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专题策划 > 见证强军之路 > 新闻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见证强军之路】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

2018-12-21 18:06: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央广网12月21日消息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防时空》栏目继续推出10集系列节目《见证强军之路》。这组系列节目选取百万大裁军、组建陆军航空兵、我军首次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解放军进驻香港和歼-15舰载战斗机首次在辽宁舰着舰等10个重大历史事件、开创性军事行动,深入采访了十多位事件亲历者、行动参与者,通过他们的深情回忆和生动讲述,再现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以来,人民军队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的光辉历程、时代强音,一起感受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发生的历史性变革、取得的重大突破和伟大成就。敬请关注收听。

  本集关注

  2017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原18个集团军为基础,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这是对陆军机动作战部队的整体性重塑,是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迈出的关键一步,对于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具有重要意义。

  本集见证: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

 

  见证人:韩光明,原第39集团军某师师长,2017年4月任第79集团军某合成旅旅长。

  “进退走留,何去何从?当时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到集团军当副参谋长或者部长;第二个是到军分区系统,因为分区的司令政委还是正师职。我没有想到,最后宣布命令的时候,给我留下来了,让我高职低配,当这个旅长。”

  2017年4月的一天,第39集团军某师师长韩光明接到上级命令,被任命为第79集团军某合成旅旅长。师长改旅长,这样的高职低配安排,让韩光明喜忧参半。

  韩光明:“我感到很惊喜。因为我又有机会继续为这个部队去做贡献,因为我懂部队,了解部队,也更热爱部队。”

韩光明在年度开训动员大会上领誓

  喜的是可以继续在熟悉的作战部队工作,忧的是亲戚朋友质疑的眼神。

  韩光明:“家里人不理解,因为他们是看你的职务,一看你师长变旅长,职务降低了,那你这是没干好。他们觉得你要干好了的话,即便是改革,你也应该到正师的岗位上。”

  这一年,有很多官兵和韩光明一样,受到国防和军队改革大潮冲击。

  2017年4月27日,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杨宇军向外界披露了一条引爆舆论热点的消息——中央军委决定,以原18个集团军为基础,调整组建13个集团军,番号分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71、72、73、74、75、76、77、78、79、80、81、82、和83集团军。

  每一个集团军番号的诞生,背后都有几十个单位面临重组、转隶、撤销,随之而来,也会有数以万计官兵面临移防、转岗和退役。韩光明怀着复杂的心情,参加了第79集团军某合成旅成立大会。

  韩光明:“我们是4月26日新的合成旅成立大会。集团军先改革,先重组重塑13个集团军。后期集团军成立完之后,又把这些师和过去的旅变成合成旅。到了4月份,才正式确定变成旅。”

  夜深人静的时候,韩光明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明白,身份的转变,部队的调整,源于十八大以来这场轰轰烈烈的国防和军队改革。真正让他感到触动的,还是习主席在“9.3”阅兵上的讲话。

  习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全军将士要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忠实履行保卫祖国安全和人民和平生活的神圣职责,忠实执行维护世界和平的神圣使命。我宣布,中国将裁减军队员额30万。”

  韩光明:“我当时正在看直播。习主席宣布:裁军30万。听了之后,第一感觉就是,这应该说是大势所趋,符合世界人民渴望和平的要求。但同时我们感受很深的也是,精简这30万,受到最直接影响的,肯定是我们传统意义上强大的陆军,因为陆军的数量最多,最需要减的也是陆军。”

  作为陆军的一员,韩光明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却没有料到,这次调整改革推进力度之大、触动利益之深、影响范围之广。

  “9.3”阅兵一个多月后,中央军委常务会议审议通过《领导指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两个月后,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召开,首次披露这次改革的目标是要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

  韩光明知道,这十二个字,意味着传统的大陆军观念要彻底改变。

  韩光明:“陆军过去是大陆军的观念,是军委总部代管。军委总部代管代建,肯定突出以陆军为主体。未来作战是信息化条件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这个作战不一定就突出陆军。改革调整前,总部下面就是大军区,大军区也是以陆军为主,大军区这块是平时建设和作战一体融合的。没有把作战真正突出出来。”

  正如韩光明和广大官兵所期待,2015年最后一天,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正式成立。一个月后,2016年2月1日,解放军成立东南西北中五大战区,七大军区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外电评论,中国军队自此进入“战区时代”。

  韩光明:“现在战建分开了,撤销了军区,成立了五个战区,东南西北中,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特别是陆军能够按照自己的要求,去抓自己的建设,这样的话,它的能动性、自主性都很强。实践证明,近两年时间,我看发展的跟预期的效果比较匹配,很振奋人心。”

韩光明对“战区时代”的期待,有着深层次原因。

  33岁那年,还在集团军当参谋的韩光明接到任务,参与拟制一份陆海空联合演习方案,经过三天三夜加班,方案终于推出来了。但在演习临近时,碰上了软钉子,由于当时体制的壁垒,谁主导、谁指挥、谁负责、谁保障达不成共识,联合演习很难推进。

  韩光明:“2003年,我在军里当参谋,是正营职,当时我协同海军、空军一起搞演练。原本协调得好好的,说第二天几点几分开始进行联合演练,结果到晚上快睡觉的时候,他们打电话说不能来了。像这样到关键时候不来,真是气得掉眼泪,没有办法。为什么?各个军种壁垒非常森严,各自为战。尽管你有总参、总政这样的大机关来协调,但是毕竟是协调,不是指挥。”

  今天,步入“新体制时间”的中国军队,在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上不断创新。除了成立五大战区和陆军领导机关,我军还先后成立了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及联勤保障部队,调整组建为15个军委机关部门。“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逐渐形成。

  而在陆军第79集团军某合成旅旅长韩光明的办公桌上,也摆满了海军、空军、火箭军的装备模型,书架空间则被《现代联合作战》《世界海战史》《导弹武器及其制导技术》等多军兵种知识书籍占据。在他的履历里有这样一段话:“赴俄罗斯总参军事学院留学5个月,深入研究联合战役理论,毕业成绩优异被评为优等学员。”

  他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握军改带来的历史机遇,以时不我待的精神掌握联合作战本领。

  韩光明:“未来作战是信息化条件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过去想搞联合作战、联合训练都很难。现在改革之后,成立战区了,战区主战了,组织陆海空来演习,那就是命令。所以现在我们平时搞联合训练,比过去效果好多了。”

  随着军改的推进,韩光明越来越认识到,这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就其本质而言,是按照未来战争制胜机理对军事力量结构的系统再造,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履行我军的职能使命。

  韩光明:“像1998年的改革,一个师六个团,它的改革就是为了瘦身而瘦身,六个团变成五个团。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真正的重组重塑了,着眼于下一步未来联合作战的需要,定编成,定规模,研发高精尖的装备,使部队真正变强变大。”

  2016年12月,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全面启动。

  如果说第一阶段改革是“脖子以上”的改革,让韩光明和战友们感到兴奋,那么随之开启的“脖子以下”的改革,则直接影响韩光明和无数战友的个人命运。

部队调整移防(赵庶民 摄)

  几年间,许多部队番号改了、臂章换了、人员动了、驻地变了……。改任旅长一年多后,韩光明感慨说,旅长师长一字之差,管的兵力少了,压力却更大了。

  韩光明:“师长变旅长了,岗位变了。但是作为旅长,要比师长这个责任的压力更大。为什么?旅营结构意味着,旅党委机关,既要对上,对战役机关,要有战役思维来筹划思考各项工作,更要有战术思想,更要到一线指导。”

  高职低配的不仅是旅长韩光明一人。新组建的13个集团军中,原有的师级单位大都改为旅级单位,部队团职岗位大幅减少。一些在团职岗位任职的干部又要重新回到营职岗位。作训科长沙明珠就是其中一位。

  沙明珠:“本来我是团里参谋长,(现在)干作训科长,干着营职干部的活儿,心理不平衡。但其实改革就必须有一部分人作出牺牲。”

昼夜连贯机降协同训练(鲍猛 摄)

  陆军合成旅是国防和军队改革中诞生的新事物,是新调整组建集团军的重要组成部分。韩光明说,新编制突出了战场需求,但如何让新编制发挥出最大作战效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个编制是突出了作战,但是毕竟部队还有平时的建设、管理。比如说,编制上,师医院变成卫生连了,主要着眼于作战过程中卫生勤务怎么来落实。所以现在这个编成是非常合理的。不过,适应新的编成,怎么快速形成作战能力,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经过一年多探索,韩光明带领部队出色完成精细化战备、合成营起步运行、后装保障工作战备试点和新大纲修编等任务,部队在新编制新体制下逐步形成战斗力。家人也慢慢理解了他由师长改任旅长的价值所在。

  “我跟家人也是这么说,你绝对不能靠职务高低来评价一个人的价值。关键是在这个岗位上去寻求价值,去创造价值。”

  2018年11月13日至14日,中央军委政策制度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军改的第三步,军事政策制度改革进入实施阶段。

  第二天,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宣布,2020年前,完成各领域各系统主干政策制度改革,构建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政策制度体系基本框架。2022年前,健全各领域配套政策制度,构建起比较完备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政策制度体系。从媒体上听到这一消息后,韩光明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微笑。

  “改革还在进行,你得把部队的新编制、新体制活力焕发出来。比如说,怎么保留人才?我想最根本的还是靠这种保障机制。所以下一步这个改革能够再吸引更高精尖人才进来,那部队的编制体制改革的活力可能会焕发得更好。”

2018年,陆军“百连万人”新条令比武东部赛区开幕式。

  如果说改革开放深刻改变了中国,那么,改革强军则全面重塑了人民军队。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我们迈出了强军兴军的历史性步伐,人民军队体制一新、结构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而韩光明和他的战友也坚信,在党的领导下,这支英雄的人民军队在改革的征程上,必将砥砺前行,书写更加辉煌的时代篇章。

责编:徐凤佳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