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专题策划 > 强军路上党代表 > 媒体报道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何方礼:坚守是一场更经常更艰苦的战斗

2017-12-26 01:51:00  来源:人民武警报  说两句  分享到:

  人物小传:何方礼,现任广西总队柳州支队政委,第四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先后被评为“全国拥政爱民模范”、“广西十大杰出青年”,荣获“中国儿童慈善奖”、“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助人为乐)”提名奖。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

2017年10月1日,参加驻地升旗仪式向国旗敬礼,王伟摄

  记者:这么多年,你一直扎根祖国边陲,默默奉献,你有想过要离开吗?对社会上的种种诱惑有过动心吗?是什么让你始终保持着这样一种坚守的定力?

  何方礼:我记得刚刚参军的时候,村里人都说,方礼这孩子算是从山里走出去了。结果,新兵下连我被分配到了融水苗族自治县中队。有时候想起村里人的话,我都忍不住笑起来。我算是从一座大山走进了另一座大山,而且在这个大瑶山深处的部队一干就是12年。直到被提拔为正营职干部,我才真正算是成了“城里人”。随着服役时间的增长,一些战友陆续离开部队,有的在地方上闯出了一片天地。在跟他们的交流和交往中,我见识了什么叫好车子、大房子。我印象里最深的,是一位同年兵,也是我的同乡,我们两个人是坐同一辆火车来的。2014年,他从团职岗位上自主择业回到地方后,进入了一家私营企业,当上了年薪20余万元的副总。聊天时,他言语间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兴奋。有的朋友也曾经劝我早点转业回到地方,在他们看来,以我现在的荣誉、能力和地位,离开部队一定能够过得更潇洒。其实,这样的诱惑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次抉择。我的体会就是一定要让自己静下来,问问自己,究竟要追求什么样的人生?我最需要的是什么?只有这样,才会想清楚自己要往哪里去。对我来说,比起物质上的享受,帮助更多的红瑶女童走进课堂、走出大山,更能让我感到幸福、快乐。扎根祖国边陲这么多年,对我来说并不觉得漫长和煎熬,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主动离开大瑶山。

  记者:无论是当战士,还是当领导,你始终关注着大瑶山百姓的疾苦,捐资助学、扶贫帮困。是什么让你数十年如一日,把这件看似平凡的事坚持下来?

  何方礼:第一次接触红瑶女童,还是自己新兵刚下队的时候。1993年“五四”青年节前夕,中队组织到白云乡开展扶贫助学活动。在寨子里,我看到那些本该在学校里念书的女娃吃力地拿着农具在劳作。我出生在大巴山区,从小家里就特别穷,自己能够上学读书,靠的是政府的关怀和亲戚朋友的资助。看到这些孩子,我就想到了自己。当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竭尽全力帮助这些穷苦的女童走进课堂、改变命运。那时候,大瑶山里重男轻女的现象还非常普遍,“女不读书”的传统陋习根深蒂固。“红瑶女童班”创办之初,入学的红瑶女童并不多,有些女童即使入了学,也经常发生中途辍学的现象。要改变人的思想观念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必须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想要帮助红瑶女童走出大山、改变命运,必须有坚守的毅力。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和战友们与失学女童结对资助帮扶,进瑶寨挨家挨户走访动员,想方设法帮助瑶族同胞发展经济、增加收入,借助社会力量为更多的红瑶女童创造读书机会。在我们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红瑶女童走进课堂,走出了大山,大瑶山里“女不读书”的落后观念也逐渐成为历史。让我把捐资助学、扶贫帮困这件事一路坚持下来,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扶贫助学是一件需要久久为功才能有所成效的事情,既要有一时一地的热情,更要有长期坚持的恒心;其次,在与红瑶同胞的交往中,他们的朴素、真诚、善良深深打动了我,让我在感情上有了更多的牵挂;最后,在助学帮困道路上走过20多年,这件事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继续坚守下去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记者:在你的成长经历中有没有遇到过挫折,对不良风气有没有过内心的彷徨,你如何在追求自身价值的实现中坚守做人的底线?

  何方礼:俗话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一个人没经历过一些挫折,没经历过内心的彷徨和煎熬,那是不可能的。我也不例外。在副团职岗位上,我干了4年。当时眼见着同批提拔调整的战友一个个走上主官的岗位,想着自己工作没少干,个人成长进步却落后了,心里那滋味还真是不太好受。当时身边也有一些人说我是“死脑筋”,说像我这种干法肯定走不远,劝我托托关系、找找门路。但我还是坚持了自己一贯的原则,努力干好本职工作,成长进步就交给组织吧。当时我就想,为了提拔而丢掉做人做事的底线,放弃对为官做人原则的坚守,那这个“团长”的头衔还有什么光环和荣誉可言?这不是我所要追求的人生价值。面对挫折甚至是一些不良风气,我觉得坚守住一名党员的原则和底线,最重要的是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资助红瑶女童上学,最初的愿望就是帮助这些女娃走出大山、改变命运。后来大瑶山“女不读书”的陋习成为历史,扶贫助学就已经实现了它的价值,不管是否有后来那么多荣誉,它的价值并不会有所改变。同样道理,作为党员干部,职务的提升并不是实现自身价值的唯一标准,应该把岗位和职务当作干事创业的平台,多为人民群众利益着想、多为部队建设出一分力,这才是一名党员、一名军人真正的价值所在。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面对个人成长进步、荣辱得失,哪怕偶尔会有彷徨,我想我们最终都可以正确对待。

  记者:走上领导岗位后,手中或多或少有了一些权力,面对人情世故,面对不良风气下的一些“潜规则”,你如何坚守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原则?

  何方礼:都说中国是人情社会,我们确实很难避开所有的社会关系和人情世故。2013年,我刚走上支队主官岗位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自己需要面对的东西一下子多了起来。战士入党、学技术、转士官以及干部调整的时候,还有部队启动大项工程建设的时候,电话经常一个接一个。有一位老领导,从我在融水当战士开始就一直看着我成长,给了我许多教育和帮助。他爱人家的一位亲戚想承包支队一个工程项目,老领导含蓄地跟我打招呼,我回绝了。过了一段时间,老领导又打电话过来说:“方礼,我知道涉及工程和利益的事你不想坏规矩,这次我最后求你一件事,帮我亲侄子转个士官。”我询问了警务参谋,得知那个战士平时表现一般,最终就没有办这件事。老领导对此略有不满。面对亲戚朋友的不解和不满,一开始心里确实不好受,但是我始终相信:领导干部搞一次特殊,就会降低一分威信;破一次规矩,就会留下一个污点;谋一次私利,就会失去一片人心。后来,几次事情下来,身边的亲戚朋友和单位的战友知道了我的脾气秉性,打招呼递条子的事儿就渐渐少了。面对人情世故和一些“潜规则”,坚守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原则,我觉得首先要弄清楚权力是谁给的、为谁服务的,有了一颗公心,就从源头上堵住了漏洞;其次还应该有“日省其身”的态度,经常给自己的思想洗洗澡,做到“户枢不蠹、流水不腐”。

  记者:战士在战场上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冲锋陷阵,另一种是坚守阵地。其实对于人生而言,坚守也是一场更经常更艰苦的战斗。你能否谈谈坚守对于实现人生价值的意义?

  何方礼:战士随着号角向敌人发起冲锋的画面,总是让人血脉偾张、赞叹不已,因为我们能感受到勇气、无畏和牺牲。坚守阵地同样体现着军人的精神和价值,邱少云在上甘岭的故事,甚至比冲锋陷阵更加震撼人心。冲锋陷阵壮丽而短暂,瞬间的抉择更多靠的是勇气;坚守阵地则要经历长期的心理煎熬和敌人的反复冲击。所以,坚守并不比冲锋陷阵来得容易。坚守需要坚定的理想信念,需要强烈的责任担当,更需要强大的内心世界。它不仅需要面对困难挫折的勇气和毅力,更需要长期不离不弃的守护和守望。在人生的战场上,我们同样面临着冲锋与坚守的考验。冲锋或许能赢得一时的辉煌,但人生价值的实现更需要长期的坚守。“红瑶女童班”刚开办的最初几年里,好几次由于各种原因差点停办。如果只凭一时的热情,没有大家长期以来不懈的努力和对扶贫助学事业的坚守,大瑶山“女不读书”的历史可能还要延续更长的时间。20多年的扶贫助学让我懂得了,有些事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能看到希望。我想,这也是坚守对于实现人生价值的意义。

  (摘自2017年9月13日《人民武警报》,作者:王伟、鲁冬民、黄桂斌)

责编:徐凤佳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