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星”观的是梦想与追求

■柴树人

这里的兵爱看星星。

刚来武警河北总队某中队任职时,我觉得新鲜。这片盐碱地头顶的星星有什么特别?在这里仰望星空,究竟能看到什么?

起初,我以为看星星是战士们为了在训练执勤之余打发时间。寒暑易节,斗转星移,面对广阔的目标区域和漫长的执勤通道,身处其中的官兵们只能在平淡无奇和枯燥乏味的执勤工作中,寻找一个消遣方式。

直到我走进荣誉室,才在泛黄的老照片和队史记载的那段尘封的历史中找到答案。仰望星空,最早可以追溯到当年中队建设的第一代“开垦者”。

42年前,中队官兵来到这片远离人烟之地,在板结成块的盐碱滩上挖下了中队建设的第一铲土。挥舞镰刀,砍倒杂乱生长的碱蓬芦苇;担土挑石,填平满是积水的低洼地面。

在腥咸海风和漫天扬尘的肆虐下,官兵们的艰苦和孤寂在这片“不毛之地”蔓延开来,低迷的士气笼罩着大家,直到官兵们黯淡的目光遇上璀璨的星光,一切才出现转机。

官兵们在无意间发现,盐碱地的开阔和干旱少雨使得星空格外耀眼和清澈。大家纷纷把星空视为梦想的天幕,把仰望星空当作自己与梦想的对话。于是,认星观星和填写军旅梦想、成长愿景的“星语心愿”册子,成为官兵钟爱的活动。

在这块古黄河及其支流搬运堆积和季风气候造就的荒凉土地上,中队官兵渐渐褪去焦躁和气馁,成为专注乐观的“观星者”,笃定信心,确立目标,中队建设走上了快车道。

武警河北总队某中队官兵进行观察与报知训练。苏唱 摄

星辰依旧照耀着中队的后来人,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个逐梦的身影——

列兵杨昊从一个沉默寡言的“木疙瘩”,成为中队最受欢迎的“书籍星推官”,与越来越多的战友结为书友。

中队“星光夜校”的创办,起初由小教员王鹏程发起的训练难题交流,逐步发展到涵盖体能互助、教学法撰写、军考辅导等多元课堂,讲台上的光芒日渐璀璨。

中士杨森组建的维修小组,从最开始一个人埋头苦干,到越来越多的战友加入。技艺越娴熟,他们越感到充实、快乐……

他们向上眺望,昂起头努力感受向上的力量。

自组建以来,中队5次荣立集体二等功、5次荣立集体三等功、连续23年被上级单位表彰奖励,靠的就是一茬茬官兵追梦逐梦、接续奋斗。坚持不懈追光,才能星光熠熠。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踏着新时代的节拍,我们携手同行,在强军征途上的“星光故事”仍在继续。

做一颗永远发光和耀眼的“星”

■柴树人

中队官兵利用天文望远镜观测星星。王少猛 摄

“你相信什么,就一定能成为什么”

星空带来的力量是什么?

那时还是列兵的王浩然并不知道答案。

跟着老兵观星时的喜悦、听着班长讲逐梦故事时的憧憬、夜训后和战友一起远眺星夜的酣畅……这一切,在他的头脑里编织着一个朦胧而又驳杂的成长愿景。

王浩然填写“星语心愿”时的犹豫,班长王卓凡看在眼里。其实,王浩然的脑袋里装满了各种“备选”——晋升警士、考军校、学技术……只不过没有一个是最满意的选择。

从地方大学音乐表演专业毕业的王浩然,早在2015年就已经达到器乐的十级水平。与选择继续深造的同学不一样,王浩然毕业后放下了陪伴自己多年的乐器入伍从戎。

他不知道自己的特长能否再次帮到自己,乐器是否能出现在军旅梦想里。王浩然渐渐沉默,王卓凡看出了他的异常。

“不要胆怯,更不要畏缩。你相信什么,就一定能成为什么。”班长的一句话,如同星光照进了王浩然的内心。

繁星闪烁的星空中包罗万象,每名战士的军旅梦想不尽相同。王浩然充分发挥音乐特长,主动担任教歌员,用专业乐理知识教战友们识曲谱、唱军歌、练合唱,还在上级单位的迎春晚会上大放异彩,成了小有名气的“军营音乐家”。

一次,在浏览新闻的过程中,王浩然发现武警部队军乐团的演出视频,一下子点燃了他心中的军旅音乐梦。在指导员的帮助下,王浩然向武警部队军乐团递交了申请,并附上精心录制的演出视频和个人资料。最终,武警部队军乐团向王浩然伸出了橄榄枝。

头顶漫天星辉,王浩然踏上北上的夜车,如愿以偿地加入军乐团,吹奏的强军音符回响在部队礼堂、回响在基层一线,回响在梦想开始的那片璀璨星空。

梦想照进现实,只因奋斗从未停歇,只因追梦从不止步。

下士张罗定在谈及自己的军旅梦想时,微张嘴巴,猛眨几次眼睛。身边的战友都知道这是张罗定准备说话的“预先号令”。沉默内向的张罗定入伍之初是出了名的“红脸娃”,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张嘴前要给自己做足心理准备”。

就是这么一个“闷葫芦”,却整出了“大动静”——响彻营区的军营广播一周连续3次播报张罗定利用休息时间帮助战友的好人好事。一下子站在聚光灯下,接受众多目光的打量,一度让张罗定无所适从。面对战友们真挚的谢意和洋溢的笑脸,张罗定慢慢感受到了获得感和幸福感。

渐渐地,不爱表达的张罗定变得开朗,队前演讲、开会发言也不再支支吾吾,还成了“星光课堂”小教员。被需要、被认可的喜悦填满了他的内心。

“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军旅梦想可以很具体,也可以很广义,张罗定把“被战友需要和获得认可”定为自己的军旅目标。被需要是因为自己的追求有价值,被认可是因为自己的付出有意义。张罗定认为这些不是局限于具体的某一件事,应该是扩大到和战友相处的方方面面。

“每一次的出色,都源于不为人知的勤奋”

天尚未破晓,二级上士胡凯龙已经穿好炊事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胡凯龙围着灶台转了整整11年,也是中队铁杆的“追星族”。

刚入伍时,胡凯龙和所有同年兵一样,时常仰望那片璀璨的星空,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梦想坐标。在憧憬中,他走上了炊事员的岗位,现实与梦想却隔着一层雾。

初进炊事班的胡凯龙功底差,灶内炉火猛,大锅烹炒要是翻炒不迅速,就会煳一半生一半。那顿晚饭吃得全中队官兵难以下咽。

餐毕,望着空空的饭堂,胡凯龙很沮丧。炊事班的老班长拉着他走到院子里。夜空下,班长指着东南方向的星空介绍自己仰望的灶神星。

“在星空中,灶神星被称为最亮的小行星,却并不容易用肉眼观测到。但它依旧在轨道里默默地运行,释放自己的星芒。正如咱们炊事班,幕后的保障工作很少有鲜花掌声,但是重要性不言而喻。”那晚,他们聊了很多,关于如何找寻自己的位置,关于如何找到前进的方向。

从那以后,胡凯龙开始变得不一样。他到处“拜师”,跟战友练颠锅翻勺,跟教学光盘学切墩,跟菜谱书籍学菜品样式。为了练腕力,他趁着别人休息时,反复在废锅里翻炒沙子,用自制的卷腕器械练小臂肌群;为了练刀功,他常常用刀切废纸,直到练出目不视刀、纸成细丝的一手绝活。

每当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在星空中寻找那颗散发着微光的灶神星成了胡凯龙最大的安慰。功夫不负有心人,胡凯龙的厨艺愈发精湛,成了“掌勺大拿”,还多次被抽调参加各类活动保障。当了班长后,他更是手把手带出了多名厨艺过硬的炊事员。

“每一次的出色,都源于不为人知的勤奋。”星光故事会上,胡凯龙的分享博得阵阵掌声。

想要突破自己的,还有中士吴佳雄。刚入伍时,他最乐意在执勤训练之余跟在“五小工”后面,维修线路时递根线缆,加固管道时送个扳手。不图别的,只为跟着大伙学点本事。

勤奋好学、一心上进的吴佳雄,在自己的努力和战友的推荐下,走上网络维护员的岗位,他信心满满,却在通信保障的“首战”中“走了麦城”。因为通信效果不佳,吴佳雄在全支队面前出了丑。

遭遇挫折的吴佳雄把不争气的眼泪憋了回去,一头扎进机房,拿着手电筒,逐根排查线路,调试服务器参数。为了尽快摸清设备的技参数性能,吴佳雄查阅大量资料,联系厂家咨询、向支队通信骨干请教。多少个星夜里,孜孜不倦的努力最终成就了吴佳雄一身过硬的本领。

“这世间从来没有所谓的逆袭,只不过是抬头远眺星空后的不甘和决心,以及日复一日的努力和奋斗。”吴佳雄说。

“船停在码头是最轻松的,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

下队第一天,当同年兵还在构思军旅梦想时,薛铁印已经在“星语心愿”册子上写下“要当班长”的军旅目标。

薛铁印深知,成为班长的先决条件就是要自身过硬。为了练强身体素质,他腿上的沙袋永远比别人多、比别人重。除了睡觉外,沙袋很少离身。练设备操作,他能反复练习百余遍,手上新伤压旧创,只为形成肌肉记忆;练指挥技能,编写教学法用的纸张比别人要多两三摞,背教案喊哑嗓子,最终获评优秀教练员。

日积月累,功不唐捐,在经历整整5年的努力后,薛铁印终于成为战斗班班长。有战友建议他稳一稳,喘口气。薛铁印却没有“踩刹车”,带领全班人员马上针对练兵备战难题展开攻坚,其后多次在专业分队比武和班组对抗中斩获名次,并带领全班荣立集体三等功。

表彰那一天,薛铁印在朋友圈分享了这样一句话:“船停在码头是最轻松的,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

坚定于梦想的薛铁印从未停下逐梦的脚步,而与他一样坚定筑梦、执着逐梦的战友们,也正奔跑在实现梦想的赛道上。

身体消瘦、上肢纤细却立志成为器械达人的下士王玉玺,经过常人难以忍受的训练强度,成功打破支队器械训练纪录。

列兵彭鑫阳为了实现自己的冠军梦,在备战上级军事体育运动会期间,每天凌晨5点起床进行万米长跑,每天100组负重训练,最终在专业课目中夺得桂冠。

二级上士佟林泽担任班长职务的同时兼顾备战“枪王”比武,付出艰辛的努力后,一鸣惊人,成功为自己添上一枚新奖章……

自己的梦想必须靠自己来兑现。一个个星光闪耀的青春梦想,在不舍寸功中一步一动,在日夜坚守中开花结果,在平凡奋斗中光彩绚烂,为逐梦前行的伟大时代写下生动注脚。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下士王佳宝

零时整,闹钟的铃声准时响起。沉浸在学习中的我立刻摁掉电子闹钟铃声,起身收拾好学习资料,轻掩上图书室的门,悄悄下楼回到宿舍就寝。

闹钟的功能,通常是唤醒睡眠,我的深夜闹钟却是在提醒自己按时休息。当初,我怀揣参军壮志,胸戴红花踏进军营,并在来到中队的第一天就写下了报考军校的“星光梦想”。

发奋努力,军旅追梦。可是,第一次参加军考就以失败收场,我以几分之差无缘自己理想的专业,又不愿接受专业调剂。最终,我落榜了。

那段时间我的压力很大,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看到我的异样,中队长和指导员轮流找我聊天,并发动身边的战友给我打气。

我再次鼓起逐梦的勇气,白天参加训练执勤,晚上只要有时间就窝在图书室里看书,常常学到深夜。渐渐地,我的身体开始吃不消,班长看到我这个样子既心疼又担心,知道不好劝我,他就每晚陪着我。为了不干扰我学习,他每天坐在宿舍里等着我学完回去后才休息。看着忙碌一天的班长还要陪我熬夜,我的心里既感动又不忍。

没过多久,我拿着新买的电子闹钟向班长保证,会准时回宿舍休息。班长看着我郑重其事的样子,知道我放下了思想包袱。在接下来备考的日子里,我依旧是那个“满血在线”的追梦人,在大家的关心和鼓励下,在“星光夜校”的帮助下,我轻装上阵,全速向着心中的目标奔跑。

终于,我不负自己的努力和大家的期望。拿到入学通知书的那一刻,战友们和我一样,喜悦伴着激动;班长更是和我一起,欢笑伴着热泪。朝着梦想发起的第二次冲锋,此刻终于抵达了新岸!更让我感怀的是,“坐拥”一个集体的星光和温暖,是多么的幸运和幸福!

奋斗为翼,迎风飞翔

■中士王庆奥

“停!”随着裁判倒计时结束,我从单杠上跳下来后感觉还没从连续卷身上的旋转中缓过神来,头部的充血让我有些晕。看着身边战友兴奋的眼神,我的思绪却飘回了多年前的一个午后。

“小胳膊,小腿,小身板。”新兵连第一次体能训练,班长看着我笑眯眯地说:“加油!我看好你!”那时,我17岁,刚刚从高中校园走入军营。面对部队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有些吃不消。

班长看出我情绪低落,经常找我聊天:“要先学会发掘自己的长处,再刻苦努力地进行打磨,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听了班长的鼓励后我决定放下包袱,全身心投入训练。

后来,我发现个子小、体重轻也有优势,进行器械训练时我总能比别人坚持的时间长,肢体也更灵活。发现自身的长处后我愈发努力,班长也悉心传授我各种训练方法和技巧,我的体能水平有了长足进步。

后来,我下到连队又选晋警士,兵龄的增长并未让我停下奋斗的脚步,先是登上中队龙虎榜,而后代表中队参加上级比武。从次次陪跑到取得名次,这中间掺杂着无数的失败和血汗,但身边的战友给了我无尽的鼓励和信心。训练中我们互相竞争、互相鞭策,场下我们交流经验、共同进步。当出现瓶颈和伤病时,战友们始终是我最坚强的后盾,为我制订全方位训练调整计划,及时的谈心疏导让我的内心始终充满干劲。终于,我站上了更大更高的赛场……

“成绩出来了,第二名!”我回过神来,大家兴高采烈地向我表示祝贺。第一次参赛取得第二名,心中虽有些许不甘,但更多的是压力释放后的释然和确认自己有能力冲击更好成绩的笃定。回想起这一路走来自己的付出和战友们的帮助,我湿了眼眶。以后的路还很长,我要同战友们保持奋斗初心,继续向着更高的目标飞翔。

(王宪波、解放军报特约记者耿鹏宇整理)

编辑:赵振伟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