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徒步行军2000公里牺牲63人,他们将红旗插上藏北高原

2019-12-01 11:27: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上,伴随着恢弘激昂的《钢铁洪流进行曲》,战旗方队100面荣誉旗帜列阵通过天安门广场,其中有一面鲜艳的战旗,那就是“进藏先遣英雄连”的旗帜。

战旗方队中的“进藏先遣英雄连”(新华社)

  1950年,为了解放西藏,新疆军区挑选精兵强将,组建了一支先遣连队,从新疆于田出发,经过6个多月的艰难跋涉,徒步行军2000多公里,解放了藏北阿里地区。在挺进和驻守藏北的一年时间里,全连共有63名官兵光荣牺牲。为表彰先遣连的功绩,西北军区授予他们“进藏先遣英雄连”荣誉称号,并给全连每名官兵分别记一等功。

  董保存:

  1950年,根据毛主席进军西藏的命令,新疆军区决定派遣一个先遣连进藏。新疆军区王震司令员和当时的军区党委经过认真研究,抽组了一个连队,由李狄三任先遣连的总指挥。

  这个连队的组成非常复杂,136个人来自7个民族。连队在新疆于田县,举行了出征誓师仪式,王震司令员亲自授旗。随后,连队就开始了极其艰难的长途行军。

  先遣连从于田县的普鲁村出发,他们只有一张自绘的地图和一个指南针,一边侦察一边前进。经过10多天的行军跋涉后,他们到达了赛虎拉姆石峡。这个峡谷两边都是高耸入云的山,而且峡谷通道非常窄,窄到什么程度?最窄的地方只能通过一个人和一匹马。136个人用了三天时间才穿过了这个石峡。

  越往前走,路越艰难。首先就是高山缺氧。由于高山反应,很多人开始出现头痛、恶心、呕吐、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等症状。海拔越来越高,最后连马都走不动了,有的马开始鼻孔流血。但是官兵们硬是咬牙坚持,进入了藏北高原。在这个期间,很多人得了雪盲症。请大家想想,如果一个部队大多数人得了雪盲症,那么,在行军途中,他们会面临多么大的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艰苦跋涉,先后到达了阿里地区的改则宗,现在叫改则县。

  到达改则宗后,他们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大事情——和当地政府进行了一次谈判,由李狄三带着几名翻译和战士,与当时的阿里噶本派出的全权代表才旦彭加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谈判。在谈判过程中,双方达成了五项协议,其中主要包括这样的内容:当地政府承认人民解放军进驻改则,并尽力协助解放军和平进军阿里,人民解放军保证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实行民族平等,并保护当地风俗及藏民生命财产安全。协议作出承诺,人民军队保护藏民的利益,保证尊重地方政府、绝不干涉任何行政管理和内部事务。当地政府保证以兄弟的态度对待我们这支进藏的先头部队。这份协议后来经过反复考证,被确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史上与西藏地方政府达成的第一个协议。

先遣连在进军西藏途中(中国军网)

  藏北高原号称“世界屋脊的屋脊”,山顶上的积雪常年不化,冬天来得特别早。10月份已经是寒风劲吹、大雪飘扬了,直到来年四、五月份还有冰雹、大雪。漫长的冬季给“进藏英雄先遣连”的补给供应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董保存:

  到了冬天,大雪封山,先遣连想往前走,但是后方的补给线却中断了。王震司令员给先遣连下达了一道命令:“你们现在可以停止向纵深进军,就地转入过冬备战,自力更生,坚持到春季会师。”

  即使在断粮断炊的情况下,这个连队也坚持不给藏民增加一点负担,坚持不拿藏民一针一线的原则。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他们只能自己去猎取黄羊和野马。我们有位蒙古族战士,名叫巴利祥子,在外出打猎时由于高原打猎体力消耗过大,便找了一个背风向阳的地方裹着牛皮睡着了。等另一位战友想要把巴利祥子摇醒时,却发现牛皮已经冻在祥子身上,扒也扒不下来。回到驻地后,就在祥子牺牲之前,他还在对副连长说:“副连长,我不能死,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阿里我们还没有解放。”

  这就是我们的战士,他们心中最重要的牵挂是什么?担心没有完成任务。埋葬祥子的那一天,正在生病的总指挥李狄三,拄着拐棍为这位战士送行。当战士们用四张野马皮把巴利祥子包裹好,准备将他下葬的时候,这位总指挥跪在战士面前,喊了一声:“战友”,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先遣连官兵们拽着牦牛的尾巴上雪山(中国军网)

  为了支援“进藏英雄先遣连”解放西藏的斗争,新疆军区和新疆各族人民积极行动、组织运输救援队,不惜一切代价打通运输线,给先遣连运送粮食和军需物资。

  董保存:

  接到前方的情况报告后,王震司令员下达了一个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接通运输线”。1951年春节前后,我们先后派出三支救援队进藏接应先遣连。第一批托运队由500头毛驴组成,但是它们还没有翻过界山就全部死掉了,第二批派出500头毛驴,只有16头翻过了界山,当它们到达名为“失当古”(音译)的地方时,又全部被埋在了大雪里面。最后我们又派出第三批驮运队,驮着给养出发了。由于风雪太大,走了25天,这支队伍才刚刚过了界山达坂。这时候,队伍只剩下了30头牦牛,并且每头牦牛驮的40公斤粮食已经被吃得所剩无几。驮运队只好留下三头牦牛,其余的全部杀掉,两位维吾尔族兄弟拉着剩下的三头牦牛继续前进。后来他们又遇上暴风雪,其中一位维吾尔族兄弟在追赶牦牛时牺牲了。剩下的同志就赶着仅存的两头牦牛忍着饥寒到达了驻地,给先遣连送来了1.5公斤食盐、7个囊饼和半沓子的书信。

资料图:“人民英雄”李狄三

  没有住的地方,他们就在冻土层上凿开地窝子,粮食不足了,他们就靠打猎补给,棉衣鞋子穿破了,他们就用野牛皮裹身,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进藏先遣英雄连”官兵们始终坚定“解放西藏”的信念,将红旗牢牢地插在了藏北高原。

  董保存:

  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每一天,李狄三和战士们都在和死亡进行抗争。现在说起来都让我们落泪,那时战士的服装用麻袋片补起来,足有十几斤重。没有住的地方,李狄三就带领他们在冻土上挖出了十多个地窝子。即使李狄三因病重走路都非常困难了,但是他仍然坚持着要为战士们做一些工作,他让通讯员抱来一堆羊毛,捻成毛绳拴到各班,每天他扶着这个毛绳到各班去和战士们见面,给战士们讲讲当年的故事,鼓励战士们一定要坚持下来。

  最后,当运输线终于接通,骑兵团的团长安志明带着后续部队赶到先遣连驻地的时候,李狄三同志已经是奄奄一息。在地窝子的一块野驴皮上,李狄三见到安团长,但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眼睛里面全是泪水,非常吃力地从枕边摸出他一路上写的日记,交给安团长。就这样,34岁的李狄三同志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团长和战友们翻开他的日记本,他在最后一页写了这样几句话:

  “两本日记是我进藏后积累的全部资料,万望交给党组织。几件衣服留给炊事班的同志,他们的衣服烂得很厉害。金星钢笔一支,是南泥湾开荒时王震旅长发给我的奖品,如有可能请组织转交给我的儿子五斗,还有一条狐狸尾巴是日加木马本送的,请转交给我的母亲。”

  在挺进藏北的这一年多时间里,连队先后牺牲了63名干部、战士。李狄三和先遣连的事迹让王震将军几次落泪,他含着眼泪给西北军区发电报,为这个连队请功。后来,中央军委、西北军区都给予这个连队崇高的荣誉,西北军区给全连所有官兵分别授予一等功,中央军委追授李狄三“人民英雄”称号。

  在西藏自治区解放60周年的时候,西藏的人民群众没有忘记这个连队,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英雄,李狄三和阿沛阿旺晋美、张国华、谭冠三等人一起被评为“和平解放西藏、感动西藏”的英雄人物。

(记者王锐涛)

责编:张灵雨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