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专题策划 > 强军报国,军队科技创新人才风采 > 最新消息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导弹定轨技术的发展者陈德明:勇于啃下“硬骨头”

2016-07-24 07:32: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地图对陈德明来说,是科研攻关不可或缺的“工具”。李玉建 摄  

  央广网7月24日消息  在陈德明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偌大的中国地形图。每当重大任务来临,他总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时而来回踱步、低头沉思,时而双手叉腰、伫立图前,瞪大眼睛望着图上的山川、河流、戈壁、田野……他在描绘,描绘着导弹飞行的轨迹;他在寻找,寻找着属于祖国更高、更远的天疆。

  投身大漠靶场26个春秋,陈德明始终不懈地研究着导弹定轨预报技术。在他的血脉里,流淌着成千上万的测试数据、密密麻麻的飞行曲线、精确无误的落点方位……在这个领域,他敢向自己竖大拇指!

  一年仲夏,某新型导弹飞行试验失利,弹头出现故障后解体,远远飞离预定目标区。这是我国第二代战略导弹的最后一次试验,对装备部队起着决定性作用。倘若找不到弹头,就无法分析故障原因,同时也会给保密工作带来极大隐患。为此,计算落点、找到弹头,成为当务之急。

  然而,由于故障特殊、飞行过程复杂,弹头落点确定存在着很大的技术难题。一开始,相关单位给出了几十个落点坐标,这些坐标之间的最大距离东西达130公里、南北达66公里。那时,正值炎热夏季,最高地表温度达60多度,弹头落在风沙漫天的戈壁大漠,四处还遍布着红柳丛、骆驼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找弹头,无异于大漠寻针!

  搜索部队派出数百人深入“生命禁区”,最多的时候一天出动450人,展开陆地、空中拉网式搜索。许多官兵嘴上、脚上打满了泡,有的还差点儿因中暑牺牲在戈壁大漠。两个多月过去了,仍然一无所获,搜索陷入僵局。这时,军委领导专门作出指示:“不管三个月还是五个月,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弹头!”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心急如焚的当口,时任技术总体室主任的陈德明受命参加搜索工作研讨会议。当他现场听了相关单位的计算报告后猛然发现,这些计算并没有充分考虑弹头在未知故障情况下的飞行模态。忽然,沉默已久的陈德明语出惊人:“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前面的计算可能存在方向性问题!”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面对众人质疑,陈德明一字一顿地说:“给我一周时间,保证拿出结果。”“闻颦鼓而思良将”。基地领导当即决定,由陈德明负责重新估算搜索区域。

  回到技术室,陈德明迅速抽调4名人员组成攻关小组,并进行了简短动员:“导弹武器试验高密级、高难度、高风险,充满着艰难险阻。我们搞试验技术工作,面对不期而遇的重大考验,要敢于担当负责,勇于啃下‘硬骨头’!”

责编:杨宸琇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