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央广《军旅文学之窗》丨先烈家书背后的故事

2021-01-10 16:26: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1月10日消息(沈俊峰)早晨从梦中醒来,大雨还在下个不停。吃过早饭,革命先烈查茂德的侄子查芳林和安徽省霍山县政协的同志一同赶来,准备和我们一起去瞻仰查茂德烈士的故居。眼看雨势丝毫没有减弱的样子,我们只能冒雨前往。

  查茂德,安徽省霍山县人,1931年参加红军,抗战胜利后,任晋鲁豫军区独立旅副旅长,1947年4月牺牲,年仅28岁。作家梁衡在《百年革命三封家书》一文中,将查茂德的《与妻书》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林觉民、共和国元帅聂荣臻的家书一并提及,为人们展现了“百年革命,三封家书,一条红线,舍己为国”的宏阔主题。

  霍山是我的第二故乡,查茂德故居离我曾经工作的地方仅有几里路。县政协的同志介绍说:“霍山是红军的摇篮,烈士多,有记载的烈士就有2977人。”

  查茂德的父亲查知凯是一名共产党员,1929年冬,安徽石家河武装暴动成功,查知凯担任了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只有10岁的查茂德参加了童子团。主力红军转移后,查知凯被捕,敌人对他实施各种酷刑后,将其残忍杀害。

  查知凯牺牲后,查家的生活一下子没了着落,查茂德的母亲领着他和1个弟弟3个妹妹只好以乞讨为生。但是,查茂德心中的革命火焰并没有熄灭,反而越烧越旺。1931年的一天,查茂德上山砍了许多柴,用斧头劈好码放在家门前。他对母亲说:“如果我最近不在家了,你不要担心,也不要找我……”过了几天,查茂德打着赤膊,挑着一担柴去卖,一去未回。母亲不敢声张,悄悄去找,找了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心中便有了数,对外人只是说“孩子走丢了”。后来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查茂德果然是跟着红军走了。而这一走就是永别。

  查茂德加入红军的队伍后,随军转战于鄂豫皖苏区,担任过皖西北保卫局通信员、班长、排长、连长,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一科参谋。跟随部队长征到达陕北不久,他又随军东渡黄河,奔赴抗日战场的最前线,担任了冀南军区司令部二科科长。

  1940年,查茂德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在同日寇的浴血奋战中,查茂德屡立战功,很快晋升为冀鲁豫独立旅副旅长。1947年3月,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发起豫北战役。查茂德率部攻打安阳县崔家桥,以扫除进攻安阳城的障碍。向崔家桥进攻的前一天夜里,查茂德给爱人张喜如写了一封家书。

  喜如妹:

  我俩要短期之分开了。这是我们的敌人给我们的分开之痛苦,只有消灭了我们的敌人,才能消除这个痛苦。

  我的病暂时也没有什么要谨(紧),因病得的很长,一时亦难除根。我很高兴在党和上级爱护之下给我这五个月的时间休养很不错。我这此(次)决心到前方要与我们当前的敌人搏斗,拿出最大决心和牺牲精神与人民立功。我第二个高兴是你很好,特别是对我尽到一切的关心和爱护。同时我有两个很天真活泼的小孩,又有男又有女,一想这一切都使我很满足,永远是我高兴的地方。

  战斗是比不得唱戏,不是开玩笑,是有牺牲的精神才能打垮和消灭敌人。趟(倘)我这次到前方或负伤牺牲都不要难过,谨记我如下之言:

  无产阶级的革命一定会成功的,只是时间之长短,但也不是很长的。家人一定要翻身。要求民主与独立,这是全世界劳苦大众都走革命这条道路,苏联革命成功是我们的好榜样。

  就是我牺牲了也是很光荣的,是为革命而牺牲,是有价值。在任何情况下我是不屈不挠,坚决指挥自己的部队与敌人战斗到底。一直把敌人消灭尽为止。望你好好保重身体,多吃饭,不生病,我就死前方放心。同时希你好好抚养丰丰小儿、小女雪雪,长大完成我未完之事。一直完成社会主义革命到共产主义社会。谨记谨记。

  我生于一九一九年十月(即民国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家居安徽省霍山县石家河保瓦嘴。

  茂德

  一九四七年四月二日于魏县临别之写

  这封信写在从笔记本随手撕下来的5小张纸页上,镇静、乐观,又有几分悲壮,却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战斗打响后,查茂德指挥突击队三次越过围寨河,攀登云梯进入崔家桥,但都被寨内的敌人反击回来,伤亡惨重。他不顾危险,到前沿阵地亲自指挥突击队一连摧毁了敌人5个据点。4月14日,他手拿望远镜观察敌人的阵地安阳城头,准备选择新的突破口时,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8岁。

  新中国成立后,查茂德被追认为革命烈士。1950年,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在河北邯郸建成后,查茂德的遗骸迁葬于烈士陵园。他写的这封家书则陈列于河北省涉县八路军129师师部旧址陈列馆内,1979年被收录于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革命烈士书信选》。1986年,安徽省红色区域中心纪念园建成后,查茂德的事迹在纪念馆内开始展出,他的英名被铭刻在纪念园内的英烈墙上,也将永远铭刻在他的家乡——霍山人民的心中。

  那天,我们瞻仰查茂德烈士的故居,回来的路上,脑海中电影般闪现过百年来各个时段的经典画面。我想,历史,不就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吗?从中,我听见了令人震撼的河流的回声。

  (原载解放军报2020年12月4日长征副刊,选文有删改)

责编:王苗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