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高原,晚风凛冽。演兵场上,第77集团军某旅二连官兵身着伪装服,悄然迂回至“敌”防御阵地侧翼,静静地等待着战机。

  “砰!”随着一发信号弹升空,蛰伏已久的官兵从夜幕中骤然杀出,直扑“敌”防御节点,顺利完成攻坚拔点任务。

  “这一幕似曾相识!”从指挥方舱电子屏上看到官兵优异的表现,该旅领导发出感慨。

  “这一幕”,发生在抗美援朝战场上——1951年9月,为破坏停战谈判,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向志愿军发起“秋季攻势”。在反击作战中,二连前身部队受命对287.2号高地的美军阵地进行反攻。

  那一夜,二连官兵在夜幕的掩护下迂回至敌“眼皮子底下”。战斗发起后,官兵如神兵天降,在连续攻占17个山头、炸掉5座碉堡之后,成功占领287.2号高地。战后,二连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英雄连”荣誉称号。

  “抗美援朝战场上,善打夜战的志愿军官兵让敌人谈‘夜’色变,乃至感叹‘月亮是中国人的’!”走下演兵场,二连连长罗欢告诉记者,自那场战斗过后,连队官兵便将夜间作战视为光荣传统延续,当作看家本领苦练。

  采访中,记者走进二连野战文化帐篷,一面写有“夜老虎”字样的锦旗悬挂正中。

  罗欢介绍,从抗美援朝战场凯旋后,连队于1964年参加全军大比武,并在夜间步兵班进攻战斗比武中获得第一名,因此被中央军委授予“夜老虎”荣誉称号。此后的数十年间,二连这只“夜老虎”随部队南征北战,一次次扬威演兵场。

  然而成也夜战,败也夜战。2017年,在“脖子以下”调整改革后的首次红蓝对抗中,二连竟在引以为傲的夜战场上,败给了“敌人”的一个加强排。

  “说到底还是观念上的‘夜障’在作祟。”谈及那次失利的原因,罗欢唏嘘不已,“大批新型侦察探测器材列装基层部队,如今的夜间战场已趋于透明化,可我们的战法却停留在过去。”

  “仰望夜空,‘明天的月亮’是否还能属于我们?”一次失利,带给二连官兵巨大的思想冲击。再一次集合在“夜老虎”的锦旗下,指导员徐岩向官兵发出动员:“连队的荣誉和传统是前辈们用鲜血与生命铸就的,我们决不能让‘夜老虎’的荣誉称号蒙尘!”

  为让“夜老虎”重新夺回夜战制胜权,二连官兵主动请缨担负夜战夜训试点任务,积极研究现代夜战特点规律。

  随后数月,官兵一心扑在夜训场上。累了,常常在夜色中和衣小憩;乏了,就围坐在一起重温连队夜战战例,相互鼓劲……就这样,经过无数个由黄昏至黎明的彻夜奋斗,一系列新变化在夜战场上逐渐显现。

  “如今哪怕是一个简单的战术理念,也和过去大不一样!”采访中,四级军士长朱亮亮话语间充满自豪,“3年来,由我们总结形成的‘夜间引导火力打击’等多套夜间战法,已成为全旅开展夜战夜训的范本。”

  “这只‘夜老虎’,现在已经换出了‘新牙’!”谈及二连在训练转型上所取得的种种成果,该旅领导语气坚定,“在未来战场上,‘夜老虎’的旗帜必将高高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