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金一南谈中俄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2019-06-13 11:42: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中俄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金一南:不仅中俄获益,世界也获益!

  央广网6月13日消息(记者周宇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周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共同签署《中俄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和《中俄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有人评论说,这不仅代表中俄关系与时俱进、实现提质升级,也是推动周边合作、地区机制乃至世界和平发展的一件大事。

  那么,两国元首签署联和声明的背景和意义是什么?对全球和地区稳定会产生哪些影响?

  6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图为会谈前,两国元首紧紧握手,合影留念。(新华社记者丁海涛摄)

  主持人:6月5日到6月7日,习近平主席对俄罗斯进行了国事访问,到访第一天,中俄两国元首就签署联合声明,宣布发展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是中国对外双边关系中首次出现的新表述、新定位,一南教授,这意味着什么?

  金一南: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就双边关系来看,中俄两国关系达到了新的高度。从中苏关系到今天的中俄关系,这个过程经过了长期的风雨考验,这其中有过各种演变,有过对抗,也有过不愉快。从80年代到90年代,中俄呈现了很多的共同点,共同的命运、共同的地位、共同对发展的需求、共同对稳定的需求。

  如今,中俄关系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种政治互信的牢固度涉及到彼此国家的核心利益和重大的全球利益,相互之间共同的观点让中俄之间形成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和平共赢的新型合作关系,并且成为一种典范。今天把中俄关系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实际上是证明给全世界所有国家看,大国之间关系是可以做到这一步的。

  中国最大的邻国是俄罗斯,中俄历史上还有过纠葛,但是在今天中俄能够完全配合地相互促进发展,以自己和平促进对方和平,以自己发展促进对方发展,达到了一个与过去完全不一样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军事全面交流的新高度。

  主持人:确实,中俄加强在国际舞台上的协作,构建新型的、以“共商共建共享”为目标的国际关系,不仅对中俄具有长远发展的战略意义,而且还会形成一加一大于二的更广泛的世界影响。

  金一南:对。中俄两个国家可以实现能源交流、科技交流、农产品交流、军事交流、旅游交流等,这些都能成为中俄务实合作的新热点。并且,对世界来说,中俄的务实合作对构建和平稳定的国际秩序,扶助被压迫国家、被压迫民族,发出国际正义的声音,都具有重大意义。换句话说,中俄的务实合作绝不仅仅是中俄获益,而是地区获益、世界获益。

 

  6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新华社记者谢环驰摄

  主持人:中俄关系迈入新时代,被一些西方媒体解读为中俄正在“结为同盟”,应当引起警惕。对于这种观点,普京总统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全体会议上表示,俄罗斯和中国是战略盟友,但是并没有成立军事联盟,也不针对任何国家。我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也表示,中俄携手维护全球战略稳定,不是为了一己私利,更不是走结盟对抗第三方的老路。那么一南教授,您怎么看待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与军事结盟的区别?

  金一南:当中俄关系提升到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之后,西方起了一片疑问,中俄是不是形成军事同盟了?中俄是不是要共同对付美国了?中俄是不是要联起手来了?是不是世界要重新割裂为以美国为一方,以中国和俄罗斯为一方的两极世界了?

  在习主席访俄期间,无论是习主席的声明,还是普京总统的声明,都非常明确地提出了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国家之间的深度合作关系,不是一个军事同盟。

  军事同盟是什么呢?军事同盟首先要树立共同的假想敌,其次针对假想敌展开军事合作、军事部署、军事战略的协作、部队之间的协作。中俄之间虽然会举行军事演习,但是演习的主旨是反恐、维护地区和平,并不针对一个特定目标。所以中俄今天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不意味着军事同盟,中俄没有树立一个共同的假想敌,也并不针对某一个假想敌开展军事部署,进行军事训练,准备一场世界大战,这是中俄新型关系全新的特点。

  这个全新的特点毫无疑问地引起了美国极大的疑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久前访俄,第一句话就表示他今天就是来分化中俄关系的。从地缘政治学的角度来说,美国非常担心中俄的紧密合作,因为从地图上可以看到,俄罗斯170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960万平方公里,这两个大国如果形成紧密的合作关系,欧亚大陆就可以连接成一个整体,美国将难以应对。在2015年中国访问美国的过程中,基辛格先生和布热津斯基先生共同表达了一个观点:如果中俄结盟,美国外交将面临最严重的阻碍。

  然而,中俄不是结盟,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仅是中俄合作产生的新的机遇,而且是中俄合作出现的新的担当。而新的担当是指,中俄共同担负起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的大国责任,共同担负起维护国际正义的责任。

  有些国家把自己国家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想让全世界所有国家都服从于自己国家的利益,唯我独尊,称王称霸,动辄就制裁,对合作双赢不屑一顾,对用和平的方法解决问题不屑一顾,就是要军事封锁、经济封锁、科技封锁。有些国家把自己的国家利益看得高于全世界的利益,高于全人类的利益,不论其它国家怎么样,都一定要全面实现自己国家的利益。这样发展下去,世界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就是要共同维护联合国的权威,维护现今的国际秩序,改造国际秩序中不合理的部分,实现所有国家不论大小一律平等,维护所有国家平等合作发展、平等追求自己利益的权利,而且双方都要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将自己国家的利益凌驾于所有国家之上,这种霸权主义的做法是中俄坚决反对的。所以,中俄形成新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给国际正义带来的是推动而不是阻碍。

  6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同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谈。新华社记者谢环驰摄

  主持人:现在国际社会单边主义抬头,多边主义受到多重冲击,世界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因素明显增多。在这种情况之下,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共同签署了《中俄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这是继2016年后中俄再次发表的关于加强当代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那么一南教授,相较于以往,新的声明在哪些方面做出了强调?它有什么重要意义?

  金一南:在原有的国际关系框架受到严重破坏的情况下,中俄签署有关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声明具有一种全新的意义,这绝不仅仅是历史的回归,回归到联合国的框架里来。中俄强调的稳定,首先是对单边主义的坚决反对。在国际大家庭,不管是冷战期间形成的平衡,还是冷战结束之后形成的平衡,都不能一家独大,必须倾听大多数的声音。

  国际政治、国际关系中前所未有的就是如今美国造成的局面:全世界都要听美国的,美国利益优先,全世界都要服从美国利益。美国退出《国际气候协议》、退出《伊核协定》、退出《中导条约》等等一系列“退群”的做法,极大地破坏了国际战略稳定,不仅导致各国包括军备竞赛在内的各种恶性竞争,还使国际关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状态。

  中俄强调的战略稳定,并不是仅仅从中国和俄罗斯的利益出发,而是从全球各国利益出发。所有的地区都需要稳定。亚太持续稳定的结果是亚太的繁荣,中东持续不稳定的结果是中东的动荡和混乱,甚至是全世界恐怖主义的泛滥。

  国防部长魏凤和在香格里拉会议上提出的问题值得大家思索:我们到底要和平发展还是要动荡?域外国家把域内地区搞得一塌糊涂后,拍屁股走人,域内国家该怎么办?这给全球稳定造成了损害。中东是一个样板,亚太的繁荣发展也是一个样板。

  4月下旬,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有一个专题,专门讨论“颜色革命”给地区和世界带来的损害。当年,“颜色革命”发生在格鲁吉亚、乌克兰、中亚、中东一些地区的时候,西方一片欢呼声,但如今西方对“颜色革命”也噤若寒蝉了,因为“颜色革命”对世界秩序和地区秩序造成了彻底的破坏。

  所以,如今中俄重提战略稳定,是因为今天的战略稳定与过去不一样。有了惨痛的代价后再提战略稳定,大家能从国际政治实践中深刻感受到战略稳定对世界发展的重大意义。

  6月5日,克里姆林宫内,相隔数步之遥,习近平和普京就已经热切地向对方伸出手,笑迎老朋友。央视网新闻

  主持人:今年是中俄建交70周年,在这样一个重要节点上,中俄共同签署这样两份重量级的联和声明,这不仅是一座里程碑,更是一个新起点。

  金一南:对。中俄的友好交流、有效合作,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有利于让世界更加平衡,而不是让世界更加失衡。失衡之后单边利益的膨胀,单边主义的盛行,会直接带来灾难,所以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有利于让世界达到重新的平衡,而不是让世界再产生新的失衡。

责编:李建峰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