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抗美援朝老兵记忆 | 黄忠茂:舍生忘死立战功,解甲归田葆忠诚

2020-10-05 23:53: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10月5日消息(记者胡晶)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奉命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并肩作战,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历史不能忘却,精神代代相传,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军旅人生”栏目推出系列节目《抗美援朝老兵记忆》,带您走近曾经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听听他们有过哪些难以忘怀的战斗经历和故事?70年岁月变迁,那段战争岁月又对他们的人生产生了怎样的深刻影响?

黄忠茂

  黄忠茂,湖北恩施人,1929年10月出生,1949年10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42军124师,受命随部队第一批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英勇善战,曾6个月不下火线,在枪林弹雨中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

黄忠茂和老伴

  初秋时节,从湖北恩施巴东县城出发,沿着蜿蜒的山路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廖家垭村。刚进村,就看到91岁的黄忠茂老人坐在家门口,那是一栋简易的农家二层小楼,门前是大片的烟叶地。见到我们,老人很高兴,赶紧起身邀请大家进屋喝茶。品尝着茶的清香,我们和老人一起重温70年前那段烽火岁月。

  黄忠茂:1949年10月,为了解放全国我自愿参了军。当时我们先在黑龙江种了半年田,到了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上级号召要保卫国家,保卫自己的家,于是我又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抗美援朝。

  黄忠茂老人告诉记者,解放前,他因生活所迫在地主家做过童工、长工,一做就是10年。后来又被国民党抓壮丁上了战场,这期间他认清了国民党的真实面目。新中国成立后,20岁的他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并随部队开赴东北,到北大荒拓荒种田。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军将战火烧到了中国边境。在东北参加垦荒的黄忠茂被编入42军,随先头部队开赴鸭绿江前线进入朝鲜。黄忠茂老人回忆,当时作战任务紧急,他所在部队一边赶路,一边负责运送战略物资。当他们步行一天一夜抵达前线时,所有人的脚上全是水泡、冻疮。由于战况吃紧,他们不顾严寒和疲惫,立即投入战斗。

  黄忠茂:出国后打的第一仗是黄草岭战役,上级给我们的任务是只准前进一尺,不准后退一寸。我们在山上,美军一天要来好几回,先是飞机、大炮,然后就是坦克、步兵,在黄草岭那个地方,我们有十多天都没下过山。

  黄草岭位于长白山脉南麓的长津湖地区,当时是朝鲜东北部的军事要冲。那里大小山峰纵横,丛林密布,到处是悬崖峭壁。黄草岭战役中,美军派出了精锐部队,人数超过8万,不仅掌握着制空权,还拥有大量坦克、大炮等先进装备。而黄忠茂所在的42军不仅武器装备落后、装备数量有限,作战人数也只有美军的一半。说起这场实力悬殊的战役,老人很激动,思绪仿佛又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黄忠茂:当时,我们在山上挖了战壕,睡在战壕里。美军来了,我们开始先不惹他,他离得比较远的时候,也不理他,等到离我们只有十几米时,战友们再一起开枪。用手榴弹、机枪,一起猛攻,把敌人打退。然后我们就从打死的敌人身上,找到枪支弹药拿到我们阵地上,用敌人的枪去打敌人。我们打了十多天,别的部队接替我们,再接着打。

立功证明书

  黄草岭战役异常激烈,在美军空地联合打击下,42军伤亡惨重。加上当时朝鲜东北部又下起了大雪,天气极端恶劣,但黄忠茂和战友们却凭着“死守阵地,决不后退一寸”的钢铁意志,与敌军拼杀,采取白天守、晚上攻的方式,用血肉之躯击退了美军一次次的猛烈攻击。期间,黄忠茂咬牙坚持了十三昼夜没下战场。黄草岭阻击战成为第42军战史上的辉煌经历,而黄忠茂因为英勇善战,荣立三等功。时隔70年重提这次战役时,黄忠茂老人几次哽咽,他反复说自己很幸运,没有受伤,那么多牺牲的战友才是真正的英雄。

  黄忠茂:我在黄草岭阻击战中没有受伤。之所以能做到不受伤,是因为通过战斗,是可以摸索到一些经验的。比如飞机来了就想办法隐蔽。

  战场上危机四伏,时刻面临着生死考验。经历过多次战斗的黄忠茂在枪林弹雨中,摸索出一套躲避美军空袭的办法。美军经常会连续投放炸弹,看见有炮弹炸出的大坑,他就立即跳进去作为掩护,因为很少有炮弹会投在同一个位置。黄老说,作战时并不怕死,也没想着还能活着回国,但在战场上还是要尽可能保全自己,人在,才有战斗力。当记者问老人,第一次上战场是否会害怕时,老人说:

  黄忠茂:没经历过战斗,开始上战场还是有点害怕,时间长了就不怕了,我们都有决心和敌人打仗,都不怕!其实怕也不行,说实话,当年上了朝鲜战场,我们没想到还能回到祖国,还会成家,没想到啊!

  当年,从黄草岭战场下来的黄忠茂,被编入了青年侦察连,在一次执行押运护送战略物资的任务中,遭遇了美军袭击。特务用汽油点燃了押送车旁的大量树叶,并释放信号弹,火势瞬间变大。当时美军飞机在上空盘旋,看到这种情形,黄忠茂毫不犹豫跳下车徒手用衣服扑灭大火,让空中的美军轰炸机失去地面的目标信号,从而成功保住了满载物资的十几辆汽车。

  黄忠茂:那个时候我还在42军的青年连,我们押运十几辆车为前方送炮弹、手榴弹、军用品等物资。有一次,车走到半山时,特务发现了我们,于是朝敌人的方向打了三枪信号弹,打完之后又把我们附近的火点燃,以便于让飞机发现地面目标,炸掉我们的车。我发现后,就赶快下车打火,把火扑灭,把这些炮弹、手榴弹、炸药全部都送到了前方。后来前方也打了胜仗,我因此立了二等功。

  在朝鲜战场上,黄忠茂出生入死,当过战斗员,做过侦察兵,也曾被编入42军124师直属通信连。一次为了维修被破坏的通信线路,他双手抓住线的两头,用身体将线接在了一起,在不间断的空袭爆炸声中坚持了一个多小时,让战场通信恢复畅通。当记者问起这段经历时,黄老却摆着手说,那不算什么,对他来说最艰苦的是6个月没下战场,眼睛都快失明了。

  黄忠茂:最艰苦的就是有6个月没下过战场,眼睛都看不见了。是后来下了战场喝鱼肝油,眼睛才慢慢好起来。那个时候,我们身上的虱子一抓一大把。刚进入朝鲜战场,物资运不上去,经常没东西吃,有时候三两天、四五天的,实在太饿了,身上有牙膏,就吃牙膏喽。

  1952年,42军回国常驻广东,黄忠茂也成为一名戍边战士。1956年,因为心系家乡,黄忠茂放弃读军校的机会,转业回到故乡湖北省巴东县观音岩村。那时正值农业学大寨,黄忠茂带领村民改造梯田,发展农业生产。原观音岩村村支书黄厚山告诉记者,当时没有机械设备,梯田改造的材料全靠肩挑背扛。黄忠茂就带领大家用扁担、锄头、铁锤开山拓土、整理梯田。

  黄厚山:我们这里是山区,要把陡坡田全部整理成梯田,全村组织的义务工就由黄老负责。当时黄老是梯田队队长,每天天不亮就从家里出发,中午他们就在山坡里煮饭吃,晚上至少要到八九点钟才能回家。他们全部靠人工,用钢筋、大锤在石头上打眼,然后灌炸药,他们那个时候整理的梯田,直到现在我们都还在耕种。

  开山整田时需要用炸药将山石炸开,由于条件有限,当时只能靠土办法加工炸药并进行爆破试验。黄厚山感慨地说,这些最危险的活儿都是黄忠茂带头亲自来做。

  黄厚山:那个时候没有现在标准的炸药,那时候都是买硝酸铵,掺着硫磺和木材加工留下的木屑,用火在锅里炒,就是用土办法制作炸药。加工以后还要进行爆破试验,把山上的石头炸了以后再做成梯田。当时就是黄老亲自炒炸药,因为万一爆炸了人就会牺牲嘛,黄老不怕死,他一直都不怕死,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不怕死,不管做什么事。

黄忠茂翻看纪念勋章

  时光荏苒,如今已经91岁的黄忠茂老人,仍然十分关心国家大事,喜欢看新闻,尤其喜欢看军事方面的内容。受他的影响,正在读高三的孙子立志报考军校,要成为像爷爷一样的人。同样深受老人影响的还有村支书黄厚山,他说从小就爱听老人讲战场上的故事,后来也如愿参军入伍。一直以来,他和其他村民一样,对这位从战场上归来、永葆军人本色的老兵十分尊敬。

  黄厚山:黄老原来参加党员会,在我们清点人数的时候,其他的党员就是点名字,比如张三,来了,李四,来了,你点到黄忠茂的时候,他一下子站起来,大声喊“到”!搞得全场人都望向他,等于说他还是像部队点名一样,黄老在我们这儿,大家都蛮尊敬他,蛮崇拜他。

  采访结束,黄忠茂老人拄着拐仗坚持要送我们上车,还不住地说:“感谢共产党,感谢国家!我就是普通的一个兵,对国家没有什么贡献,你们还总来看望我,你们辛苦了。”汽车缓缓向前驶去,透过车窗回头望去,白发苍苍的黄老仍站在村口向我们挥手,他胸前佩戴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责编:翁倩悦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