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孝纲,空军特级飞行员、飞行教官。1992年入伍以来,他刻苦钻研飞行技能,多次上高原、赴远海执行飞行任务,安全飞行时长达6700多个小时。担任飞行教官后,他用托举“雏鹰”高飞的实际行动诠释报国情怀,培养出一批批优秀的“战神”机长,荣立二等功2次。2023年6月20日,他所在的空军航空兵某团飞行二大队被中共中央宣传部授予“时代楷模”称号。

 

记者见到魏孝纲时,他刚刚和飞行员组织了飞行训练后的复盘总结。从讲评室里走出来,他亲切地拍着年轻人的肩膀,鼓励他们 “撸起袖子加油干”。一旁的年轻飞行员告诉记者,别看魏教官现在态度和蔼,上课时可严厉了,就在几分钟前,他还在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地点评训练中存在的问题。魏孝纲听到这个评价后笑着说,自己刚刚因为飞机降落时的一点不完美,“小题大做”了一番。

魏孝纲:我为什么有时候要“小题大做”呢?就是要帮助年轻飞行员养成良好的习惯。如果错误动作不能及时得到纠正,等到他们自己出勤的时候,就可能会酿成很严重的后果。有些问题虽然在这个架次看着不是很重要,但是我“小题大做”了,强化了他的记忆,让他时刻牢记这个动作是不能错的。

魏孝纲(龙逸斐 摄)

看不清跑道 也能稳稳降落

说到自己的飞行生涯,魏孝纲坦言,这一切都开始于一次“偶然”。1992年,19岁的魏孝纲偶然得知有空军的招飞体检,他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跟着同学们一起报了名,没想到竟然顺利通过。魏孝纲说,体检通过的那一刻,特别激动,好像觉得自己已经离蓝天梦近在咫尺,心里充满了向往。

魏孝纲:开始的时候,成为一名飞行员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事。体检通过了以后,我就开始向往飞行。当然,在学习和训练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挫折,也很辛苦,但自己驾机升空的那一刻到来时,心情是非常激动和兴奋的。

魏孝纲在航校学习期间进行训练(照片由本人提供)

第一次单飞时的心情,魏孝纲至今印象深刻。他说,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自豪,很难形容。毕业后,魏孝纲被分到一线部队,先后飞过数个轰炸机机型,一直到2015年改装轰-6K。这一路走来,怀揣着对飞行事业满腔热爱的魏孝纲,不管经历多少艰辛和困难,内心都充满自信和力量。因为在他的眼中,一名优秀的飞行员,不仅要有扎实的飞行技术基础、灵活的应变能力,更重要的,就是要有勇往直前的信心。

魏孝纲: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一方面需要培养良好的心理素质,另一方面,也需要加强对特情的背记和思考。思考过、准备过,对每个环节都很熟悉了,一旦出现特情,就可以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我现在背记这些内容,不光是纸面上的一行字,而是在实际的座舱环境里的一个画面。

魏孝纲在航校学习期间进行跳伞训练(照片由本人提供)

战巡南海、绕岛巡航、前出西太平洋……多年来,魏孝纲执行过很多重大任务,闯过了很多道难关。有一次部队组织夜间飞行训练,作为机长的魏孝纲在驾驶战机返回时,遇到了平流雾。平流雾来去突然,有时会在几分钟内布满机场,对航空飞行安全威胁极大。魏孝纲回忆说,那一次,他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就靠着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感觉,将轰-6K这个“大家伙”稳稳地落在了跑道上。

魏孝纲:那天飞回来是凌晨一两点钟,天气很好,但我听着塔台指挥有点复杂。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可能是遇到了 平流雾,就是在距离地面十几米、二十米的地方飘着一层雾。在飞机准备落地的时候,一下子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飞行员看不见跑道和灯,指挥员也看不见飞机。在那么低的高度,仪表也没有用了,只能依靠功底,靠平常积累的经验和感觉。

采访中,魏孝纲突然停了下来,他凝神几秒后告诉记者,马上要进行飞行训练了。采访的地方离机场坐车也要七八分钟,这么远的距离,魏孝纲都能准确识别出战机的声音,让记者特别佩服。魏孝纲说,他之所以对战机的一切都谙熟于心,主要源自对飞行事业的执着,对“战神”轰-6K的挚爱,以及平日里的积累。

魏孝纲:我从2008年、2009年开始,每年都参加对抗训练。在换装新机型之前,单位的平台比较弱,即使我们付出 比别人成倍多的努力,但最后的成绩并不那么理想。我们也很不服气,加班加点训练,进行各种试验。比如,我们和另外一个部队在海上进行对抗,尽管我们飞得很低,但对方从很远就能看到。我们想了各种办法,甚至把某个设备拆下来,拿一个小板车拖着它走,测算移动距离和相应的数据变化情况。改装了轰-6K以后,我们为什么这么着急,这么努力?就是 要扬眉吐气。

魏孝纲和战机(龙逸斐 摄)

是“战神”机长 也是飞行“教授”

自从来到一线部队,魏孝纲始终坚守在飞行和教学的第一线。大家都说,魏孝纲深耕培养新飞行员这一课题多年,管他叫“老师”已经远远不够了,应该叫他“教授”,他是最值得尊敬的长辈和好朋友。说起教学工作,魏孝纲很是欣慰,在他看来,看到年轻飞行员成长为优秀的“战神”机长,是最让人开心的事。

魏孝纲:让我比较兴奋的事情,就是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我放单飞了”。我对他说一句“恭喜你”。在单位里,我们飞行教官带不同的年轻飞行员,每个年轻人也会被不同的飞行教官带教,我们之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师徒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年轻人愿意叫我一声“老师”或“师父”,可能在他们心里,我是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在我看来,我就是在他们成长的道路上,幸运地陪他们走过一段路而已,之前我的教官也是这么教我的。

魏孝纲(中)在地面带教编队飞行(王宇龙 摄)

在飞行二大队里,魏孝纲的驾龄比很多飞行员的年龄还要大。面对青年一代的“90后”“00后”飞行员,魏孝纲用心用情总结出自己的一套沟通方式,那就是必须要站在年轻人的角度,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克服困难。

魏孝纲:遇到问题,我不会先去指责,而是先问清楚情况,然后帮他们分析,找准问题才能解决问题。比如,今天遇到的问题由两三个原因造成,下一步应该怎么去做,避免再次发生。年轻飞行员愿意跟我交流,可能是因为我愿意听他们说吧。

魏孝纲在带教结束后写带教日记(龙逸斐 摄)

今年,魏孝纲已经50岁了,但他说,50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只要身体条件允许,只要党和国家需要,他就会全力以赴地飞下去。因为,他热爱飞行事业,驾驶战鹰翱翔蓝天,守护国泰民安,是他光荣的职责和永恒的追求。

魏孝纲:我们的战机不断升级,同时,在拓展任务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掌握,所以需要我们不断提升。我想,只要我身体条件还允许,单位又需要,那就继续在部队干。在执行好任务的同时,尽可能地把所学所感教给更多的年轻人,帮助他们尽快成长。

魏孝纲(右)带教年轻飞行员(龙逸斐 摄)

(央广网·军事频道 记者:山森淼 段懿俊 鲁佳琳 胡涛 伍凌峰 龙逸斐 陈泽龙 播音:徐佳慧 宋波)

编辑:王子淇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