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抗美援朝老兵记忆 | 沈奎观:满怀激情为战鹰保驾护航

2020-10-12 20:50: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沈奎观

  央广网10月14日消息(记者朱东阳)沈奎观,山东济南人,1935年3月出生,1950年12月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空军第六师负责油料质量检验和特种油料配制等工作。在装备水平落后、条件艰苦的情况下,他勤奋钻研,创新油料保障方法,为提升志愿军空军战斗力作出了突出贡献,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并被中朝联合司令部授予军功章两枚,荣获朝鲜人民共和国战士荣誉勋章。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他因健康原因离开后勤战线,主要从事政治工作,先后担任空七军宣传处长、作战训练思想政治工作室主任,空军指挥学院教授等职务。

沈奎观获得的纪念章

  初秋的北京,天高气爽。记者来到沈奎观老人家里时,85岁的沈老正坐在客厅,翻看着老照片和军功章。说起抗美援朝的战斗经历,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但老人依旧清晰地记得那段峥嵘岁月,以及那一枚枚军功章背后的故事。

  沈奎观:当时我在东北行政干部学校上学,马上毕业要到沈阳市人民政府当公务员了。就在这个时间,中央发出了抗美援朝的号召,当时我的心情很不平静。一方面想到父母亲在那么困难的岁月里把我养大特别不容易,另一方面又气愤美国的入侵。怎么处理这个矛盾呢?头脑里面就特别纠结,但是再一想到我之所以能够上学,马上能当公务员,这都是很多前人、老同志用牺牲换来的,所以我要服从大局,首先是要保卫祖国,不保国不可能卫家,没有国哪有家呢?

  “没有国哪有家?”就是凭借这样一种信念,1950年12月,不满16岁的沈奎观放弃了公职人员的稳定工作,毅然报名参军,加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

  沈奎观:入伍时我的年龄多报了两岁,我既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也没有和朋友商量,自己作主就报名了。原因就是一条:抗击敌人、保卫国家、保卫我们的人民。我在学校跟大家匆忙告别后就出发了,上火车后一下被拉到了长春,我们就问什么时候能开到前线去?部队告诉我们说先训练,训练完了以后再走,结果学习的不是射击、不是打枪,是学习航空部队飞机上的油料怎样供给,怎样保证它的质量,就是学习油料的这些知识。

1951年,沈奎观在沈阳于洪机场

  沈奎观原本已经做好了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奋勇杀敌的准备,但入伍后才知道,虽然当上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但主要是做后勤保障工作,为前线打仗的空军飞机保驾护航,当时,沈奎观心里多少有点不情愿。

  沈奎观:我们空军打仗就是在北朝鲜,因为新义州的机场被敌人炸掉了,我们的飞机没有办法过去驻扎,只有驻扎在鸭绿江边的机场,从我们这里起飞然后去打仗,完了再回到这里来,所以我们的一线就是在丹东。后来我知道是做后勤工作,思想就不通了,不愿意当后勤兵,既然抗美援朝,我就要到前面打仗去。为此,后勤部给我们反复动员,说我们部队打仗不是单一的都在第一线冲锋陷阵,还必须要有后勤保障,飞行员在天上打仗,大部分人都在地面来保障。

1952年,沈奎观在丹东浪头机场参战时的照片

  随着战事日趋激烈,掌握制空权的美军不断发动空袭,前方的志愿军伤亡很大。战争的残酷让沈奎观思想发生了转变,他清醒地认识到,抗美援朝需要中国空军,而空中战斗,离不开地面保障,不管是前方冲锋还是后方保障,最终目标都是打赢这场战争。从那时起,沈奎观更加自觉地、全身心地投入到油料供应保障中去。

  沈奎观:油库供应保障工作大多是粗活,第一个工作就是要刷油囤。油囤很大,50吨的油囤比这个房子还要大一点。而且不能用水刷,要用油刷,人在油囤里面呼吸大量的有毒油气,时间不长就会招架不住,头脑就不清醒了,眼睛看到的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这时候就要用绳子拽上来,在地上换换气,换完气以后又下去继续干。这一天下来,因为神经受到了刺激,人晚上睡觉就容易失眠。

1953年,沈奎观在沈阳北陵机场整训期间的照片

  1951年夏天,美军出动19个空军大队、1400多架飞机,在朝鲜发动了空中“绞杀战”。志愿军空军为配合地面部队,先后派出9个歼击航空兵师和2个轰炸航空兵师参战,在苏联空军的配合下,与美国大机群展开激烈空战。沈奎观和战友们也时刻处于战斗状态,全力以赴为作战飞机提供油料保障。

  沈奎观:敌人到机场里面扫射,直接打到我们值班室的房顶上,敌人的飞机从山沟里面偷偷地爬高,然后袭击我们的飞机。有一次,我们的飞行员是个大队长,他作战经验比较丰富,一发现敌机从后面来了要射击他,他突然就上升了,到上面去以后,敌人的飞机一下子冲了过去,大队长就驾驶飞机跟在敌机后面打它。

1979年,沈奎观在南宁空七军担任宣传处处长

  在前线的每一个晚上,沈奎观都要进行战机起飞前的油料质量检验。深夜寒风刺骨,油车和飞机分散隐蔽在树林山谷掩体中,沈奎观要对油车逐个进行油槽检验,并把过夜的沉淀积水排除掉。一天夜里,沈奎观在值班时突然发现,全师所有作战飞机的起落架都无法升降,按照原定计划,三个小时后这100多架飞机将起飞去打仗,情况万分危急。

  沈奎观:半夜2点多钟我到机场值班,发现所有飞机的起落架都不能升降了。当时师长、政委这些领导都去了,大家都急得要命,因为早上5点多钟,全师飞机每天都要起飞去打仗。当时机场上我们的飞机有一百多架,飞机起落架不能动、不能飞行了这可不得了。我一检查,发现油料结冰了,不是整个结冰,是里面有冰碴子,这个油本来应该很润滑的,里面出现冰碴子,就拉不动了。我说第一,把所有飞机的起落架里面的油料都卸下来,然后用最好的酒精把它擦干净,下一步等我,给我一个多小时时间,我来解决。

  凭借经验,沈奎观判断这是因为从苏联进口的高压油配制不当造成的,于是,他连夜争分夺秒重新配制出新的高压油,确保天一亮100多架飞机全部升空作战。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沈奎观坚守在后勤保障第一线,经常遭遇敌人扫射、机场偷袭,每当听到战友伤亡的消息,都会非常难过。讲到这里,沈老眼中含泪,他用低沉的语调说,早上还笑着道别的战友,几个小时后就壮烈牺牲,永远也无法再见,而自己当时能做的,就是把所有的愤怒和悲痛,化作与敌人决战到底的信心和决心。

  沈奎观:我们机场的炮经常处于战斗状态,那时候有敌情了,我们就马上开炮。空军装备一开始使用的是米格-9、米格-15,我们用歼-6的时候,美国用F-86,所以我们和美军作战,飞机的技术装备上不占优势,但是打落美国的飞机很重要的就是靠我们志愿军的勇敢和战术。有一次我们空六师一个飞行团的副团长,他刚结婚也就是一个月左右,出战的时候,他把敌人轰炸机给打了,敌机虽然被打冒烟了,但是还没有摔下来,结果敌机在后面又把副团长击中了,把他的腿打得出血了,副团长跳伞以后在地面流血过多壮烈牺牲。战友牺牲更加激发了我们抗美援朝的斗志和决心,一定要加倍努力搞好我们的后勤保障工作,要战斗到底。

  从1951年3月到1953年8月,由于长时间接触油料,沈奎观的身体出现严重的油料中毒症状,但他始终坚守战场一线,直到抗美援朝战争取得最终胜利。战争结束后,沈奎观又和战友们一起从东北转场上海。如今,回忆起抗美援朝胜利的情形,沈老笑得很开心。

  沈奎观:胜利的时候当然很高兴啦,当时一听说抗美援朝结束,大家在油库里都热烈欢呼,非常高兴,说我们总算完成抗美援朝的任务了,再一个就是又接受了新任务,要到上海保卫大上海去,大家也很高兴。

  谈起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最大的收获,沈老深有感触地说:

  沈奎观: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感到革命的意志锻炼得更坚强了。对我最大的教育,就是未来保卫我们国家、保卫我们社会主义的前途,我更充满了信心和力量。过去那么困难的时候,中国人都能够把抗美援朝进行到底,把美国人打趴下,今天我们有那么多先进武器,还有什么力量是战胜不了的?

沈奎观与妻子合影

  采访结束时,沈奎观老人为我们唱了一首他最喜欢的《英雄赞歌》,唱歌时,沈老的目光一直望向窗外。那一刻,相信他又想起了那些并肩战斗过的战友,想起了那段挥洒青春与热血的激情岁月……

  沈奎观: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晴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责编:翁倩悦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