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军事 > 专题策划 >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 我的从军记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我的从军记丨全家9人参加红军,4人牺牲在长征路上

2017-07-18 15:03:00  来源:央广军事  说两句  分享到:

  

李中权,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央广网北京7月18日消息 (筱媛 凤佳 谭淑惠)今年是建军90周年,90年来,无数的革命军人都为人民军队的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一身军装,一段军旅,央广军事即日起推出策划“我的从军记”,让我们一起聆听军人故事,感悟家国情怀。

  这位经历过长征,也经历过大大小小各种战斗幸存下来的开国将军经历了怎样的军旅人生呢?2004年,央广军事记者采访了李中权将军,当时已是耄耋之年的李中权回忆起当年的战斗故事仍然很激动,他的讲述让人仿佛又回到了那战火纷飞的年代。

  我是1932年参加红军的。二万五千里的长征,我顺利地到达了陕北,会合到了延安。《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这个歌你们会唱吗?我们跟着党,跟着毛主席,打出来了个新中国。特别是把日本打败了,消灭了蒋介石,消灭了“三座大山”,我们参加了解放战争,建立了新中国。作为一个军人来讲,我自以为豪、高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红军,也没有新中国。

  我全家九口人都参加了红军。爹、妈、五个兄弟和两个妹妹都参加了革命。父亲死在长征以前,母亲是跟着红军长征牺牲在甘孜大草原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也是在长征路上牺牲的。我为三,我叫三弟,我四弟叫李中伯,五弟叫李中衡,我有个小妹妹叫李中秋。他们跟着我们长征到了陕北,长征途中也建立了功勋。

  我最后一次见母亲,是在长征途中一个叫边日的地方。不像前两次见她,这一次见母亲,她身体也不行,又没有粮食,又多病,他们问我怎么办?我和她坐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谈话,她一句话不讲,就是老看着我。我心里很矛盾:就地安家,不行,叫弟弟和她返回老家,又无家可归,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跟着红军走。

  但是我想,我的母亲这次活不了。她五十多了,身体又不好,她的想法和我一样,我们心照不宣。我强制地不哭,母亲也强制地不哭,我们都知道她是过不了雪山的。

2009年国庆阅兵,李中权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礼。

  我的弟弟、妹妹带着母亲继续长征,她病在路上久久咽不下气。还说:“你们这样小,怎么办?”我的弟弟、妹妹说:“娘,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的跟着红军走。”我弟弟、妹妹这么劝她,她就死了,死在了甘孜漯河大草原边。没有棺材,也没有木头,也没有开追悼会,弟弟、妹妹小啊,用土把她埋了。后面的部队一直在催:“你们快走,我们是最后面的了,不走危险。”没有办法,弟弟、妹妹哭完过后就走了,而且走一步向后看,走一步向后看。

  我是在甘南路上遇到弟弟了,他哭着对我说,哥哥,妈妈已经死在路上了。我说:“四弟啊,你要照顾好妹妹他们,继续长征。我们都是没有爹娘的孩子了,但是只要到了陕北,那里就是我们的家。毛主席和党就是我们的父亲、母亲。”

  全国胜利后,我们两次去寻父母的遗体。我走过长安,再次去找父亲的尸体,找不着,我弟弟葬的,他说找不到了。1986年8月我写了一首诗:重返长征万里寻,喊娘叫爸没回音,雪山草地寻忠骨,长思泪儿梦寐情。就是醒来以后枕头都被泪水打湿了,这种情怀怎么能不叫悲伤啊。

责编:徐凤佳

参与讨论

我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