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专题策划 > 强军路上党代表 > 爱在瑶山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红瑶女童”鱼水欢歌唱团圆

2017-12-26 01:31:00  来源:新华网  说两句  分享到:

  正月十六,桂中龙城柳州艳阳高照,山云相挽。

  元宝山北麓的高寒山区瑶乡深处,春潮涌动,暖意融融。武警广西总队官兵与30名“武警红瑶春蕾女童班”学生、当地群众正欢聚一堂。

  “十二样的藤呀,依啰喂依啰喂,你说哪一根最长,我说什么都比不上武警亲人的情谊长……”这首20多年前由红瑶女童和武警官兵编唱的《武警红瑶女童班班歌》,一遍又一遍在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大瑶山中的白云乡中心学校回响,清脆的歌声仿佛传唱着他们一个个令人难忘的故事。

思念吹响“集结号”:30名“红瑶女童”启程会“亲人”

  白云乡是融水红瑶同胞最多的乡镇,上学曾成为红瑶族女性一辈子的渴望与梦想。

  1988年9月20日,当地妇联、民委、教育局发动社会助学,在此创办全国首个“红瑶女童班”,深山老林中终于传出了红瑶女童朗朗的读书声。

  1992年,“春蕾计划”把“红瑶女童班”纳入首批救助对象。但由于经费不足和红瑶族世代“女不读书”的观念,“红瑶女童班”的开办举步维艰。广西总队获悉后,捐赠10万元用于援建“红瑶女童班”和全校教学条件改善,并倡议广大官兵积极参与扶贫助学。现在已是广西总队柳州市支队政委的何方礼,当年自己拿出津贴、工资,开始长期资助她们,并广泛发动身边及社会爱心人士伸出援手,还一有空就请假上门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

  部队和何方礼持之以恒的援助既保障了“红瑶女童班”的正常开办,又改变了红瑶族的守旧观念。从此,这个班被命名为“武警红瑶春蕾女童班”,红瑶族“女不读书”的历史被彻底改写。

  1999年,“红瑶女童”艰苦求学的情况和广西总队官兵长期资助她们的事迹,被大众所知,许多社会团体与爱心人士也伸出援助之手,极大地改善了“红瑶女童班”的条件。

  如今,在广西总队以及何方礼20多年的坚守与付出、社会团体及爱心人士的接力下,“武警红瑶春蕾女童班”已成功开办了11届,共有458名少数民族女童的命运因此而改变。昔日闭塞落后的大瑶山里先后走出了第一位女老师、女军人、女医生、女党员、女干部、女企业家……她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以回报部队官兵和社会各界的关怀帮助。

  “时间过得太快了,真想她们呀!”2017年2月11日,武警广西总队官兵决定第二天到当年帮助的一村一户、一校一班再去看看。

  “叔叔们来了!我一定回来!”当晚,第一、二届30名“红瑶女童”得知此消息,一个向瑶山集结的行动悄然展开。

  嬗变上演“故事会”:官兵行程200多公里不觉累

  12日8时,武警广西总队官兵踏上了通往白云乡的“探亲路”。

  “从柳州市到白云乡200多公里路,现在开车4个多小时就到了。以前基本靠走,仅从融水去就要翻山越岭大半天时间。”何方礼回忆,20世纪90年代,通往山里的路还都是土路,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每一次进山,总会带上4件套:一把砍柴刀用来开路,一双凉鞋用来过河,一把雨伞,一个挎包用来装电筒、药品和干粮。

  “现在,她们过得怎么样?”何方礼对如今红瑶女童的发展也是如数家珍——

  第一届“武警红瑶春蕾女童班”的凤秀娟,后来到广西总队当兵还转了士官,成为了当地红瑶族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军人,还荣立了三等功。2004年年底,凤秀娟退伍后被安排在白云乡计生站工作,凭着自学的卫生知识和在部队掌握的护理常识,使白云乡红瑶族妇女的患病率明显下降,被群众亲切称为“凤医生”。 

 

  还有凤桂鲜,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她主动要求返回母校担任“武警红瑶春蕾女童班”班主任,成为全县历史上第一个红瑶女教师。2014年12月,凤桂鲜被全国妇联授予“中国儿童慈善奖——春蕾之星”荣誉称号,成为全国34人中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广西老师,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与凤桂鲜同样以教学来反哺瑶乡的,韦君玉也是其中一个。2012年,她从广西教育学院毕业后,被首府南宁一所学校聘用。2013年,因为想起自己的读书经历,始终放不下山里那些孩子,毅然地放弃了在大城市的工作,来到了位于大瑶山深处的金秀瑶族自治县忠良乡中学当起了语文老师。

  还有白云乡白难村的陈英花,她毕业后多次尝试创业,积累了不少经商之道,现在是历届红瑶女童班学生中生意做得最成功的、也是最有资金的一个……

责编:徐凤佳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