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专题策划 >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 解读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解读长征(38):毛泽东为何说乌蒙山回旋战是个奇迹?

2016-09-20 14:20: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作者:军史专家、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原研究员 姜廷玉

  央广网9月20日消息 乌蒙山南北走向,纵越云贵两省,海拔2300多米,是金沙江和南北盘江的分水岭。山高谷深,四处可见悬崖绝壁。山中人烟稀少,气候恶劣,终日被细雨和浓雾所笼罩,且多瘴疫。冬春之际,山岭多为冰雪覆盖,难见天日。红二、红六军团1万多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以高昂的政治热情和旺盛的战斗意志,进行辗转千里的回旋作战。

  1936年2月至3月,红二军团(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红六军团(总指挥萧克、政委王震)鉴于继续在贵州省黔西、大定、毕节活动不利的情况,决定首先转移到黔南的安顺地区创建苏区。2月27日,红二、红六军团退出毕节,进入乌蒙山区。

  这时,坐镇贵阳的顾祝同立即调动万耀煌、樊嵩甫、郝梦龄3个纵队从东面追击红二、红六军团;李觉、郭汝栋2个纵队堵截红军南进安顺的道路;云南军阀龙云则将孙渡纵队放在昭通、咸宁地区,以防止红军进入云南;川军也派出十几个团在川南沿江布防,阻止红军入川。

  在这样的形势下,贺龙提出:“先想法子南去安顺,如果不行,干脆向西,把敌人尽量往西调,我们再往南去。”红军决定沿毕节、威宁大道向西前进,以吸引国民党军向西,使其疲惫和造成错觉,尔后选择有利时机,再突然折向东南去安顺地区。3月2日,红二、红六军团进到赫章以东的野马川地区。这时,国民党军李觉、郭汝栋、郝梦龄3个纵队都已转到东南,截断了红军去安顺的道路。红军便改向西进,拟经贵州省威宁以东的妈姑地区折向南行,赶到李、郭两纵队前头,再进入滇东的南北盘江之间地区。4日,红二、红六军团到达妈姑、回水塘地区时,李纵队已经进到水城、威宁之间,红军的南进道路又被截断。而此时国民党万耀煌、樊嵩甫和郝梦龄3个纵队的追击也接近了红军的后卫,樊嵩甫的先头部队竟然已经跑到了红二、红六军团的左前方。

  乌蒙山回旋战要图(资料图)

  红军立即改变路线,向云南省奎香、彝良方向急进,造成北渡金沙江的假象,以调动追击和截击的国民党军向西北方向行动,使其敞开南面或东面的道路。不出所料,“追剿”军误认为红军要过金沙江,樊、万、郝3个纵队急忙转向西北追击,川军也派第123师南出川滇边之白水江岸牛街地区,以堵住红二、红六军团的去路。8日,红二、红六军团由奎香突然南返,在威宁以北的以则河对国民党樊纵队发起反击,歼其两个连。看准这个机会,贺龙马上指挥红二、红六军团东向镇雄,希望从这里脱出敌人的包围。

  红军从西北突然东去,顾祝同以为红军被追得筋疲力尽、走投无路,开始瞎闯了。他命令尾追的3个纵队全部东进。当贺龙从敌人的两名逃兵中得知万耀煌亲率其十三师从得章坝向镇雄追来时,他当机立断,改变原定计划,令红四师速向得章坝方向行动,抢占交通要道和山头,封锁消息,埋伏部队,打敌个措手不及。“逃跑”的红军突然杀了回来,而且一下子冲进了万耀煌的司令部,是这位纵队司令万万没有想到的,他的部队一下子被打乱了,几乎失去了控制。万耀煌自己在卫队护卫之下,冲开一条血路,打马而逃。由于郝梦龄纵队拼命赶来援救,红二、红六军团没能消灭更多的敌人,在伏击结束后贺龙立即命令红二、红六军团向前急进,摆脱敌人。就是在这次战斗中,红六师第18团政委余秋里因掩护团长成本新(后名成钧)而身负重伤。此后,由于缺医少药,部队又一直处在连续紧张的行军作战中,余秋里的伤臂迟迟不能痊愈,每天只能用毛巾蘸凉水敷在伤口上镇痛,跟随部队行进。直到走出草地,他才施行了截肢手术。

  3月12日晚,红二、红六军团改向西行。13日,在财神塘地区,又同郭汝栋纵队遭遇。与此同时,郝梦龄、万耀煌、李觉、樊嵩甫部的5路大军,分别从北、东、南方向包围而来,敌越聚越多,包围越来越紧。红二、红六军团长时间作战,指战员都非常疲劳,并且已陷入长不过30里的狭小地区之内。由于该地地势极险,加之气候寒冷,阴雨绵绵,道路泥泞,部队的机动能力受到严重影响。贺龙的脚板底上裂了一寸多长的口子,露出渗血的嫩肉,每迈一步,都疼得全身发抖。一到休息的时候,他就坐在山坡石头上,给伤裂的脚板抹些油,用火来烤伤口。这种特殊的治伤方法痛得他脸色发白,满头大汗,但他紧咬牙关,一声不响。后来,油用完了,他就直接去烧伤口。

  这是红军自桑植出发转移以来,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刻。在关键时刻,贺龙提出酝酿已久的行动计划:“现在是时候了,我认为应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敌人合围的结合部钻出去,然后以猛虎掏心的动作开进云南,捅捅龙云的老窝。”大家同意贺龙的意见,经过讨论,决定从郭汝栋和樊嵩甫两个纵队的接合部向西北方向突围。贺龙强调,他们的接合部虽是个薄弱点,但也要十分小心,秘密突围。他命令各部队行动一定要十分隐蔽,不准点火,不准喧叫,马蹄裹布,不准发出声音;凌晨从敌夹缝中通过,即使被小股敌人发现也不准打枪,不准捡歼灭小股敌人的便宜,要极迅速地摆脱敌人。根据贺龙的命令,红二、红六军团果断地选择从国民党郭汝栋、樊嵩甫两个纵队之间突围出来,穿过孙渡的防线,进入黔西盘县一带。至此,红二、红六军团在乌蒙山辗转近1个月,完成了回旋作战任务,打破了国民党军重兵围歼的计划。

  乌蒙山回旋战,是红二、红六军团离开湘鄂川黔根据地以来,处境最危险的一次,红军经受了极端严重的考验,全军上下同甘共苦,以野菜、野果为食,互相鼓励,互相扶持,克服了很多困难,始终保持了旺盛的战斗意志。在军团领导人出神入化的指挥下,部队在乌蒙山中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南,一会儿又向西北,拖着敌人辗转千里,硬是将十几万紧追不舍的敌人远远甩开,化险为夷,搞得顾祝同蒙头转向,拖得万、樊、郝3个纵队疲惫不堪。红军在一路上还留下了这样的宣传标语:“踢死黔军,踩死川军,打死滇军,拖死中央军”,将苦追而终不得的国民党军气了个半死。

  毛泽东曾十分高兴地说:“红二、红六军团在乌蒙山打转转,不要说敌人,连我们也被你们转昏了头。硬是转出来了嘛!出贵州、过乌江,我们一方面军付出了大代价,红二、红六军团讨了巧,就没有吃亏。你们l万人,走过来还是1万人,没有蚀本,是个了不起的奇迹,是一个大经验,要总结,要大家学习。”

责编:刘鹏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