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弹工程兵:流水的营盘铁打的兵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李永飞 李兵峰 方雷

火箭军某部战士进行焊接作业。冯丹阳 摄

征战大江南北,他们行囊里装着一块块石头——

学会与岩石对话,才能征服巍峨的大山

“糟糕,又遇到了硬骨头!”施工现场的空气潮湿黏腻,台车钻杆与岩石碰撞,发出刺耳轰鸣,火箭军某旅一级军士长王永锋暗叫不好,手中开始变换操纵动作。

这个被官兵称为“王石头”的老兵,与坚岩利石打了几十年的“交道”。

王永锋忘不了第一次进入施工作业面的情景。那天,他站在远处,望见一块巨大的石头,横亘在掘进断面的正中间,像是“拦路虎”挡住了前进的方向。

数名干部骨干围在一起,商讨破解的办法,营长斩钉截铁地说:“它就是一块铁,我们也要把它啃下来。”连续10多天,营里组建的党员突击队,日夜奋战,终于把那块大石头“敲碎”,让施工得以继续向前推进。

“你看这是沉积岩,就像是三明治一样,一层一层叠上去;这块火成岩就不一样,像是铁水凝固后的铁块。它们成分不同、硬度各异,施工时遇到了,就要区别对待……”王永锋讲得形象生动,战友们听得仔细认真。

“干工程的时间越久,就越觉得,每块石头都有语言、有生命、有秉性,要学会和它们对话。”王永锋平时略显内向,可是只要一说起石头,总有说不完的话。

当兵第二年,他作为单位首批凿岩台车操作手学成归来。可是,第一次作业,要么就是断面像“被啃了一样”凹凸不平,不得不重新返工;要么就是遇到坚硬的石头,光使劲不见进度……半天下来,原本自信满满的他,有点垂头丧气。

站在作业面的石堆上,连长指着一块块石头说:“你不把它们给研究透了,就不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台车操作手,也不可能成为合格的导弹工程兵。”这句话他一直铭记于心,并付诸行动。

这些年下来,王永锋渐渐摸清了岩石的“脾气”,还结合施工实践总结出一系列掘进方案,提高了施工效率。

有一年,上级依托施工会战举行技能大比武。他不仅第一个完成任务,孔深、孔距、角度等指标均合乎规范,还精准判断出前方有断裂带,帮助爆破选手及时调整方案,避过险情。就这样,他慢慢成了全旅官兵公认的技术能手。前不久,他负责钻出的断面,再次被评为施工“样板段”。

正所谓“一寸掘进一寸险”,对导弹工程兵来说,破碎带、泥夹石、裂隙水等险情随时可能发生,他们时刻面临苦、累、伤、残、险的严峻考验。

一次,在岩爆段施工中,他钻完孔正在作业面和测绘人员进行技术交流。突然,“砰”的一声,一块比巴掌大的石头从拱顶掉落下来,在他身上划了一道伤口……

“我们导弹工程兵,对岩石有着特殊的情感,有时遇到坏石质,影响施工进度,恨得牙齿痒痒,更多的时候,则视它们为‘宝贝’,因为是它们支撑起了阵地工程。”某旅沙副参谋长说。在多年的穿山凿岩中,这位副参谋长从一名彝族青年,成长为一名“阵地铁人”。

“学会与岩石对话,才能征服巍峨的大山。”这位副参谋长这样说也在这样做。他曾带领官兵创造数项施工记录,一次又一次地按时交出优质工程。

一次老兵退伍前的点验,让执行点验任务的他情难自禁:一名战士打开的背包里,一块新毛巾包裹着十几块石头。这是官兵们一次次征战的记忆,也镌刻着工程兵的青春和热血。

还有一名战士,珍藏着一顶破旧的安全帽,那是一次他和战友从施工塌方中脱险的见证;还有的战士,包里装着几根骆驼刺、一捧沙石土。

这是他们在一处处“无名坐标”留下的青春纪念……

告别新建阵地,他们整齐列队庄重敬礼——

辉煌壮美的弹道,有赖每个人去绘就

“向阵地,敬礼!”一声令下,刚刚完工的阵地前,站立着的一群官兵,换去一年四季不离身的迷彩作训服,穿着整洁一新的常服军装,庄重敬礼。

站在队伍前排的二级上士臧真平思绪万千:新阵地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他亲手参与建设,付出了青春和汗水,如今心中充满不舍。

那次,施工中突发塌方,原本已经提前半个月的工期瞬间又变得紧张,突破塌方段迫在眉睫。“时间够不够?”连长问突击队长臧真平。手擎“国防施工先锋连”旗帜,臧真平知道肩上的重任,毅然答道:“我们决不让导弹等阵地,保证提前完成任务!”

这个连队是导弹工程部队的过硬连队。那一年,连队官兵不怕牺牲、排除万难,连续攻克多个不良地质施工难题,为国防工程建设作出突出贡献,被授予“国防施工先锋连”荣誉称号。

黄土层遇水成泥、空腔围岩险些造成二次塌方……那段时间,一个个“拦路虎”先后出现,大家叫响“越是艰险越向前”的口号,优化人员编组,创新工序工法,最终啃下这块硬骨头。

完成任务那天,突击队走出施工坑道,连续半个月的阴雨天也放晴了。和煦阳光洒在身上,连续鏖战的疲惫一下烟消云散,大家都露出灿烂笑容。

“向阵地,敬礼!”同样是在一次阵地完工仪式上,随着一声口令,官兵们以这种特殊方式,向新阵地告别。

站在最前排的一名战士,左袖管里空空荡荡。他叫王统伟,是一名施工骨干。那年,他与战友在铺架高空电缆时,一根突然落下的电缆像一条巨蟒扑向猝不及防的他们。危急时刻,王统伟一把推开战友,自己左臂负伤,最后不得不进行截肢。

后来,王统伟请求把失去的左臂,埋在了阵地入口处,永远伴着那片苍茫大山,守护心爱的导弹阵地。伤愈之后,他又重返施工一线。

宁可透支生命,绝不辜负使命。测绘技师龚晓斌,那年被确诊为直肠癌。他一边与病魔抗争,一边研究如何突破传统施工技术。术后仅1个月,就执意回到战位,总结出便捷的“圆坐标测量法”,将工时缩减到原来的五分之一,被命名为“龚晓斌圆坐标法”。后来,他被授予“导弹工程兵模范士官”荣誉称号,至今仍奋战在施工一线。

辉煌壮美的弹道,有赖每个人去绘就。一名名导弹工程兵,鏖战大山留下血与火的故事,也立下座座不朽丰碑,托举着大国长剑时刻准备一飞冲天。

随着新装备、新技术的引进,他们把创新构想融入导弹阵地——

双脚扎在山沟,双眼凝望星空

夜色寂寥,皓月当空。大山深处,一间施工板房内灯火通明,赵工程师时而低头思索,时而奋笔疾书。此时,他正在琢磨工程设计的新思路。

为了借力科技创新推动工程建设,赵工程师先后5次主动转岗换专业,在岩层深处反复钻研。

双脚扎在山沟,双眼凝望星空。有一次,他查询资料接触到数字化建筑信息模型技术,便下定决心,要以此作为实现数字化施工的“突破口”。

经过努力,他考取了国家有关部门颁发的建筑和设计行业领域的多个证书,先后攻克了数字化建筑信息模型技术理论关、建筑图纸关、设备安装关和工程管理关。

一次,正当施工官兵为工程结构复杂、施工工艺要求高等问题发愁,赵工程师带着三维模型出现在大家面前,让大家眼前一亮。后来,借助这个三维模型,官兵提前完成工程整体施工任务。

以前,在导弹工程部队,施工用钢钎大锤风钻,靠肩挑背扛手推。如今,走进一个个施工现场,处处呈现出现代化施工景象。

在一处掘进作业面,被誉为“台车大王”的一级军士长王建新钻进台车驾驶室,将设计图导入车载电脑,熟练操作几个按键,自动台车便开始灵活伸臂,不一会就在岩体钻出一个个炸药孔。

“这项工作以前主要是靠手持风钻打眼,不仅烟尘大、噪音大,而且还不安全,人员爬上爬下,随时得冒岩爆、塌方等危险。”王建新说,逐步实现的机械化施工、信息化管理、智能化建造,让安全风险有效降低、施工效率明显提高。

“这些年来,随着新装备、新技术的引进,我们的国防施工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效能型转变。”火箭军某部领导介绍,他们坚持科技引领、全员创新,加紧培养“小能人”“小诸葛”“小创客”队伍,让官兵成为创新的实践者、生力军。

那一年,刚学会操作凿岩台车的一级军士长顾汉春,发现传统的凿岩方法影响施工效率和质量,于是向连队干部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改变传统的凿岩方法。

得到连队干部支持后,他开始踏上创新攀登之路。他向军地10多位专家请教,进行了上百次试验,终于探索出全新的凿岩方法——贴壁式凿岩法,并率先打出“样板段”,推动了施工整体质量和效益双提升。

一级上士谭志红研究探索“大直径药卷钻爆工艺”,减少常规断面钻孔量20%以上;工程师宋仲华研制出“掘进电动出渣运输系统”,嵌入数字化指挥平台,实现出渣作业信息化控制指挥……

一名名导弹工程兵加快观念之变、能力之变,把创新足迹留在青山沟壑,把创新构想融入导弹阵地,用一个个现代国防工程,筑牢一块块和平基石。

退役前第一次走进营区,他们看着灯箱上的自己哭了——

岩层之下的战斗,都会被永远铭记

“快看,我们到家了!”一辆大巴车稳稳地停在火箭军某旅营区门口,张春阳等22名战士走下车,向着大门望去,满脸的激动。

营区的官兵列队迎接。看到张春阳他们下车,大家热烈鼓掌,大声地喊着:“欢迎回家!”

一句“欢迎回家”,听得张春阳热泪盈眶。参军入伍8年,新训后直接到了工区点位,投入施工会战。这些年来,施工任务压茬推进,跟随部队走南闯北,没有等到任务全部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即将画上句号。

那天,在工区指挥会战的旅领导,与施工一线即将退役的老兵们座谈,问大家还有什么要求或者心愿。“马上就要脱下军装了,还没有去过咱们旅的营区大院,我想去看看。”张春阳的这番话,道出了大家的心声。看着这群老兵期盼的眼神,旅领导的鼻子酸了。

“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可对于导弹工程兵来说,是‘流水的营盘,铁打的兵’。”某旅政治工作部领导说,官兵们辗转施工鏖战,常年“漂”在外面,往往是刚完成一项工程,又要马不停蹄奔赴下一个点位。

张春阳的经历,也是很多其他导弹工程兵的经历。“有一次旅里组织基层骨干集训,我们作业面刚好遇到不良地质,我是突击队员没去成”“本来安排我去机关交流带兵经验,上级突然抽调我去学习新机械装备……”同行的老兵,情况各不相同,但都有着同样的“遗憾”。

“没想到咱们营区这么漂亮!”22名老兵乘坐电瓶车参观营区的角角落落,看到一排排整齐的营房、一块块绿油油的草坪,不禁赞叹连连。

走进军史长廊,一个个浮雕画面,勾起了老兵们的记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来。“那年,为了完成工程建设任务,我们大年三十的饺子都是在作业面吃的”“为了战胜这个塌方,我们大战10多天才把它降服”……

其实,每个导弹工程兵“回家”的故事,都令人唏嘘不已。入伍第16年的军士曹威,第一次走在营区干净整洁的道路上,不禁放慢脚步,想尽力把眼前看到的印刻在脑海里。

霞光下,他突然驻足在一个荣誉灯箱前,久久凝视,泪流满面——凭借在专业上的出色表现,他的先进事迹和照片被挂在灯箱中。

大山无言,忠诚可鉴。这一刻,内心深处的骄傲和自豪溢于言表——岩层之下的战斗,都会被永远铭记。

岩层之下的铿锵足音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李兵峰 通讯员 于元正

跟着一级军士长崔道虎,又一次走在长长的施工长廊,上等兵王新超的耳旁,回响着队伍前行的脚步声。

这样的足音,王新超来到工区的第一天就留下深刻印象,如今已经是回响在他内心的节奏。

去年,从地方大学毕业的王新超,追寻军旅梦,来到火箭军某旅。新兵下连时,经过上千公里奔波,最后到达目的地,他满以为眼前将是战车轰鸣、杀声震天的火热练兵场面,可映入眼帘的,除了几排施工板房,就是整齐停放的施工机械。

“到了,这就是咱们的工区,也是以后战斗的地方!”带队干部的一句话,把他拉回了现实。

这时,一队官兵结束施工,正从工地向营区走来。他好奇地打量从身边经过的每个人,他们个个尘土满脸、泥浆满身,但是精神状态很好,脚步声铿锵有力。

几天后,他也站在了这支队伍里。天刚蒙蒙亮,大家已经列队完毕,王新超跟在一级军士长崔道虎后面,和着这个足音走进正在建设中的阵地。一进入作业面,展现在眼前的是另一番火热画面:忙碌的机械装备来回穿梭不停,焊接声、切割声、轰鸣声与官兵的呼号声掺杂在一起……

新时代是奋斗的时代。为导弹筑巢、为强军助力,使命光荣、责任如山,需要每个人为之艰辛付出。

当天,王新超所在班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将一根根槽钢运到狭窄的作业面。年近半百的崔道虎,率先扛起一根快步往前走。轮到王新超时,他才发现一根槽钢竟然这么重,压得肩膀生疼。他快走几步,想尽力跟上班长。可几个来回下来,他就气喘吁吁,脚下步子越来越重,慢慢落在了后头。

入伍20多年,从一座大山走进另一座大山,刚完成一项任务又奔赴下一个点位,崔道虎身上“光环”耀眼:火箭军“十大砺剑尖兵”“优秀军士”……坐在一旁休息的王新超,看着班长一刻不停的身影,听着他踩在泥泞路上的脚步声,不禁有些惭愧,咬咬牙重新加入忙碌的队伍中。

每一天,聆听着这样的足音,王新超悄然发生转变。从最初的不适应到决心扎下根,从刚开始的不理解到主动融入,他向着成为优秀的导弹工程兵前行。

“这些都是成长的印记。”他指着手上的茧和伤疤说,“一茬茬导弹工程兵几乎都有这样的印记。”

“兵撒千里,南征北战,工程丰碑写我忠诚奉献;使命千钧,壮志撼山,岩层深处看我攻坚克难。英雄的导弹工程兵,用青春热血燃烧东风烈焰……”又是新的一天,上等兵王新超站在队伍中,唱响《英雄的导弹工程兵》,迈着坚定步伐,向着施工点位走去。

编辑:赵振伟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