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蓝军”嵌入日常训练

■还耀君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贾科林

“作为蓝方分队指挥员,蓝方在对抗中取得胜利值得高兴。但作为平时朝夕相处的战友,看到红方打出这样的战损比,却高兴不起来。”又一次训练结束,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某支队一级上士李海丽的心情有些复杂。

这是一次以“清剿暴恐分子”为背景的红蓝对抗。训练中,李海丽所在的蓝方一改“固守老巢”的做法,对抗一开始便主动向红方发起多次袭击。

通过有计划地组织袭扰,蓝方成功诱使红方出现指挥失误,开始沿着蓝方设计的路线分兵追敌。最终,在一个“L”型路线交叉点,李海丽的意图达成:分兵追敌的两支红方小队形成火力对射局面。

按照新的对抗规则,“阵亡”人员不再像以往那样直接撤离训练场,而是躺在原地,尽可能“还原”真实场景。

“躺在地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对此,红方队员很是感慨。不少人坦言:“动态蓝军”的确不好对付。

什么是“动态蓝军”?“从功用上讲,‘动态蓝军’就是蓝军,但是人员随机组合。”该支队一名领导说。

“蓝军分队的组成,带有一定‘动态’特征。”经解释,记者才知道,这是该支队在实案化对抗性训练中的探索——针对不同任务、不同训练内容,他们抽调各个专业的教练员或训练骨干组成蓝军分队,并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进行调整,以求充分发挥蓝军分队“磨刀石”的作用。

为达到这一目的,该支队还配套建起“蓝军研修室”等训练场地、设施,使蓝军分队在“内外兼修”中更像现实对手。

如今,“动态蓝军”已嵌入该支队日常训练中,成为战斗力提升的新动力。与此同时,该支队也赋予“动态蓝军”更大的权限。

“怎么对抗、针对什么问题对抗,都由我们主导。”李海丽说,“尽管红蓝对抗中,红方战损比仍然不低,但大家找到了战斗力建设中存在的短板,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下次对抗,我们仍会全力以赴。因为,这才是真正关爱战友和对战斗力负责。”

【特稿】

“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蓝军”

■李广升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贾科林

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某支队组织官兵训练。(贾科林 摄)

把影响战斗力提升的“刺”一一挑出来

“在这里构建真实战场”——这是张贴在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某支队“蓝军研修室”里的一幅标语。

蓝军分队组建时,研修室里没有这幅标语,是后来加上去的。因为那时,大家心里还普遍有一个问号:“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蓝军?”

“蓝军”这两个字并不陌生。在蓝军分队成立之前,不少教练员和训练尖子就在一些训练中扮演过蓝军。

“作为战场环境构设的一部分,首先服装、道具要跟上”“硝烟味要浓,要熟练掌握对抗系统”“对抗区域一般不大”……刚成立时的研讨会上,听大家谈着对蓝军的理解,该支队领导开了口:“不要给自己设限,记住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实战需要出发,让自己成为一根针,把影响部队战斗力提升的‘刺’一一挑出来。”

成为一根能挑“刺”的针,首先得自己过硬。怎样做到这一点?蓝军分队选择让队员先给自己以前充当“磨刀石”时的表现“画像”。随着大家的回顾,蓝军以往存在的一些问题也摆上桌面。

“有时候,蓝军成了训练的配角,没有真正对抗起来。”该支队作训科马参谋说,“这成了蓝军分队要首先解决的问题。”

一些新观点的提出,体现着蓝军分队阶段性努力的成果和观念上的变化。“尽可能还原实战中红方可能遇到的‘最大麻烦’”“递招要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善用创新性思维,敢于把红方逼入绝境”……

在此过程中,“在这里构建真实战场”被写成标语张贴在“蓝军研修室”里。

不久后,一场“高层建筑反劫持”红蓝对抗训练,展示了蓝军分队进行思考和探索的成果。

此次对抗训练,红方队员被提示要按实弹射击要求携带霰弹枪。这样的安排让红方队员有些吃惊:对抗场地这么小,怎么使用实弹?

对抗开始,红方队员立刻发现了不同——“暴恐分子”不仅频繁移动,还借助掩体进行警戒,给红方抵近侦察带来不小麻烦。楼房大门关闭,从地面进入楼内并发起进攻不可行。

多种变量,让红方不得不调整行动计划,改为索降破窗突入屋内。这时,红方队员才明白让带实弹的用意——破窗要用到霰弹枪。

红方队员索降突入屋内后,情况也与以往有所不同。蓝方队员依托室内设施与布局,与红方展开近距离攻防。

“战场、战斗、战况越来越贴近实战。”马参谋说,“这正是蓝军分队努力的成果。”

新的对抗方式,引起支队官兵热议的同时,也让大家开始期待:蓝军分队下一次会带来什么?

把“对手视角”嵌入日常训练和战法研究

一次“协同狙击”训练开始前,狙击手武云龙没有想到,会有蓝军分队队员一同参与这场日常训练。

“这就是‘动态蓝军’的妙用。”该支队一名领导说,“蓝军分队队员大多是各个专业的骨干,他们可以随时变为‘蓝军’,构设场景,展开红蓝对抗。”

训练即将开始。看着几个蓝方队员,武云龙感到了压力:“哪个环节会出状况?”

“他们对大家知根知底。”武云龙和几名红方队员碰了一下头,认为重点还是尽量不让蓝方发现自己,同时严防对手在关键环节搞袭扰和破坏。

这些判断,武云龙觉得大体方向没错。但对抗开始后,他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头:在预有准备的几个环节上,没有出现任何问题。直到他到达观察点位,才大吃一惊:一堵墙,把目标挡得严严实实。只凭自己携带的武器装备,无法探明敌情,更无法对墙后的目标进行射击。

与处于其他点位的队友沟通,武云龙才知道其他人也因有墙阻挡无法构成有效射击条件。

“这还怎么打?”训练结束,武云龙一肚子委屈。

“目标为什么要按你的想法来?”“有没有事先进行侦察?”“有没有梯次火力准备?”面对蓝方队员的一连串发问,红方队员才意识到,问题出在思维固化上!

“我们的作用,像放进鱼盆的那条鲶鱼。”带领蓝军分队的朱家红说,“支队赋予的任务,就是要不断搅动和清除官兵脑海中的想当然。”

“蓝军其实提供了一种‘对手视角’。”该支队领导思路清晰:“不仅要着眼于成规模组织对抗,更要着力于日常训练,把‘对手视角’不断嵌入练兵场,在不断出新题、难题中,推动实战思维、应变意识渗透到官兵血液之中。”

蓝军分队队员、无人机教练员杨桐对此深有体会。在红蓝对抗中,他发现红方部分无人机飞手为追求信号传输的稳定性,不太注意战斗编队和有效避敌。于是,他协同狙击手,将无人机飞手作为重点打击目标,使红方无人机飞手在一次次“败走麦城”中增强了战场生存意识。

“蓝军分队队员的灵活嵌入,让越来越多的官兵开始重新思考实战、认识‘敌人’。”该支队领导说,“一次次‘出题’经历,也让蓝军分队队员开始在更高层次上思考问题,不断改进训法和战法。”

那次“以墙为盾”的“出题”结束后,朱家红带领狙击小组对如何“答题”进行了探索与实践。他们借助无人机进行侦察,掌握目标隐藏位置,随后在“协同狙击”中,尝试使用反器材狙击步枪来实施穿墙打击,从而达成目的。

适时出一些难题才能提醒官兵“继续加把劲”

“诡雷辨别不准”“排除爆炸物操作有误”……

通过望远镜,蓝军分队队员、搜排爆专业教练员隋振军密切观察着红方作业手排除爆炸物的动作,不时记下所发现的问题。

这是一场以实战为背景的红蓝小队对抗。隋振军代表蓝方设置的模拟排爆场,由于诡雷多、线路复杂、地雷埋设地点隐蔽,已经难住了多支红方小队的搜排爆作业手,有的作业手还因此“阵亡”。

看着多支小队在同一个环节受阻,隋振军心里犯起了嘀咕:“出的题太难了吗?”

这不是隋振军第一次出这么难的“题”。因为,按照支队领导的想法,就是要适时出一些这样的难题,提醒官兵“继续加把劲”。

当然,隋振军心里也清楚,这种难,并非红方作业手不懂如何排除爆炸物,而是因为“题量太大”。

“压力本来就大,何况这么多‘麻烦’一下子全堆在官兵眼前。”隋振军以前也这样想。但是,支队领导的话提醒了他:“行动中,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万一遇上,官兵们会怎么样?”

好在难题有难题的“解法”。一些时候,红蓝对抗因问题集中呈现而陷入僵局时,现地教学就开始了。这次,在模拟排爆场,隋振军带领搜排爆作业手骨干,结合地形地貌,演示了如何快速探测、判别、拆除隐藏在各处的压发雷、集成电路爆炸物等,并组织大家进行强化训练。

设难“考题”的同时,在支队机关支持下,蓝军分队也在设真“考题”方面下大功夫。

按支队领导的评价,蓝军分队队员、手枪射击教练员王超就在这方面“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王超在组织“对移动目标射击”课目训练时发现,普通移动靶的使用存在一定缺陷。这种靶标前进速度可调,但路径相对固定,长期用它练习,会让射手形成等靶到一定位置再射击的惯性思维。这样,官兵射击的成绩虽好但实战意义不大。因为,到了实战环境,暴恐分子无论是逃窜还是反扑,常处于快速变向运动中。

不久,在一次红蓝对抗训练中,红方队员遇上了新“目标”——蓝方操纵的活动靶。这种新靶标,把一个人形靶放置在一辆遥控车上,由人操作,就能实现快速移动和变向。

“‘考题’设难设真,对抗才有意义。”在这一思路下,蓝军分队不断变招:

——为提升官兵“识别射击”能力,蓝军分队制作了“交替出现靶具”,以呈现暴恐分子挟持人质时的行动环境。

——为强化官兵排爆能力,蓝军分队将“爆炸物”装入日常生活用品,让作业手搜排爆时必须“先动一番脑筋”。

随着红蓝对抗愈加深入,该支队战斗力也在螺旋式上升。

对抗不是简单的“一问一答”,更多的是“综合题”

在一次“公交车反劫持”对抗中,红方队员又一次遇到新情况——蓝方操纵穿越机携带爆炸物径直冲向红方设卡点,炸开通路,然后驾驶“被劫持”的公交车冲出拦阻圈。

在此之前,蓝方还对公交车进行了改装,换上强度更高的玻璃,让红方以往的打击手段不能充分施展。

“如果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蓝军分队所出题目已有了不小变化,对抗不是简单的‘一问一答’,更多的是‘综合题’。”该支队一名领导说,“尤其是所出题目的背景设置,与当前经济科技发展的实际情况越来越吻合,倒逼红方直面新情况、新变化,不断拿出新的整体解决方案。”

也是在这一次,红方见招拆招,采用混编攻击车队、无人机远程锁定目标、狙击手定点狙杀等手段,完成了“公交车反劫持”行动。训练后,一套比较成熟的“公交车反劫持”战法,开始在支队范围内推广。

“‘磨刀石’的作用越来越大,由此可见一斑。”这名领导说,“这是蓝军分队不断开拓创新的结果。”

如何成为红方合格的“磨刀石”?这是蓝军分队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如今,更多地向科技借力成为他们的新选择。

新建成的射击方舱,为开展红蓝对抗训练提供了便利条件。作为蓝军分队队员,李海丽和战友坐在电脑前输入指令,就能在射击方舱内的屏幕上显示出任务环境,并以数字模拟蓝军的方式,与在方舱内进行训练的红方队员展开交互式对抗。

近年来发生的变化,让李海丽很感慨:“这个过程,让我真切感受到什么是实战化练兵热潮的奔涌。”

不久之后,该支队将奔赴某陌生地域展开野外驻训。在那里,有密林,有河流,有不一样的建筑物,新一轮的红蓝对抗训练将全面展开。

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远方的那一片陌生地域,等待着蓝军分队用新的“考题”开启新的探索。

【锐视点】

用好蓝军分队这块“磨刀石”

■沈太胜

习主席强调,要加强实案化对抗性训练。扎实开展实案化对抗性训练,有利于更好地研究对手,深化战法训法运用,检验部队训练成效。

实践证明,敌情设得越“像”,环境设得越“真”,态势设得越“活”,越能发现战斗力生成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要组织对抗并收到实效,选好“对手”很重要。刀快不快,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磨刀石硬不硬。

蓝军分队作为可常态化为红方“递招”、与红方“过招”的对手,充分发挥“磨刀石”作用的前提,是所在单位领导先要转变观念,真正把蓝军分队建强。这样,练兵备战才能更好地做到有的放矢,对抗性训练才更贴近实战。

蓝军分队作为部队的假想敌要有效发挥作用,很重要的一点,是为红方构设出逼真的战场环境。简要地说,就是要站在对手的角度,深入分析判断对手在干什么、下一步将干什么,从而倒逼红方在各种对抗环境中找出弱项短板,不断推动红方在补齐弱项短板中提升战斗力。

发挥蓝军分队的“磨刀石”作用,要着眼现在的战场,也要着眼打赢“明天的战争”。要积极鼓励蓝军分队面向部队需求和发展来设计“战斗”和对抗,多设一些难局、危局、险局、困局,尤其是在信息化战争与人工智能不断发展的当下,要加强对信息对抗、指挥对抗等新要素的引入,推动部队及时跟进、转变观念,持续提升应变能力。

要发挥蓝军分队在复盘中的作用,做好战斗力生成的下篇文章。对抗中,蓝军分队作为红方的对手,更清楚红方的问题所在。甚至对一些训练隐性问题,蓝军也常因身为“对手”看得更加清楚。因此,有必要进一步发挥蓝军分队这面镜子的作用,在复盘中充分倾听他们的意见建议,真正做到吃一堑长一智,对抗一次战斗力就提升一次。

编辑:王子淇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央广网”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24小时报料热线400-800-0088;消费者也可通过央广网“啄木鸟消费者投诉平台”线上投诉。版权声明:本文章版权归属央广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联系:cnrbanquan@cnr.c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长按二维码
关注精彩内容