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原创独家

投稿:ygjs@cnr.cn

央广《军旅文学之窗》| 长兄如父,伴我军旅

2022-01-29 19:54: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1月29日消息(谢泽东)大哥是一名复转军人,现在在安徽六安老家的民政局工作。

  对大别山区的农村孩子来说,当兵是改变命运的很好出路。1989年,大哥报名参军入伍,到部队后,他刻苦训练,各项成绩优异。下连不久,又因为在一次重要行动中表现突出,大哥在任务结束后被提升为班长。

  大哥是个有志向的人,为了长期留在部队为国防事业多作贡献,他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利用节假日和休息时间补习文化,终于考上了军校。毕业后,大哥分回原部队当排长,后来又调入团机关,先后担任后勤助理员和股长等职务。每一个岗位,大哥都全身心投入,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多次立功受奖。

  大哥当兵走后,他的来信是父母的精神支柱,也是我的精神食粮。信中,大哥总是报喜不报忧,讲他的进步与好事,讲部队里一些团结友爱的故事,还给年幼的我讲做人做事的道理。

  那些年,大哥探亲回家,是全家人最高兴的事。大哥第一次探亲那时,我刚懵懂记事。那天一早,母亲站在家门口,一直张望着门前蜿蜒的小路。当见到朝思暮想的儿子穿着军装出现在家门口时,母亲急切地迎上去拥抱大哥,幸福地笑着,眼里噙满了泪水。

  一身绿军装,挺拔的身躯,眉宇间透露着一股英气,这是年少的我对大哥最深刻的印象。从此,我幼小心灵产生了对军人的尊崇感,有了从军梦。有一次,我趁大哥睡觉,还偷偷把他的军装穿在身上,模仿着他走路的样子,感觉很自豪。

  大我十几岁的大哥,一直像父辈一样呵护我。我们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人多,当时靠几亩稻田勉强支撑生计。大哥参军后,我从上小学到高中的学费,每学期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他都会在开学前提前寄回,从未间断。

  那时,他的津贴和工资并不高,每月只有十几块钱,当干部工资最多时每月也就几百元。后来我才知道,大哥那些年为了省钱接济家里,一管牙膏挤了又挤才舍得换,新兵时每月8块钱的津贴,买完必备生活用品外,全都寄回家;当干部后,一双旧皮鞋穿了很多年。

  2000年,18岁的我实现梦想,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后来也考上了军校,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卫戍区的部队工作。在部队,我把大哥当作我的榜样,不仅像他那样踏踏实实工作,还养成了艰苦朴素的好习惯,一件87式军棉袄陪伴了我十多年,部队发的鞋我都穿到不能再穿为止。

  作者(左一)上军校时与大哥的合影

  我参军走后,父母逐渐年迈,身边无人照料。4年后,为了照顾父母,当兵16年的大哥离开了他深爱的部队,转业回到老家六安市。母亲常年操持家务,繁重农活导致身体虚弱,年轻时头部又受过重伤,经常头晕头痛,还长期受贫血症的困扰。在部队时,大哥就想尽办法给母亲治病,经常给家里寄钱寄药。转业那年,他用转业费交了首付,贷款买了一套房,把父母接进城,让父母告别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繁重农活。

  大哥转业后,先后在建设局、商务局、招商局等多个单位任职。无论在哪个单位,他都一如既往,勤奋敬业,在每一个岗位上都干得很出色。不管身份如何变化,他始终保持知恩感恩的品格。亲戚朋友谁家遇到困难,他能帮则帮,从不嫌贫爱富,更不图回报。大哥对我说:“我们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苦孩子,不能忘本,帮助我们的人永远不能忘。”

  作为他的兄弟,这些年,大哥一直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我到了谈恋爱结婚的年纪,他托战友给我介绍对象;我成家后,他时常叮嘱我要孝敬岳父岳母,照顾好家庭和孩子;看到我进步,他比我还高兴,劝诫我不能自满,要感恩组织培养;我遇到困难挫折,他鼓励我自立自强,不要气馁。大哥对我的这份兄弟情谊,是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这种爱,是无私的,不求回报的。

  记得2010年,我打算买一套40多平米的房子做婚房,但首付需要30万元。我没有那么多钱,大哥和嫂子拿出多年积蓄,资助我10多万元,帮我凑齐了首付;2012年我结婚,哥嫂提前一周赶到北京帮我筹办婚礼;2016年我的儿子出生,哥嫂带着老家的亲戚们赶来贺喜……

  我在部队服役这些年,大哥和嫂子一直照顾着父母,和他们一起生活。近年来,我多次想把父母接到北京,但大哥都不同意。他说:“爸妈不习惯大城市的生活,去了还会让你分心。有我和你嫂子在父母身边照应,你就放心吧,在部队专心干好你的工作!”

  岁月无声,催人老去。转眼间,大哥已过知天命之年,但他依旧像军人那样雷厉风行、做事干练。只是,白头发越来越多,抬头纹也越来越深了。近几年我探亲回家,看到曾经意气风发、精神抖擞的大哥一天天变老,心中暗生伤感,我深知他为我们这个大家庭付出了多少心血。

  而今,我已成长为一名中校军官,辗转经历多个岗位,但我始终以大哥这个“老班长”为榜样,面对各种困难挑战,始终坚守初心不变,时刻保持奋斗拼搏状态。回想大哥对我的深厚情谊,我知道,此情今生难以回报,唯望来生我们还能做兄弟。只是,下回让我来当大哥,让我来更多地照顾他!

责编:王苗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