼现场,杜富国举起右手敬礼。资料图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有句话让我记忆尤深:“雷场就是战场,排雷兵是和平年代离生死最近的人。”对整个扫雷大队官兵来说,他们每天的工作都直面生死,随时都有可能有意外发生。

  曾经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现在科技如此发达了,还是不能通过机器排雷呢?我们也问过同样的话,然而,到达坝子雷场后,疑惑迎刃而解——

  这个地方草木繁茂、地势险峻,坡度一般在40°-50°,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了60-70°,人都快站不稳了,哪里有机器的立足之地?

  此外,雷场自然环境差、布雷密度高、雷障种类多,大量的金属弹片分布于地下,机器一旦进入场地,就会不停地报警,人工搜排是必不可少的。

杜富国和战友在雷场排雷。黄巧摄

  在这样危险的地方,谁多排一颗雷,经受的危险就会多一分。而杜富国不仅从来没有退缩过,还经常是迎难而上。

  他常常是第一个进雷场、第一个设置炸药、第一个引爆的人,战友们敬佩地送了他一个外号——“雷大胆”。

  每天行走于死亡边缘,杜富国的排雷经验与日俱增,在整个队伍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但凡有什么危险,杜富国都是第一个冲上去的,但凡遇到战友们无法解决的困难,杜富国都会喊出“让我来”。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一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既让老队长龙泉震惊惋惜,又在他的意料之中,“意外的是他排雷技术和心理素质这么好,受伤的怎么是他;不意外的是他排雷时总是抢着上,经历的风险是其他战友的数倍。”

杜富国与战友一起在某雷场进行人工搜排作业。手持探雷器的是杜富国。杨萌摄

  2018年10月11日14时38分,杜富国和他的战友艾岩在麻栗坡县猛硐乡老山西侧坝子雷场进行正常的扫雷作业,这个时候,整个排雷进程已经完成了98%,就在他们准备完成最后一部分扫雷进程之时,战友艾岩发现少部分露于地表的一个弹体。

  经过初步判断,这是一颗当量大、危险性高的加重手榴弹,接到“查明有无诡计设置”的指令后,杜富国命令艾岩:“你退后,让我来”,就在他按照作业规程小心翼翼上前清理浮土时,“轰”地一声巨响,这个炸弹毫无预警地爆炸了。

  在这样的危难时刻发生的瞬间,杜富国却完全没想到自己,反而下意识倒向战友艾岩一侧,为他挡住了爆炸的冲击波和弹片,而他自己失去了意识,失去了双手和双眼。

  在杜富国受伤35天后,他的战友完成了这片区域的扫雷任务,将57.6平方公里的安全土地移交当地政府。看到百姓们在自己曾作业过的地方安居乐业,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

生活上?让我来!

  杜富国伤情的严重程度超过我们所有人的想象。

  在麻栗坡县人民医院,他被诊断为“爆震伤、双上肢前臂毁损、双侧眼球毁损、创伤性湿肺”,因双眼及双前臂创伤严重,急诊进行双眼球摘除术、双前臂近端以远截肢术。

  生命体征趋于稳定后,他被转送至解放军第926医院。

  此后,因遗留双眼球缺如,双前臂远端缺如、双耳听力下降,杜富国于2018年12月21日被转送至陆军军医大学西南医院进行进一步康复治疗。

  双手双眼缺失,意味着杜富国身上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呢?意味着他吃饭、洗漱、穿衣脱衣、如厕等日常生活活动完全依赖他人,意味着他以后再也看不见心爱的人、热爱的世界,意味着他再也无法继续他钟爱的扫雷事业。

  医生告诉我们,因为看不见,富国都很难正确操控假肢。

  然而,4月16日上午,我们在西南医院看见的他,完全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重病患者的样子。虽然走路依旧需要搀扶,但是富国身上的精神气,是很多健康的人都比不上的。

  从医生那里,我们了解到,目前他双前臂残肢已能分辨物体的大小、软硬、温度等,并可进行部分物体识别,能完成穿脱部分衣裤、清洗残端、洗脸等动作,在配备辅具情况下,可完成独立进食、写字等。

  这种可喜的进步,离不开医生们所进行的最大的努力,更离不开杜富国为此所付出的日复一日艰难的康复训练。

  因伤势严重,刚入院时的富国体能耐力下降,行走时间稍长就会有明显的乏力感。然而在采访中,我们得知,目前富国3公里跑步已经能够达到部队要求的及格水平,平衡能力恢复正常,部分指标优于平均水平。

  而对于很多人最为关心的视觉问题,医院专家的回答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希望:经多次会诊,并由眼科知名专家阴正勤教授牵头寻找到目前国际上已应用于临床的最先进的视觉辅助设备——富国可以将其一部分戴在头上,一部分含在口中,设备可以识别部分数字、字母、物体,并将其转化为微弱电流,通过刺激富国的舌头让其感知这个物体的形状大小。

  使用该设备,可在保护情况下完成特定环境的行走,甚至过障碍物。

  这种方式可以说完全打破了普通人认知世界的方式,重新建立起一套认知系统,其艰难之处自不必说,但是却让富国和他的家人、他的战友,也让我们感到发自内心的喜悦——富国终于可以重新“看见”这个世界了!从3月20日开始,富国正进行该设备的第一阶段训练。

  “你们不要为我做太多,让我自己来。”这是杜富国对家人、护士最常说的话。

  杜富国特别坚强,很早之前,他就训练自己用残肢写字,他写的第一个字是王,第二个字是静——“王静”是他妻子的名字,那是他对自己妻子最深沉的爱;接着他写下了“春节快乐”,给战友送上新年最真挚的祝福;然后写出了“自强者胜,自胜者强”,激励大家敢于战胜困难迎接挑战……

  一个90后的年轻人,书写出这一代人的坚强与勇敢!

我的未来,让我来!

  杜富国懂事得让人心疼。

  受了重伤的他会不疼吗?怎么可能呢!但是考虑到父母家人的感受,他没有说过一句痛。问及缘由时,他是这么说的:“痛在我身,伤在他们心里,只有我好起来,他们才会好起来。”

  富国受伤后很长一段时间,是不知道自己伤情的真实情况的,后来快要瞒不下去了,大队领导专门邀请昆明疗养院心理专家,为他制定了多套心理干预方案。

  在他们心里,即使是一名战士,知晓自己双眼双手永远失去了之后,心理崩溃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

  然而,这些心理干预方案竟然一套都没用上。

  杜富国沉默数秒后只说了一句话:“首长,我知道了,您放心,请大家给我点时间。”

  一等功授勋仪式上,他在病房用残缺右臂敬礼的照片刊载后被称为“最军人的敬礼”。

杜富国举起右手敬礼。资料图

  即使深受重伤,富国依然对未来充满憧憬:“我想学播音,讲一口很好的普通话,以后把扫雷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我会为自己加油,给大家带来更多阳光和正能量。”

  有了新的梦想后,除了医院制定的康复训练,富国多了一项新的训练内容:练习播音技能,他每天都会收听广播节目、练习写字。富国身上的蓬勃朝气似乎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战友们还送了他蓝牙音箱,它具备收听语音指令的功能,大大减少了杜富国的操作负担。

  每天11:00-11:30,下午5:00-5:30,通过这个蓝牙音箱,杜富国会收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语音书。

  这本书也是扫雷大队的战友们送他的,富国非常喜欢,他从主人公保尔柯察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希望自己也能够像他那样顽强地战胜苦难,赢得最终的胜利。

  虽然现在的杜富国无法回归他的战场了,但以后会有无数个90后、00后站出来,他们对祖国的热爱让他们勇敢地承担起国家和民族赋予他们这一代人的重任。这种爱,朴实无华却无私伟大!

  有一种大爱,叫“让我来!”

责编:张灵雨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